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天录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打击

第六百三十九章 打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耻啊!无耻!”

    夏侯苼趴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太无耻了,太无耻了,三国的神明境的高手,都是顶级豪门压箱底的镇族之宝,相互之间交手过无数次,也都熟稔得很。

    神明境的大能,都是要脸的,都是要面皮的。

    没有背后打闷棍的,没有,从来没有!

    所以,无耻啊!

    夏侯苼又气又急,又是无尽的羞恼,甚至气得眼泪水都流了出来。身为大魏皇族有数的老祖宗级的人物,夏侯苼平日里锦衣玉食、荣养极致,可是现在……

    身上被扎了一根又一根绝脉刺,那种洞穿骨髓的剧痛也就算了,看看他,看看他,地上这么厚的积雪,被乱兵践踏得一塌糊涂,黑的红的各种不明的浆汁混成了一块,又被寒风冻成了冰渣子。

    堂堂神明境老祖,被强行按倒在这等狼藉的地面上,身上的鹤氅脏得一塌糊涂,夏侯苼甚至能感受到,冰冷的污秽的雪水渗透了衣物,已经和他的身体紧密接触。

    天哪……

    夏侯苼刚刚出生,还是一介婴孩时,从小的粑粑、尿尿之类,都有宫女太监服侍,他生平就没碰触过任何污物……等他修炼有成,更是餐风饮露,吃喝的都是顶级的灵材、宝药,何曾会有半点污秽残留?

    身躯如美玉,不染半点尘,尊贵的神明之躯何等清洁无垢?

    可是现在……夏侯苼简直要疯了。

    尤其是,巫铁从天而降,重重的落在夏侯苼身边,一脚踏在了他的脑袋上。

    夏侯苼的面孔重重的拍在了厚厚的污秽的积雪上,他正张开嘴大声咒骂着,那些混杂了血腥味、泥土味的冰渣子,顿时塞了他一嘴都是。

    口腔里的热力将冰渣子迅速的融化,污秽的雪水顺着喉管流淌了下去……流淌了下去……

    夏侯苼想死。

    两行热泪潺潺而下,此刻的夏侯苼孱弱得就好像一个刚刚被暴风骤雨欺凌过的小女孩,从他喉咙里居然发出了‘呜呜’的抽噎声。

    实在是,养尊处优了无数年,夏侯苼堪称一尊合格的神像,却已经完全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战士’了。此刻的他,柔弱得就算是一个命池境的小修士,都能轻松的斩下他的脑袋。

    夏侯犇向前狂奔了两步,然后骤然停了下来,他很谨慎的,异常谨慎的向后一步一步的退后。

    他突然醒悟,对方连夏侯苼都是一击打倒,那么对付他,或许只是吹一口气的事情。

    而且他已经认出来刚刚冲着夏侯苼下狠手,将他迅速禁锢起来的两个魁梧老人是谁——项飞羽、项飞邪,项家那群杀胚当中,最有名的两块滚刀肉。

    神明境的修为,配合上项家那该死的天赋血脉神通,以及他们疯狂暴虐的作风……

    如果换成其他人,或许囿于神明境大能的面皮,他们不会向小辈下杀手……但是项家的这群混账东西,他们绝对会拉下面皮这么干。

    过去数万年,在三国战场上,项飞羽、项飞邪不要脸的欺负后生晚辈,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

    再加上,之前令狐九都说了,项飞羽曾经偷袭暗算,想要刺杀他。

    看看,看看,就是眼前这两个老货做出来的好事。

    夏侯犇无奈的看了一眼趴在地上抽搐哭泣的自家老祖,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不是小孙儿不孝,实在是您老人家……太不争气了。堂堂神明,居然被人一击打倒。

    你让夏侯犇能怎么办呢?

    如果夏侯犇手下此刻还能纠集百万大军,能够结成完美的军阵,夏侯犇还有胆量和两尊神明境大能扳扳手腕,看看能否将夏侯苼救出来。

    但是……此刻的夏侯犇,他手下的大军都被打得一团糟,彻底放了鸭子,他身边只有数百亲卫,你让他怎么办?

    巫铁踩着夏侯苼的脑袋,目光只是盯着武怒雷。

    “其他人,滚……本王,呵呵,本来只是想要生擒武怒雷,没想到,还捎上了这位……”

    项飞羽狠狠的踢了夏侯苼一脚,莫名欢快的大声吼叫着:“安王,这老白脸玉笛先生,本名夏侯苼……嚇,名字叫做‘笙’,偏偏喜欢弄根笛子整日里吹来吹去……”

    项飞羽的声音极其响亮,震得方圆数百里的地面都在颤抖。

    “这老白脸,年轻的时候,最受那些小娘儿欢喜,连我们大晋……哦,不,是现在青丘……嗯,也不对,三万年前,那时候还是大晋的时候,大晋的娘儿们都只惦记着他……根本不把咱们兄弟们放在眼里嘛!”

    “那时候,就想着,有一天一定要毁了他的这张小白脸……嘿嘿,现在总算有机会了。”

    项飞羽笑得格外灿烂,而项飞邪已经付诸行动,一脚踢在了夏侯苼的脸上。

    神明境的大能,哪怕夏侯苼并非体修,他的身躯也比寻常胎藏境的体修强出了许多许多,用钢筋铁骨来形容他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项飞邪一脚踢断了夏侯苼的面颊骨,骨折声犹如重炮轰鸣,声震百里,声势颇为吓人。

    夏侯犇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老祖!”

    武怒雷则是将手中的令狐九丢给了身边的大武将领,一层层血色气息从他体内冒了出来,一套厚重的黑底血纹重甲披挂在了身上,武怒雷双手向虚空一抓,一柄缠绕着重重雷光的丈二长戟就从他双手之中冒了出来。

    武怒雷严肃的盯着巫铁、项飞羽、项飞邪三人:“哪,冲着老子来的?嘿嘿,刚才那一鞭,传闻安王毁了我大武的黑天鼎,掠夺百州星光精华,还有无数黑心得来的珍稀材料,炼成了一件品阶极高的,超越了镇国神器的神兵……就是这根打将鞭了吧?”

    武怒雷用力点着头:“厉害,厉害,夏侯苼都是一鞭打翻,这打将鞭,真个厉害。”

    巫铁笑看着武怒雷:“本来,这一鞭偷袭,是给你准备的……可惜了,不过,也算值得……夏侯苼,当很值钱。”

    巫铁笑得格外灿烂。

    项飞羽、项飞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生擒夏侯苼,这笔功劳,足够项家满门老小赎罪了,之前在三国战场上损兵折将、接连大败算什么?一个夏侯苼,足以抵过。

    武怒雷则是直翻白眼。

    夏侯苼何止是值钱?

    他知道这里面的行情价——普通门阀,想要留下一名神明境的老祖坐镇家族,大概需要三个到五个富庶大州万年的产出,将其全部供奉给诸神,才能换取这么一个名额。

    而皇族呢,诸神也是看人出价,三国皇族想要留下一尊神明坐镇家族,需要三十个到五十个富庶大州万年的全部产出,以此作为祭品,才能换取一个名额。

    想想看,类似巫铁最初的封地玉州那般,比玉州只是略微差上一筹的富庶大州,这样的大州要三十个到五十个,聚齐万年的收益供奉给诸神,才能让诸神同意,让皇族的一位神明可以留在凡间。

    夏侯苼,不能用‘值钱’来形容。

    这家伙身上的每根汗毛,都价值小山一般的元晶,都是金山银海一般的财富。

    “老夫或许,比夏侯苼还值钱一些。”武怒雷低沉的笑着:“同样是神明境,在诸神那边的价钱,也是不同的。夏侯苼当年,大概只用了三十五个州治的万年收益……而老夫,耗费了是顶级的五十个州治的万年收益……”

    武怒雷干笑着:“所以,如果,小儿,你能将老夫生擒活捉……你今天,就赚大了……令狐青青,肯定会加封你,绝对没跑的事情。”

    巫铁笑着点了点头,他身后五行神光闪烁,将浑身瘫软毫无反抗之力的夏侯苼刷了进去,然后拎着打神鞭,慢悠悠的向武怒雷走了过来。

    “所以,本王想要试试……嗯,若是能生擒你……为什么不试试呢?”

    巫铁朝着夏侯犇指了指:“下令大魏所有将士跪地投降,否则,本王现在就宰了夏侯苼。”

    夏侯犇呆了呆,沉默了一下,然后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一遍遍的重复着巫铁的命令。

    武?则是一把抓住了令狐九,其他的大武将领同时裹挟了令狐九身边的令狐族人,一声不吭的冲天飞起,化为道道流光朝着三国战场内部冲去。

    巫铁也没有阻拦,全部精神都放在了武怒雷身上。

    令狐九被大武劫走……唉哟,这戏就越来越精彩了……管他大魏和大武如何扯皮呢,反正,先把眼前的武怒雷拾掇了再说。

    大片大片的大魏将士丢下了兵器,在夏侯犇的咆哮声中跪地投降。

    夏侯犇是皇族将领,夏侯苼更是大魏的镇国神明,事关夏侯苼的生死,有着夏侯犇的威胁,大魏的将士们没人敢违抗夏侯犇的军令。

    夏侯犇可是大声嘶吼着,直接威胁所有的大魏官兵,谁敢继续反抗,导致夏侯苼出了什么意外,他绝对会亲手灭了这些倒霉蛋的九族。

    大魏的士卒们也想开了。

    反正都已经输得一塌糊涂,根本不可能组织反抗了……欸,放下兵器投降吧,大家赶紧去战俘营休息休息,大半夜的、在冰天雪地里逃命,很好玩么?

    逃命也就算了,还要被箭矢射,还要被弹丸打,还要被人在屁股后面追杀,这滋味不好受啊!

    大魏的官兵放下了兵器,大片营地就安静了下来。

    只有大武的官兵还在狼狈的逃窜,犹如垮了棚子的鸭子一样,急匆匆的朝着三国战场内逃窜。

    巫铁麾下的舰队正在空中好整以暇的追杀,反正这些官兵跑得再快,他们飞行的速度也不会有战舰的速度快,他们的持久力更是不可能和战舰相比。

    除开一些高级将领能够顺利逃跑,其他的九成以上的中低层官兵,全都会变成俘虏。

    渐渐地,大营彻底安静下来,只有烈火燃烧的‘呼呼’声传来。

    四面八方,影影倬倬的,大群大群的巨神兵围了上来,幽红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武怒雷。

    武怒雷游目四顾,冷然一笑:“好大的手笔……这么多太古战傀,真是舍得花钱啊……”

    巫铁笑着点了点头:“等生擒了您老,我们会变得更有钱……您一个人的身价,能够让我们多造好几亿的……太古战傀吧?”

    武怒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小子,不要太嚣张,小心老夫第一个就要……”

    话没说完,武怒雷身体一晃,‘轰隆’一声化为一道电光直扑巫铁。

    电光快到了极致,顷刻间到了巫铁面前,武怒雷手中电光四射的长戟带起一道恶风,呼啸着劈向了巫铁的头颅。

    与此同时,武怒雷身后生出四团肉球,‘噗’的一声肉球炸开,四条粗壮的手臂从肉球中生了出来,新生的四条手臂分别紧握一杆点钢矛、两柄鎏金锏,劈头盖脸的砸向了站在巫铁身后的项飞羽、项飞邪。

    在手臂生出的同时,武怒雷的脖颈上同样两颗肉球鼓起,‘嘭嘭’两声肉球炸开,他的脖颈上生出了两颗头颅,两颗脑袋同时张开嘴,一颗头颅中喷出一团烈焰,另外一颗头颅中就喷出了一道寒气。

    项飞羽、项飞邪齐声冷笑:“三头六臂,嘿!”

    两人同时身体一晃,身上也是一颗颗肉球生出,顷刻间两人也化为三头六臂形态,各持兵器冲着武怒雷就是一通猛砍猛杀。

    三人都是实力高深的体修,都是肉体淬炼到了极致的战斗狂人,故而他们的神通也大致相仿。

    十几条胳膊带起大片残影,各色兵器疯狂撞击,项飞羽、项飞邪二打一,总是占了些许便宜。

    只是一个交错,武怒雷身上就溅起了点点血光,负伤三十几处。

    但是他那势大力沉的雷霆长戟,则是悬浮在了巫铁的头顶,被一片五色的五行神光托着,任凭武怒雷疯狂的加力,薄薄的五行神光微微颤抖着,却始终柔韧如初。

    “小子,好手段!”武怒雷一边和项飞羽二人疯狂劈砍,一边朝着巫铁大声咆哮。

    巫铁右手紧握打神鞭,倾尽全力,重重一鞭砸向了武怒雷正中的头颅。

    武怒雷不敢硬扛,身体再次化为一道雷光向后退却。

    只是,漫天紫金色光霞大盛,虚空禁锢,变得粘稠异常,武怒雷向后撤退的身形变得极其的缓慢,一弹指间,他向后只退出了三尺不到。

    巫铁、项飞羽、项飞邪的攻击顿时犹如暴风骤雨,顷刻间淹没了武怒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