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526章 质子难当(21)

第526章 质子难当(21)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山上本就不好走,加上大雨瓢泼,山路变得湿滑,更是难走。

    初筝拢着从道观顺来的雨披,仗着此时没人,也不顾什么形象,能走稳就成。

    “人在哪儿?”

    【小姐姐请你自力更生好吗?】

    “好啊。”

    初筝转身往回走。

    【……继续往上走。】王者号很没骨气的屈服。

    初筝跟着王者号的指示走,但是走了半天还没看见人,初筝怀疑王者号报复在绕自己。

    【小姐姐,我是一个正直的系统,不会做这种事的!】王者号很是气愤:【你怎么能这么怀疑我?】

    “哦,那你说我怎么走这么久还到?”

    【好人卡离你本来就那么远!】王者号气呼呼的道。

    “哦。”

    但是我还是怀疑你在绕我。

    【……】

    王者号气得差点下线。

    【就在前面。】

    王者号扔下这句话,瞬间遁走,它需要去找隔壁系统好好聊聊。

    初筝转过一个弯,便看见那边矗立的人影。

    远处是皇城的方向,他静立眺望。

    雨雾迷蒙,男子身形似有些缥缈,说不出的孤寂萧索。

    好人卡是不是有毛病!

    跑到这里来淋雨。

    能飞升吗?

    初筝想摁死好人卡。

    但是最后她还是上前,取下身上雨披,披在连琼身上。

    “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待一会儿。”连琼以为是尘飞,并没回头,声音有些低,在稀里哗啦的大雨中,几乎听不清。

    初筝看向远处:“你想跳下去还是怎么的?”

    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让连琼神情微微一僵,转过头来。

    后面并不是他熟悉的尘飞。

    年轻公子站在身侧,雨水浸湿了她的衣衫,整个人更显得单薄。

    初筝庆幸现在这天气,穿得比较厚,就算打湿也看不出什么来。

    虽然她不怕暴露什么,但是传出去卫国质子是个女的,恐怕麻烦的还是自己。

    嗯!

    麻烦要能省就省!

    连琼眼底闪过一缕震惊:“怎么是你?”

    “不然你以为是谁?”初筝没好气的道。

    “……”他以为是尘飞。

    能这么快找到自己的,永远都是尘飞。

    雨中谈话逼格高大上?

    不!

    并没有!

    初筝只觉得他们像两个傻逼,被淋成落汤鸡,落汤鸡还没自觉,觉得自己拥有盛世美颜,可以为所欲为——好吧,他还真能。

    连琼即便是被雨淋,也只是让人心疼他,而不是觉得他狼狈不堪。

    “你还淋多久?”初筝不耐烦的问。

    “前面有避雨的地方。”连琼的声音被雨声打得零碎,他索性展开雨披,将初筝纳进怀中:“我带你去。”

    雨披比较大,两个人也堪堪能用。

    连琼说的地方是块凸出来的大石头,下面可以避雨。

    不过只能坐着。

    底下不知是不是道观里的道士储存的干柴,连琼堆了一些,熟练的生火。

    “十三皇子,把衣服脱下来烤烤吧。”

    “不用。”

    “你不怕生病?”

    “我怎么会生病?”初筝反问。

    大佬是不会随便生病的!

    只有你这样的弱鸡才会生病!

    “……”连琼笑一下:“十三皇子是害羞吗?”

    “害羞?”那是什么东西?

    “是啊,不然十三皇子怎么不肯把衣服脱下来?算起来,应该我比较担心吧?毕竟可是你看上我。”

    “哦。”初筝用木棍戳着火堆,没有任何反应。

    连琼狐疑的打量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晾在旁边。

    他坐到火堆旁,唇角带着三分笑意:“本来还想请十三皇子看日落,看来今天是看不成了。”

    有什么好看的。

    初筝绷着脸,没有吭声。

    火焰无声无息的在她眸子里跳跃,像燃烧的两簇小火焰,可依然无法融化她眼底的冰雪,冷得让人不敢随意窥视。

    有过何种经历,才能拥有这样波澜不惊的眼神。

    连琼不知道。

    但是他好奇。

    “你怎么知道我在山上?”

    “观主说的。”

    连琼想来也是,观主肯定也带人来找了,那么……

    “你怎么比他们先找到我?”尘飞都还没找到自己呢。

    初筝很是不要脸的道:“我厉害。”

    连琼:“……”

    找个人有什么厉害的?

    连琼找话题说半天,两句话就聊死了。

    他索性也不说话,坐在火堆边,专心的烤火。

    身上的里衣还是湿的,山风穿堂过,吹得他有些冷。

    连琼双手抱着胳膊,搓了搓。

    “啊嘁……”

    初筝抬眸,男子吸了吸鼻子,又接连打两个喷嚏。

    “过来。”初筝出声。

    “十三皇子?”连琼揉了揉鼻子:“有事吗?”

    “过来。”

    “十三皇子,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离太近比较好。”连琼婉拒。

    行!

    你不过来我过去!

    你是好人卡!

    你牛逼!

    初筝起身过去,在连琼疑惑的视线中,手搭在他肩膀上,将人揽进怀里。

    连琼惊讶的发现初筝身上已经完全没有湿润感,浑身暖洋洋的,格外暖和。

    但是……

    为什么他要抱自己啊!!

    连琼挣扎,初筝便换了个姿势,他直接躺在初筝怀里。

    “别动。”初筝压着他。

    “十三皇子,你这是占我便宜吗?”

    “你不冷?”

    连琼想昧着良心说不冷。

    可是他做不到,真的好冷。

    连琼心情复杂,几分钟后似乎接受自己的处境,都是男人,抱下怎么了,又不会少块肉。

    于是等尘飞等人找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自家主子,躺在初筝怀里睡着的画面。

    尘飞放轻步伐进来:“十三皇子,殿下给您添麻烦了。”

    “嗯。”初筝点头。

    “那您把殿下给我?”尘飞试探性的问。

    殿下知道自己被人抱着吗?

    这可是觊觎他家殿下的……男人啊!!

    初筝倒是乐意,但连琼不乐意,初筝一动,他就将初筝抓紧,那是一种无意识的防御,像是自己的东西要被人拿走一般。

    “殿下?醒醒。”尘飞轻声叫他。

    连琼没有任何反应。

    尘飞皱眉,心底十分意外,殿下睡觉可从来没睡这么死过。

    “等雨停吧。”初筝道。

    尘飞看看外面还在下的雨,也不知道何时能停,又瞧瞧抱着人家不放的自家主子,心情十分复杂。

    殿下这是干什么啊!!

    他不会也喜欢男子吧?

    尘飞越想越惊恐,殿下最近的行为,可不就是有点那方面的倾向……

    尘飞心情沉重的下山去取了披风回来,给初筝和连琼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