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7章 全民偶像(7)

第37章 全民偶像(7)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高雪云看着面前如小白兔的少年,他那性子,可一点也不像小白兔。

    “强扭的瓜不甜。”少年道:“高小姐不懂这个道理么?”

    “哈哈哈。”高雪云反而开心起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那种召之即来的有什么乐趣。”

    苏酒:“……”变态!

    高雪云瞧着面前的少年,突然拿了一杯酒递给他:“这样,你今天把这杯酒喝完,今天就算了,你随时可以离开。”

    苏酒皱眉。

    “只要我喝完,就可以离开?”

    “我说话算话。”高雪云又将酒杯递过去。

    苏酒扫一圈四周,接过酒杯:“我喝完就放我走?”

    高雪云耸耸肩,似乎并不在意。

    苏酒几口将酒杯里面的酒喝掉,喝得有些急,呛得他整张脸微红。唇瓣上沾了酒水,晶莹剔透,更显得诱人,高雪云呼吸微一滞。

    苏酒将酒杯放下,转身就走。

    高雪云勾着红唇笑起来,看着少年离开,直到看不见他的踪迹,才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出去了,把人截住,不要让人看见。”

    那边的人应一声。

    高雪云心情颇好的与人周旋,想到一会儿就能和那个少年共度春宵,她就忍不住心情徜徉。

    然而这样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

    “我看着他出去的,你们没看见人?”

    “找啊!”

    高雪云挂断电话,妆容精致的脸上铁青,到嘴边的鸭子都飞了!

    “高小姐……”

    “滚!”

    高雪云呵斥开那人,踩着高跟鞋离开。

    “拽什么,要不是高家,你算个什么东西。”那人等高雪云走了才敢低骂一声。

    -

    苏酒脑袋晕乎乎的,身体火烧火燎的难受,他刚才走出宴会场所,就被一个人拉着从安全通道下去。

    然后就被塞进一辆车子里。

    但此时他明显不是在车子里,而是在床上……

    意识到这一点,苏酒心中警惕起来,然而身体太难受,不断冲刷着他的意识。

    “热……”

    苏酒扯着自己衬衣扣子,露出大片的肌肤。

    初筝站在床前,思索现在该怎么办。

    她刚才应该送医院去的。

    现在还要弄出去……好麻烦啊。

    放点水给他泡泡吧。

    初筝严肃着脸,右手握拳,在左手手心上敲了一下,就这么决定了。

    初筝进浴室去放冷水。

    然而等她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却是雪白的床单上,大片的红色。

    少年用东西刺破胳膊,疼痛让他保持了清醒,也看清出来的人。

    “是……你……”

    他还以为是那个高雪云,却没想到,是这个见过两次的女生。

    初筝冷着脸,明天酒店会不会报警,说她杀人藏尸?

    她就去放个水而已,怎么就变成凶杀案现场了?

    烦。

    做掉算了。

    【小姐姐,再不给他止血,你就真的要进局子了!不但如此,你还得倒带重来哦~~】王者欢快的提醒她。

    做掉就倒带!

    不能做掉……

    少年脸色通红,咬着唇瓣,将身体蜷缩起来,不断流失的血液,和身体里药效的冲击,让他更难受。

    初筝上前两步。

    少年猛地往后,警惕的盯着她。

    初筝可不管他什么眼神,上手就将人拉下来,半拖半拽的弄进浴室,直接给推进水里。

    血液滴落在水里,晕开,瞬间就红了一片。

    【……】好人卡难啊,太凶残了,看不下去了。

    初筝这才握住他手腕,想了下,拉着他的手,让他自己按着。

    苏酒被这么折腾,已经没什么力气,整个人都软在浴缸里,浴缸里的水越来越红。

    他目光无神的盯着天花板,要死了?

    “死不了,你没扎到要害。”

    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苏酒视线模糊中,看见那个人离开浴室。

    她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模模糊糊中,苏酒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好一阵,他听见脚步声,有些凉的手指拨开他的手,将他受伤的手拿到浴缸外。

    苏酒刚才稍微好一点的身体,又开始热腾起来。

    他无意识的发出轻微的声音。

    少年软在淡红色的血水中,眸子微闭,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

    他却不知道,自己这模样更加撩人。

    然而初筝只是冷淡的看他一眼,毫不留情的将酒精倒在他伤口上。

    酒精刺痛,少年顿时清醒不少,他喘口气,看向浴缸外的女生。

    女生动作熟练的给他清洗伤口、上药、包扎,从始至终目光清淡冷然,不见丝毫污浊欲念。

    他见惯了,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

    突然看见一个不太一样的,少年微微有些出神。

    初筝将他的手放在浴缸上,突然起身,阴影笼罩而下,少年回神,猛地对上一双清冷幽寂的眸子。

    少年愣怔的看着她,还是……一样的吗?

    他看着女生伸手,有些认命的闭上眼。

    细微的风撩过耳畔,并没有碰到他。

    少年微微睁开眼,那只手越过他脑袋,在后面按了一下,浴缸里水开始减少。

    初筝视线低垂,和少年的视线正好撞上。

    初筝突然伸手按住他脑袋,轻轻的揉了两下。

    嗯……这个很软啊……

    舒服!

    多摸两下!

    初筝严肃着脸,在苏酒愣怔的神情下,摸了好一会儿。

    “你……”

    初筝镇定的收回手,站直身体,若无其事的将刚才用过的东西,一股脑的扔进医疗箱。

    苏酒:“……”

    等浴缸里的水放完,少年身体暴露在空气中,隐约可见单薄衬衣下的风光。

    苏酒难堪的侧身,挡住初筝的视线。

    “啊……”

    苏酒低呼一声,被水浇了一脸,此时身体本就敏感,突然被冷水这么一浇,身体反应更大。

    初筝拿着淋浴喷头,冲物件似的,将他上上下下冲一遍,然后继续放冷水。

    苏酒:“……”

    水放满,初筝见旁边放了花瓣,还煞有其事的撒了下去,花瓣漂在水面,将少年的身体遮挡得若隐若现。

    这架势,有点像……

    苏酒忍住恶寒,她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苏酒并没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药效再次席卷而来,他不敢出声,怕刺激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人。

    **

    苏酒:她一定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