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4章 神壕攻略(24)

第24章 神壕攻略(24)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外面是一条走廊,光是旁人拿着强光手电照出来的,此时外面光线昏暗。

    走廊上躺着几个人,正捂着身体哀嚎。

    他之前见过的那个老大,正被人护着,与他们遥遥相望。

    叶沉被后面的保镖带走,保镖压根就不给他反对和说话的机会。

    他回头看去,少女漫不经心的站在走廊中间,面对这群人,也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意。

    叶沉被送上车,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出口。

    半个小时后,初筝才从里面出来,手里拎着校服,袖子微挽,露出漂亮的手腕,后面跟着身材魁梧的保镖。

    那架势和电视里黑涩会的大小姐出场画面一模一样。

    保镖替她打开车门,清冷的气息侵袭过来。

    等车子平稳的离开这个地方,叶沉紧绷的身体慢慢松懈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问人。”简洁又明了的回答。

    “你……是特意来找我的?”

    “嗯。”

    沉寂多年的心湖,此时漾开涟漪,缓慢的发展成狂风巨浪,怎么也停歇不下来。

    叶沉攥紧双手,借着车里的光瞧她。女生眉眼低垂,手指搭在手腕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车子不知道开到什么地方,颠簸得厉害,叶沉身子往她那边倒过去。

    脑袋撞到初筝肩膀,嗅到少女身上的冷香,叶沉耳朵倏地爬上红晕。

    他本想起来,最后却试探性的靠着她。

    后者只是微微往旁边挪了一下。

    【小姐姐我们要当个好人,这个时候你怎么能做出推开他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呢!?你要给他温柔似水的关心和照顾,记住,要当一个好人哦~】

    王者的声音,及时制止她的行为。

    车子行驶半个小时,停在一个小区外。

    “纪小姐,到了。”

    是他上次来的那个小区。

    初筝从书包摸出一个袋子递给对方。

    对方检查一下,凶神恶煞的脸上立即露出笑容:“感谢纪小姐使用无敌公司保镖服务,有需要随叫随到,记得好评哦。”

    叶沉:“???”

    这是某宝来的吗?

    几辆车子依次离开,初筝顺手拉着叶沉往小区里面走。

    “嘶……”

    初筝回头。

    叶沉忍着疼:“没事。”

    弱死了!

    初筝倒回来,改为扶着他,将他带上楼。

    叶沉坐在沙发上,初筝翻箱倒柜半晌,最后站在客厅,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出神。

    “谢谢你今天来救我。”他本来已经做好和那群人死拼的下场,但是没想到,会有人来救他。

    这个人……更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人。

    “不客气。”初筝严肃的撑着下巴,像是随口回了他一句。

    “有什么问题吗?”叶沉见她那样子,忍不住担心:“那些人会不会找你麻烦?我……”

    初筝转身,一脸严肃的打断他:“你能去买药吗?”

    大半夜的还要出去,好麻烦啊。

    她现在身上乃至背景板,都不断的冒着麻烦这两个字。

    【……】小姐姐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这是凭本事单身啊!!

    王者抓狂不已。

    叶沉也有点懵逼。

    他现在走路都成问题,怎么去买药?所以刚才她思考那么久,就是在思考这个?

    “我自己去吧。”

    本来就给她添了不少麻烦,现在还要麻烦她……

    叶沉一边说,一边起身,还没站稳,又跌了回去,膝盖一阵一阵的疼。

    他皱着眉,深呼吸一口气,憋着劲站起来。

    但刚走两步,直接就倒了下去,要不是初筝眼疾手快的接住他,他现在已经撞到沙发一角。

    叶沉此时离初筝很近。

    叶沉再次感觉到不同于平常的心跳。

    怦怦……

    怦怦怦怦……

    心脏仿佛要跳出来。

    他盯着初筝的眼睛,手攀在她肩膀上,微微用力,喉结滚动一下,贴上初筝的唇。

    柔软的触感,让叶沉心脏急速跳动,血液沸腾,完全无法思考。

    本能的咬了一口,软软糯糯,带着冰冷的气息,和她的人一样。

    初筝似乎有些呆愣的看着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叶沉喉结滚动一下,想更进一步,却被初筝推开了。

    她抬手擦了下唇:“你干什么?”

    她语气很平静,没有愤怒,也没有正常女孩子被轻薄的羞恼,就像是问天气为什么这么冷一般。

    叶沉心底是慌的。

    她说过,救自己,只是想让自己觉得她是一个好人。

    刚才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

    叶沉突然出声:“从我爸妈去世后,不管出什么事,我都只能一个人挨过去,忍受病痛,忍受寒冷,忍受一切我不能接受的……好几次我以为我会死,可我都没有死。”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被人照顾、被人拯救是什么感觉。

    理智告诉他,这一切也许都是骗局。

    可理智之外,他总是忍不住想她,一开始是想她的动机,目的,后来……只是单独的想她。

    叶沉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

    “我……我先走了。”

    叶沉夺门而出,刚出门就摔了一下,膝盖的痛感蔓延到四肢,连同心脏都在疼。

    他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给她说这些。

    她是高高在上的纪家大小姐。

    前簇后拥,风光无限。

    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叶沉爬起来,感觉不到疼似的,走向电梯。

    电梯门刚打开,一只手横插过来,将他往旁边一带,叶沉后背抵着冰冷的墙。

    初筝单手撑着墙:“你去哪儿?”

    叶沉偏开头,不敢直视她:“给你添麻烦……”

    “回去。”初筝往门那边扬了一下下巴。

    “我……”

    “最后一遍,回去。”

    “纪初筝……”

    “不回去我就打断你的腿。”初筝凶巴巴的威胁他。

    “……”

    叶沉再次被扔回沙发上,初筝没看他,绷着一张脸出了门,房门咔嚓一声关上,接着是反锁的声音。

    叶沉:“……”

    叶沉靠着沙发,手指碰到唇瓣,他轻轻的压下,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叶沉倒在沙发上,抱着膝盖,目光无神的盯着虚空。

    纪初筝……

    我好像……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