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411章 讽刺

第411章 讽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历经两个多月快三个月,终于听到些好消息,整个儿建康城都要沸腾了。

    因为国丧,所有人都已经憋的太久,并没有压倒性的胜利,只是几场仗的好消息,已经够众人兴奋。无数的人已经开始为解除国丧做准备。

    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谢府。

    已经定下来萧凝大婚之日由谢府出阁,再经由宫门进入太极殿,祭天地,然后行大典,受百官跪拜。

    大婚之日已然进入倒数计时,宫里教导规矩的嬷嬷已经正式由太皇太后送到了谢府,务求将萧凝在短时间内培养成合格的后宫之主。

    萧凝虽然住在谢府,每日却已经安排的满满的,基本上杜绝了一切的日常往来,全心全心学规矩,连到谢母那里问安都已经让谢母给免了。

    若不是萧凝有心,每日间仍去请安,整个府里的娘子根本就见不着她的人影。

    包括同为吃友的萧宝信。

    到了中秋,萧宝信肚子已经足五个月,肚子形容壮观,比前一个月又大了不少,走路已经有些失重。她练武多年,平衡感极好,可就是突然凸出来的肚子,一时间她还是难以适应。

    有时候走着走着路,突然看到自己的大肚子,就会不自觉地叹上一口气。

    自从在街上差点儿被安吉公主,即后来的益阳县主冲撞到,谢显已然严令她不许出府,任何送到谢府的请贴也好,连回娘家都已经被禁止,偶尔谢夫人会上门待上一小天,母女俩闲聊东家长西家短。

    萧敬爱闹着与杨劭和离的消息,萧宝信就是从谢夫人嘴里听说的。

    萧敬爱向萧二爷控诉杨劭想要杀死她,将她关在杨府里不见天日,度绝她的一切社交——她那一次之所以能回到萧府,还是身边的丫环替她传的话,萧御史勒令杨劭将萧敬爱带回萧家。

    结果就发生这么戏剧性的一幕。

    可以想见当时场面之荒唐。

    萧御史自然是不愿意看到萧敬爱发疯,可是萧敬爱痛哭流涕,历数杨劭对她的种种……其实也没什么,至少谢夫人没听出来杨劭有心杀萧敬爱,只不过摊上个惹事生非的妻子,怕她出去闯祸,才将她困在家中罢了。

    好说歹说,杨劭都已经被逼发誓,若杀她天诛地灭了,萧敬爱仍是没有回心转意的念头。

    直言与萧御史,若不和离,她宁愿一头撞死在萧府。

    萧宝信真心服了萧敬爱作的这个劲儿,一天天不带消停的。这是终于看清局势杨劭再没有改朝换代的命格,舍得抛下费尽心机搞到手的未来皇帝苗子了?

    她舍得死,那母猪都会上树了。她天天还做着白日梦,要做一国之母呢。

    萧宝信以为萧御史被逼就范,毕竟这位有前科,萧敬爱几番作闹背后可不都有他的支持?

    要不,一个小娘子能闹这么大?

    却不料萧御史也让萧敬爱给作出了脾气,这次索性不管她,吩咐府里的管家直接将杨劭萧敬爱夫妻俩给赶了出去。

    萧宝信都惊诧了。

    用谢夫人的话说,父女俩本就没多深的感情,也让萧敬爱自己给作没了,经不起她几番这么丢脸,谁的脸还没两张皮呢,萧御史也是要脸的。眼瞅着萧宝信的日子过的蒸蒸日上,风光无限,再看看自家闺女从人家手里把杨劭当个宝儿似的的给撵走了,结果日子过的鸡飞狗跳,没个人样儿,再眼巴巴任闺女作和离了,他那张老脸也别想要了。要不起。

    然后,事情还在转折呢。

    “……就在昨天,听到杨府传信儿回来,二娘子怀上了。”

    娘俩各自无语。

    萧宝信抱着肚子,心想不知耽误她多少事,居然这么大个瓜没吃上现成了。

    萧敬爱的人生似乎比她还要波澜起伏啊。

    唔,精彩。

    不过想归想,萧宝信是没兴趣亲身参与到其中,萧敬爱就是个疯子,想入非非,都要疯魔的人。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和那人掺和到一起。

    疯子可怕,没脑子的疯子就更可怕了,破坏力相当于一整个军队。

    杨劭就让她坑的够苦的,本来即便萧宝信不应杨劭的求亲,依杨劭的能力,也是足可以找到很好的亲事。玉衡帝的千里马,整装待发,生生让萧敬爱把一生的好前程都给作没了。

    现在眼瞅着人家不顶用,成不了王侯将相,又要将人给甩了。

    萧敬爱的存在于萧宝信来说,那就是个引以为鉴,教科书一般的存在,哪怕明知肚子里是个男孩儿,她仍不时与他对话,给他讲利害成败,万万不可白日发梦,伤心伤身。

    “做什么又提起萧二娘子?”谢显走进屋子,就见萧宝信在给自家儿子讲课,中心思想竟然是不要学萧敬爱。

    他不乐意了,自家儿子再没脑子,也学不到萧二娘子。

    那都是个什么货色?

    活过一辈子的人,还能活的这么一团烂,果然没脑子是硬伤,重活几辈也都那么回事。不成器就是不成器。

    只是可惜了杨劭,大好的前程让萧敬爱作的面目全非。

    萧宝信坐在榻上没动,自从身子越发重了,她就没了以往的殷勤小意。谢显自然晓得,也不希望她风风火火的性子,伤到了肚子,可是心底里难免还有一丝失落,好似自己有点儿不那么重要了。

    “今天可还好?”他走到她跟前坐下。

    萧宝信点点头,将从谢夫人那里得来的消息跟谢显说了一遍,最后不无感慨地道:

    “就这样,怀上了孩子,听说哭了整整两天。”

    如果还是前世,怀上杨劭的孩子,萧敬爱只怕笑都笑不够两天的量,乐都要乐死。偏偏这一世,她拼命地想逃离了,又让人给绑定了,说实在话是多讽刺啊。

    谢显轻描淡写:“以后不要再对着我儿子提什么二娘子,我怕他听着膈应。”

    没等萧宝信笑容彻底放开,就听他继续道:“桂阳王反了。”

    又反了?

    萧宝信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这些人是干什么,层出不穷的反。不将大梁大好的河山打的千疮百孔就不罢休了是吧?

    她算看明白了,有没有暴虐的太子登基,天下大乱是定局。

    这些宋梁皇室眼红帝位,但凡有空子就是要钻的,都想博个大的,却不想一将功成万骨枯,世上有野心者比比皆是,能成就大业的从来都是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