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鬼医倾城,妖妃毒步天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给我盯紧她

第三百六十五章 给我盯紧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唉,我说离小姐,太子殿下对你这般看重,往后小姐您自己可要长点心,尤其是对祁王,定要敬而远之。太子殿下近来身体十分不好,你就别让殿下再分心操劳。”

    “此事怪我,我预先想提前知会殿下一声的,可祁王提此事的时候,是昨儿下午。我又不能随意进宫,只能等着殿下来传信的时候,才能有法子递口信。奈何今儿一大早祁王就来盏林药局了,没来得及等到公公,心里也很是不安。我……”

    “此事奴才会像殿下禀明的。殿下疼你,应当不会多加责怪。”

    离盏起身,从袖子里轻轻一掏,摸出两块银元宝来塞在小太监手中。“我心中惶恐,还请公公在殿下面前多多美言。”

    小太监默不作声的将银子滑进自己的袖子里,笑的殷勤:“应该的,应该的。离小姐可还要回信给殿下?”

    “要的,公公稍等,我很快写好。”

    离盏照旧回了封肉麻无比的信,另外备了两副加了烈阳粉剂量的药给小太监捎进宫中。

    这头离盏理清了事务,开始替淼淼置办起山上的行头来,那头顾扶威刚刚进了府邸,西琳就传来了消息。

    黑色的缎袍跟着细细的飞雪在长廊间翻飞,西琳穿了身彩色毛布缀织绦裙跟在后头跑。

    “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林有谦父子俩昨儿在端王府呆了整整一天。”

    顾扶威步子微微一顿,露出一丝儿邪笑来:“清流也有巴结势力的时候,怪哉,怪哉。不过也好,原是我一直误会盏儿,还以为她跟林家交好,是看上了那个有妇之夫。没成想,是另有图谋。”

    一旁提着伞的雀枝睫毛扇扇:“殿下怎能断定离小姐对林有谦是另有图谋,而不是那种想法?纵然那林有谦年岁老了些,可一表人才,又在朝中当官,或许……”

    顾扶威脸色隐隐沉了下来,她越说越小声,到最后没了声气。

    西琳瞥了一眼雀枝,口气不大好:“离大夫若是爱慕虚荣之人,那当初柳家提亲,她就该满心欢喜的答应才对。林家跟柳家比起来,这是哪跟哪啊?再说了,离小姐前日在林家呆了大半天着实蹊跷。一来林有谦腿伤大好,离盏就算去给林有谦看伤,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若说她是去找林芝玩牌的,可我查过,当日林府并未去过别家小姐,这马吊牌自然也玩不起来。若说是找林芝闲聊,那也不像。王爷在药局久等不来人,命许骁问过管事,离盏手头有没有什么生意,管事说她还有好几趟差没跑。离盏倒少有搁着这么多生意不做,到林府和林小姐说碎嘴的时候。再有,昨日林夫人也在,她总不能当着林夫人的面和林有谦眉来眼去这么久吧,想来想去,这里面应该别有花头。”

    “可探得他们说些什么?”顾扶威问。

    “没有,周围有端王府的隐卫布阵,属下不敢冒然接进。”

    “神神秘秘的,府中会见还要隐卫布阵。”顾扶威眼里隐有遐思,“西琳。”

    “属下在!”

    “你往后这几天多留心端王府。”

    西琳揖手应诺,脸上渐渐升起一丝疑惑,看向祁王,他表面上什么都不显,但她跟在他身边多年,总归还是能体察些旁人看不出的喜怒哀乐。

    她总觉得,祁王对离盏的种种宽纵,这一次算是要到头了。

    一旦查实他心中的猜想,他极有可能像处理曾经那些棋子一样的处理掉她。

    他从来都是这样,毫无挣扎的毁掉一个人,言笑晏晏的捏碎他们的心脏。

    西琳晃过离盏那张可人的小脸,无故觉得可惜,唇瓣蠕了蠕,鼓着勇气问了句。

    “恕属下愚笨,离大夫只是个小医女,就算背地里和林家有些私交,殿下何必如此警醒?反正参加完太子的大婚,殿下就该动身回西域了。”

    他步子未曾停下,只是侧头晃了廊外的景色一眼,这院子从繁荣到枯槁,又从枯槁到新生,现如今一场小雪覆下,又化作了满眼的霜白。

    他启齿,殷红的唇瓣中吐出一团好看的白气,“你不了解她,本王摸过她脑袋瓜子无数次,她后脑勺上反骨出奇的高,不大像个听话的丫头。本王怕她当断不断,听不进劝诫。”

    西琳低头思着顾扶威的话,又把这话跟端王的事连起来想了想。

    牵涉朝廷,牵涉亲王,再牵涉离盏,那此事多半是跟太子挂钩的,祁王一向忌讳离盏是黎家残党的身份,他方才口中所止的劝诫,怕就是“莫要复仇”吧?

    这倒真是桩大事,顾扶威手里这颗子,必须得清清白白。脏了,就不好用了。

    “属下命白了,这几日定会盯紧端王府和盏林药局的。”

    “嗯,还有几日本王就要带她离开,这期间别出什么岔子。”

    “属下遵命!”

    “殿下留步,殿下留步!”后头老远,杨管家步履蹒跚的从廊间绕来,手里拿着封什么东西。

    顾扶威停下步子等了他好一会儿,他才上气不接下气的走到顾扶威跟前,拐杖换了副新的,显然还没用得习惯,走路又比以前颓唐了不少。

    “殿下,这东宫送来的喜帖。”

    “不必给我过目了,你看看上头开宴的时辰,跟盏儿说一声,我说过带她一起去的。”

    “唉,好!”

    ————

    哪怕离盏算无遗漏,但巧儿仍旧担心,后一日天不亮就冒雪出了城,去山庙里求了一卦。

    这卦不妙,抽了个“下下签”。

    巧儿拿着签去解,失魂落魄的从内堂里出来,心里砰砰砰的直跳,想着老和尚解签时说的一句。

    机关算尽,不及横祸突来。

    她越想,越觉得这签说得就是离盏复仇的事情,心里更加不安。

    只是主子不信鬼神,把这下下签的事说给离盏听,离盏非但不会信,还会好好说教她一通。

    巧儿只好折返,刚出了庙门,又觉得心里始终不安,返回去花了八十两银子给庙里的神仙买供果,求来了一道开光符给离盏护身。

    离盏果然是不信这些的,不过,左右只是张符,代表着巧儿的一番心意,她倒也没扔,找来针线,坐回炕上,把那张开光符叠得平平整整,缝进了淼淼的荷包内里。

    针脚还没落完,东宫传信的小太监又来找了。

    这回,小太监的脸色比昨儿还难看些,坐在花厅里脸憋得跟烂茄子似的,看得离盏心中一紧。

    难不成,上次说得托词有问题,没把顾越泽给稳住?

    又或是案子的事情走漏了风声,被顾越泽给知道了?

    离盏把两手揣进兔儿毛缝暖包里捂着,“公公有什么但说无妨。”

    “是这样……”小太监破布好意思的从褴褛的袖子中摸出一封大红的拜帖。

    离盏定睛一看,心里瞬时长吁出一口气,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岔子呢,感情就是来送张喜帖。

    小太监见离盏有些无动于衷,还以为她是难过的晃了神,赶紧把帖子递到她手里,满含歉意。

    “离小姐千万别误会,这可不是咱们殿下的意思,是白家的意思。”

    “白家的意思?”离盏轻笑一声,她这还没跟白家通风报信呢,白采宣就已经拿她当对手了。若是让白采宣知道这背地里的一切,不知道婚礼上,白采宣会撒什么疯呢!

    小太监从离盏傲慢的笑意中,嗅出了两个女人间的火药味,心里不由的寻思一阵。

    离盏虽然脾气好,但打她跟太子在一起后,自始至终都躲在暗地里见不得光,着实委屈。要是临头了还被白家这样羞辱,不知道会不会大婚上闹出什么事情来。

    “白家的意思是,离小姐治好了殿下的手伤,于宗室和社稷均有大功。隔不了几日就是东宫大喜,不邀离小姐喝杯喜酒实在说不过去,旁的……没有,没有旁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