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小农民大时代 > 93:和李富贵叫扳手腕(四更求果子)

93:和李富贵叫扳手腕(四更求果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着李长山咽下最后一口气,巧莲的嚎叫声回荡在了龙泉村的上空,惊的已经入夜的乌鸦一阵呜哇鸣叫。

    黑乌鸦,在农村有不祥之说,听老人说,这种鸟又叫招魂鸟,是阎王的使者。

    “怎么办?怎么办啊?”老会计是现在村里在场最大的干部,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急的是直拍大腿。

    “富贵,你说这事该怎么个办法?”六神无主的老会计抓住曾经当过村长的李富贵的胳膊问道。

    “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村干部,你要问也应该问李常亮啊,他可是乡里任命的村长。”李富贵抽回手道。

    “李富贵,你现在说这话,不觉得上良心吗?”妇女主任张爱平有些愤愤不平道。

    她的言外之意很明显,火是你点着的,要是没有你回村这么一闹腾,李长山能被逼上绝路,干出这种疯狂事吗。

    张爱平一说这话,李富贵当场就翻脸了,气势汹汹的指着张爱平就开骂了。

    “张爱平,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他妈房子被人点了还不能追查凶手了是不是,你们被人利用了,有恨有气找别人撒去,噢,现在埋怨我了,刚才你抓王瘸子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手下留情呢。”

    “都少说两句吧。”一看二人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村民们也开始劝了起来。

    这边李长山和王瘸子的事还没有拿出个长短来,人群后边便传来了毛蛋的叫声。

    他甩着两条断胳膊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着,贵哥,快救我,我的手断了。

    也不知道这脑袋缺根弦的家伙刚才跑哪里去了,明明比我们先一步出来,却现在才找到这里,估计是让村里的街道给绕迷糊了,寻着声音才跑到这里的吧。

    正叉着腰和张爱平理论的李富贵看到毛蛋的手乱甩之后,扔下张爱平朝着毛蛋迎去,另外两名黄毛更是三步并做两步跑过去,搀扶住他,问他咋回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才几分钟的时间,就闹成这样了。

    “是他,是他把我的手给打断的,三毛,二觅,给我抓住他,废了他,我要他不得好死。”看到李富贵和两个兄弟之后,毛蛋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指着站在当院的我吼道。

    “草泥马的,你居然敢弄断我哥的手,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两个黄毛一听是我干的,当即表情狰狞的朝我扑来。

    汪. 我还没有说话,一直跟在我身边的哮天犬开口了,朝着这两人就是呲牙一吼,生生把二人给吼的不敢上前。

    “杨过,你他妈的找死是不是,为什么要打我的人。”

    三个黄毛是他带回来的帮手,现在一人却让我撅断了手,他身为张罗之人,这里又是他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帮手让人给废了,这让他觉得丢尽了脸面,也不顾什么之前的喝酒情了,指着我的鼻子就破口大骂道。

    “为什么?哼,这应该问你自己吧。”我冷哼道。

    李富贵当村长的时候我都不怕他,都敢和他撑场子,比划,现在,他鸡毛都不是了我就更不怕他了。

    一看我四平八稳,毫无惧色的样子,李富贵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扑过来就要薅我的脖子教训我。

    汪。

    哮天犬嗖的一下就扑了上去,别看他块头大,可因为喝了不少酒的缘故,脚下有些没跟,哮天犬这么一扑,生把他给扑倒了。

    哮天犬扑倒李富贵之后,张口就咬,山里长大的他,哪懂什么规矩,专挑要害下口,吓的李富贵连忙就轮王八拳,这一打不要紧,把胳膊塞进了哮天犬嘴里。

    “啊,你个畜生,你敢咬我,我弄死你。”李富贵骂道。

    “哥。”反应过来的李富丽把米蛋塞给一旁的张婶后,赶紧跑了过去,就想要拉开,哪知哮天犬却冲他低吼了起来。

    李富丽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一个劲的哀求我,让我把哮天犬叫回去。

    我刚说把哮天犬叫回去时,三毛和二觅则趁着这个空档一左一右的扑向了我。

    一个不慎我挨了三毛一拳,不过我也不含糊,抬手一巴掌就朝着最近的二觅的脸蛋子上甩去。

    啪。

    伴随着清脆的响声,张牙舞爪的二觅直接被我一巴掌给打了原地转起了圈圈,槽牙和血沫子更是甩了一地。

    一看我这边被人围攻,咬着李富贵的哮天犬当即松开嘴,扑过来咬住了三毛的小腿,疼的这狗日的当场就哇哇大叫了起来。

    “草泥马的。”一看哮天犬拖住了三毛,我飞上去就一脚,直接把他给踹翻在了地上。

    前后加起来不到三十秒,李富贵三人便被我和哮天犬联手干翻在了地上。

    一看我气势汹汹,一副痛打落水狗的架势,李富丽哭着跑到了我的面前抱住了我。

    “杨过,别打,算姐求你了还不行吗?这要是闹出人命可咋办啊,你快把哮天犬叫回来吧。”

    她这么一求,我的心就软了,朝着脚下的二觅吐了口痰之后,把哮天犬叫了回来。

    我这突然一手,制服了李富贵三人,也吓住了围观的村民们,她们骂骂人还行,啥时候见过这种场面,再看我的眼神时,一下就变了陌生了不少,仿佛第一天认识我一般。

    “杨过,你他妈敢放狗咬我,老子和你没完,不弄死你,我就不姓李。”挣扎了半天站起身的李富贵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嚷嚷着跟我装起了逼。

    “嫂子,放开,我今天非给他长长记性,让他知道自己是哪里蹦出来的。”我低吼道。

    “哥,我求你了,你能不能别骂了。”李富丽转身拦着李富贵。

    “滚开。”李富贵嚷嚷着挥手就打在了李富丽的脸上。

    啪。

    李富丽当场就被打的跌坐在了地上。

    看到李富丽挨打,我心里的火蹭的一下就被点着了,扑上去,照着李富贵的脸就是一巴掌。

    愤怒之下的我手劲何其大,李富贵直接被我给煽趴在了地上,一张嘴,血沫子和大牙是一起往出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