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混子的挽歌 > 第一三七四 哪个消息是假的?

第一三七四 哪个消息是假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房间内,苍哥听完我的一番话,扭头看向了我:“你说什么?冷磊被人偷袭了?”

    “没错。”我点了下头:“刚刚的电话,是四狗子打给我的,他说张啸虞在护送冷磊来这边的路上,被一伙陌生人在路上给伏击了,冷欣和冷磊都被对伙的人带走了,张啸虞因为这件事,也差点把命都给扔在里面,现在人正在医院抢救呢!”

    “不对啊,这事不对啊。”苍哥摆手打断了我的话,皱眉在原地思考了一下,看着我:“张啸虞帮冷磊租这个房子的事,除了我,你还跟谁说过?”

    “没有,只有咱们今天过来的人。”我知道苍哥在怀疑什么,话锋一转继续道:“这种事,四狗子也不会通知别人的。”

    “那这个事可他妈真怪了昂!”苍哥眉头深锁:“在这个节骨眼上,别人通过暴力手段劫走冷磊,意义在哪呢?”

    听完苍哥的话,我也有些迷茫:“最近这些年,冷磊得罪的人不少,可是我真没听说,还有其他人也在找他。”

    “这件事有蹊跷。”苍哥思虑片刻:“你刚才说,张啸虞在三院做手术,对吧?”

    “嗯。”

    “走,去医院。”苍哥话音落,带我们就往楼下走去,我们下楼之后,小番和希佑、大龙也围了上来:“苍哥,咱们不等冷磊来了?”

    “事情有变故,走吧,先离开这再说。”苍哥说话间,带着我们就往院子外面走去。

    ‘铃铃铃!’

    我跟在苍哥后面,刚把手机从静音模式调回来,电话就开始不断响铃,我看着拨打过来的陌生号码,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好久不见啊。”电话对面,传来了一个让我陌生又熟悉的男声。

    “是你?”听见陌生男子打来的电话,我驻足站在了原地,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真的不知道,他又打算递给我什么样的消息。

    苍哥他们看见不走了,也都停下脚步,看着我。

    “有时间么,聊聊啊?”

    “你想聊什么,说吧。”

    “呵呵。”男子笑了笑:“五十万,我把冷磊藏身的位置给你。”

    “你想说的地方,是老年公寓这边的一所民宅?”听完男子的话,我反问一句。

    “什么老年公寓?”男子反问一句。

    “那你说的是什么地方?”听见男子的话,我忽然来了精神:“你知道冷磊被谁绑走了?”

    “你在说什么呢,你疯了吧?”男子笑了笑:“找不到冷磊,魔障了?”

    “那你什么意思,别绕弯子,有话直说。”我语气急促的催了男子一句。

    “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我什么意思,你难道还不清楚么?”男子停顿了一下:“你把钱给我,我把消息递给你,就这么简单。”

    “你继续说。”听完男子的话,我思考了一下,感觉事情有些诡异,因为五分钟之前,四狗子给我打电话,明明说啸虞遇袭,而且冷磊也被人抢走了,可是男子这个时候却跟我说,他有冷磊的位置,而且给出的地址还不是我刚才掏人的这个地方,总让人感觉莫名其妙的。

    “我摸查到了冷磊的地址,你给钱,我给地址,老规矩,给你半小时筹钱,之后我会通知你交钱的方式,就这样吧。”男子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等一下!”在男子挂断电话之前,我大声喊了一句。

    “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冷磊在半个小时之前遭遇了袭击,被人劫走了?”我没有绕弯子,直言向陌生男子问道。

    “哦?”男子听见这话,语气有些惊讶:“这个消息,是谁告诉你的?”

    “你别管我的消息是从哪来的,你就告诉我,这件事你知不知道!”我坚持着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男子停顿了一下:“不过我能告诉你的是,不管消息是谁告诉你的,这都是一个假消息。”

    “为什么?”

    “因为我的人现在就在监控冷磊。”男子把话说完,又停顿了一下:“你我之间,已经有过好多次成功合作的经验了,至于你是否相信我的话,由你自己考虑,半小时后,我会再给你打电话,是否跟我合作,你自己做主,但我我也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这次不信我,以后可能就再也找不到冷磊了。”

    “你什么意思,冷磊要跑?”我再次问道。

    “呵呵。”

    “嘟…嘟……”

    男子一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接把电话挂断。

    “妈的!”我听见电话里传出的忙音,咬牙骂了一句。

    “怎么了,谁的电话?”苍哥听见我张嘴骂人,走上前来问了一句。

    我做了个深呼吸:“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就是当初帮我抓住矿区枪击案凶手,还有让我顺着王永兵那条线索,找到冷磊的那个人,我对你说过的。”

    苍哥回忆了一下:“就是那个跟你之间只有利益往来,但是却从来不肯表露身份的神秘人?”

    我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他!”

    “他这次,又给你递来了什么消息?”

    “他对我说,他有冷磊藏身的位置。”我看着苍哥,有些迷茫:“这个人还对我说,四狗子跟我说的一番话,是个假消息,他说冷磊根本没有被人抓走。”

    “妈了个B的,这件事咋这么邪性呢?”史一刚听完我的回答,也在旁边百思不得其解的骂了一句。

    “没什么邪性的,看事情看本质,既然这两个人的说法不一样,肯定有一个人在撒谎。”苍哥思考了一下,看着在场的几个人,又看了看我:“那个男子给了你多长时间筹钱?”

    “半小时。”

    “半小时,时间有点紧啊。”苍哥停顿了一下:“三院是郊区医院,从咱们这边赶过去,最快也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但是如果不去人的话,咱们很难确认张啸虞受伤的消息。”

    “之前我跟这个男子的合作已经有两次了,第一次的时候,他帮盛东矿区解决了枪击案的问题,第二次的时候,他帮我找到了冷磊,虽然抓捕失败,但那是我们自己的因素,跟他无关,所以这个人递出来的消息,还是有可靠性的。”我停顿了一下,看着苍哥继续道:“既然他之前已经给我递过一次冷磊的消息了,我感觉他这次应该没有必要平白无故的骗咱们,所以我还是决定相信他一次。”

    “嗯,也好,既然咱们今天都已经为了冷磊的事情出来了,自然也不能空手而归,这样吧。”苍哥看了看我们这些人:“希佑、小番你们俩开车去一趟三院,确认一下张啸虞遇袭这件事的真伪。”

    “小胖,你也跟着去。”我想了想,看着小胖:“当初张啸虞去一品城的时候,你见过他。”

    “嗯,好。”小胖点了下头。

    “走吧,先找个信贷公司,把他们要的钱提出来,看看今天晚上这些人,葫芦里买的究竟是什么药。”

    “行,走吧!”

    苍哥话音落,我们纷纷登车,苍哥坐在了我的车里,大.麻雀坐杨涛他们的车,小番、希佑和小胖他们三个,则开着苍哥的那台车率先离开,向三院那边赶了过去。

    我们这边跟希佑他们分开之后,也驱车返回了办事处,在附近找了一个金融公司,将银行卡里的现金套现之后,我把车扔在了金融公司门口,将米成程也给放了,随后也跟苍哥一起坐进了商务车里面。

    等我们都上车之后,杨涛转头看了我和苍哥一眼:“咱们接下来去哪?”

    我看下了手表:“等等吧,那个男子说他半小时之后给我打电话,现在都已经二十多分钟,等接到他的电话,咱们再决定去什么地方。”

    话音落,我们一伙人就全都坐在车里等待了起来。

    又过了几分钟之后,我的手机开始响铃,我看了一眼拨在手机上的陌生电话,按下了接听:“喂?”

    “钱分成两份,一份二十万的定金,剩下的三十万,事后交付。”

    “位置呢?”

    “南山公园,你知道吧。”

    “知道。”听完男子的话,我点了下头,南山公园是市里新建的一个公园,至今没有完工,加上前一阵子特大暴雨的缘故,所以工地直到现在还处于停工的状态。

    “南山公园入口,顺着路边往右走大约二十米,有一口没有盖子的枯井,把钱扔在里面。”

    “好。”听完男子的话,我拍了拍杨涛的肩膀:“南山公园。”

    ‘嗡!’

    杨涛听完我的话,直接把车启动,沿着街道开始行进,从办事处这边到南山公园,是一条主干道,所以也就是二十几分钟左右的功夫,我们就赶到了南山公园附近,我顺着男子所说的方位找了一下,果然看见了一口枯井,顺手把钱扔在了里面。

    ‘铃铃铃!’

    我这边刚刚扔完钱,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喂?”看见屏幕上闪烁的陌生号码,我按下了接听。

    “顺着南山公园入口的楼梯往里面走,有一个通往半山腰的施工道路,上面是一片准备修建广场的开阔地,在这片开阔地的西北角,有一个堆放建筑材料的小空场,场地边缘那个白色的看护房。”

    “冷磊的位置?”

    “没错。”男子笑了笑:“抓到人的时候,记得下山之后,把尾款也扔在那口井里面。”

    “嘟…嘟……”

    男子话音落,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我也几步跑到了商务车边上,看着车里的苍哥:“那个陌生男子给我打电话了,他说冷磊就在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