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混子的挽歌 > 第四零八 钱不是万能的

第四零八 钱不是万能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听说边杰跟周坤一起离开了安壤,有点奇怪:“那你为什么没跟他一起走?”

    “呵呵,被抛弃了呗!周坤跟边杰说,他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谁都不能知道,所以只能两个人走,周坤那条腿被王国豪废了,落下了终身残疾,他是真的怕了甘楚东了,他很怕甘楚东会找他秋后算账,为了防止消息外泄,他以前的那些手下,一个都没带,就只带了边杰,本来边杰也是想带着我一起走的,但是我跟你有过那么一段感情,你现在又是甘楚东身边的红人,周坤肯定不敢信任我,或者说,除了边杰之外,他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所以边杰想要跟他走,就必须得抛弃我,在一个当过小姐的女友,和荣华富贵面前,边杰很轻松的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我们俩分开之后,我也不想回家,索性就一个人在外面飘零了。”高蕾说完,看了看我:“怎么样,现在我像当初抛弃你一样,被别人抛弃了,你感觉很解气吧!”

    “我还没有那么小肚鸡肠。”我没什么感想的笑了一下,却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疼得我呲牙咧嘴的。

    高蕾看见我的样子,也跟着笑了:“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为什么会回到安壤,又知道我在那里上班?”

    “我路过安壤,是阿振告诉我,说你在这里上班,所以,我就想着来看看。”我顿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听说你过的很不好,所以……”

    高蕾闻言一笑:“你呀,还是这么善良!当初我就是一个卖身的姑娘,承蒙你不嫌弃,还愿意跟我厮守终生,但是我没有珍惜你对我的好,现在落得这般地步,想一想,是天意,也是报应,呵呵!”

    “别这么说,你当初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权利让自己过得更好,我也的确没有理由去阻止你追求自己的幸福,你,还有冷磊,你们这些人都想让自己过得更好,只是冷磊为了这个目的,已经伤害了很多人了……”我抬头看着高蕾:“跟他比起来,你算是对我好的了,不是吗?”

    高蕾闻言,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半天,朱唇轻启:“你,还恨我吗?”

    “不恨了!早就不恨了!”我很大度的摇了摇头:“刚跟你分手的时候,我心里很难过,因为我那个时候很爱你,我虽然一无所有,但总觉得我能给你更好的生活,所以在你选择了边杰之后,我很委屈,也很不甘!而且更害怕!我怕边杰会对你不好,怕你会受委屈,怕你像以前一样,在凌晨饿肚子的时候,没人会给你买吃的……”

    “别说了!”高蕾伸手,一下就把我的嘴给按住了,最后一侧脸,眼泪稀里哗啦的就开始往下掉,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看着她的样子,我微微叹了口气,也没做声。

    房间内,很快就只剩下了高蕾的哭泣声。

    一直等高蕾哭够了,她才擦了擦眼泪,再次抬头:“韩飞,你还爱我吗?”

    “……”高蕾的话说完,我看着她,想了一下,同样摇了下头:“我不知道我还爱不爱你,但是从这里说!”我伸手,使劲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我不敢爱你了!”

    “我知道,这些都是我咎由自取!是我的报应!”高蕾说着,眼泪又流出来了。

    “过去的事,就别纠结了,既然已经过去,索性就让它过去,再提起来,反而没有意义了!”我看着高蕾坐在那里哭,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接着伸手,在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我今天在如意客栈伤了人,他们肯定会去报复的,这张卡的密码,是咱们俩认识的那天,我想你也会记得,里面还有三万多块钱,你拿着吧,租一个好点的房子,找一份正经工作,别再去那种乌七八糟的地方上班了,如果实在找不到工作,就去步行街那家胖子烧烤,那的老板叫剧丰,是我的高中同学,你跟他说是我让你去的,他肯定会给你安排一份工作的。”

    “我不要你的钱!”高蕾的睫毛上挂着泪珠,倔强的摇了摇头:“今天你救了我,我已经很感激了,我欠你太多的过往,更没有资格接受你现在的帮助。”

    “拿着吧,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在外面生活,也挺不容易的,既然你已经欠了我那么多,再多欠一点,又有何妨呢。”我拿起银行卡,放在了高蕾的手里:“我平时也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这些钱放在我手里,胡吃海喝的,几天也就糟没了,如果能帮到你,我反而会高兴一些,钱不是万能的,但它的确能让人过的舒服一点,看见你能好好生活,我也能放心。”

    高蕾闻言,沉默了一会:“韩飞,谢谢你!”

    “咱们俩之间,没必要说谢谢!”我笑着摸了一下高蕾的头发:“你早点休息吧,我走了,我在这边只是短暂的逗留一下,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了,以后你自己好好生活,有可能的话,就离社会上这些人渣远点吧。”我顿了一下:“包括我!”

    跟高蕾说完话之后,我起身就要走,却被高蕾一下抱住,她眼神迷离,对着我的唇就亲了上来,感受到她红唇的温暖以后,我有一瞬间的失神,接着伸手就把她推开了:“高蕾,别这样。”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了,我只是,很想你!”高蕾话音落,再次向我吻了上来,我短暂的犹豫了一瞬间,随后也开始迎合她,两个人很快纠缠在了一起,我可能也是太久没碰姑娘了,所以热火焚身之下,直接就把高蕾的丝袜给扯碎了。

    软玉温香,无限缠绵。

    那一夜我跟高蕾折腾了很晚,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我就一个人爬起来,开始穿衣服,我怕吵醒高蕾,所以动作一直很轻,等我穿戴完毕,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响动,我猛的一转身。

    我看着一丝不挂的高蕾,有点郁闷:“大姐,你能不能别像个鬼一样,不知道自己吓人啊!”

    高蕾看着我笑了笑:“以后你自己在外面,一定要小心一点,还有,不要信任任何人,包括甘楚东,都不要百分之百的信任他,你这个人呀,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总是别人对你三分好,你就百分的回报别人。”

    我眉头一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高蕾摇了摇头:“我就是告诉你,不要相信任何人,我跟边杰在一起的时候,也听说了不少关于甘楚东的事,总之,他这个人很不简单,根本不是你们看起来的那个样子。”

    “你说话怎么莫名其妙的,东哥到底怎么了?”

    “你别问了,我知道的消息,是周坤费了很大心思才挖到的,这个消息是他用来保命的,边杰也是在一次醉酒之后,无意间告诉了我其中的一点细节,这个消息对周坤和甘楚东都很重要,我想周坤手里只要握着这个把柄,甘楚东将来就算找到他,应该也不敢对他怎么样,但是这个消息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对你说了,就等于把边杰害了,也把你害了!”高蕾说完一番神神秘秘的话之后,对我笑了笑:“总之你记住我的话,别像以前一样,那么相信别人,就可以了!”

    “莫名其妙!”我无语的看着高蕾,我这个人不是一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既然高蕾不说,我也就没太细问,想必连边杰那种小角色都能知道的秘密,应该也不会是什么爆炸性的新闻,我伸手,在高蕾的胸脯上摸了一把之后,笑了笑:“我走了,以后你照顾好自己,再找男朋友的话,就找个正经人吧,也别把你自己的过去告诉他,男人嘴上说着不在意,但其实在心里对于女朋友的以前的经历,最敏感了!”

    高蕾凑上来,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我知道,你也保重,其实跟我比起来,你更像是一个孩子!”

    “走了!”

    话音落,洒脱的摆了摆手,随后轻轻了拉开房门,迈步走了出去,出了这个院子,我开着GL8,直接去了杨涛他们的洗浴,我到洗浴的时候,阿振和杨涛都醒了,史一刚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赶了过来,三个人正在休息大厅里斗地主呢。

    “你脸怎么了,咋还受伤了呢?”史一刚看见我脸上贴着的纱布,呲牙一笑:“阿振不是说,你去会老情人了么,怎么,来硬的,让人挠了?”

    “滚犊子,别烦我!”我伸手在史一刚的头上呼啦了一把:“你第一次见岳父岳母,什么感觉啊?”

    “别提了,他爸他妈对我倒是挺满意的,就是我挺拘谨,在她家连大气都不敢喘,去厕所的时候,连拉屎都不敢放屁,生怕给糖糖的家人留下坏印象!”史一刚咧着大嘴,侃侃而谈的吹着牛逼:“他爸说了,我就是他理想中的最佳女婿人选,糖糖能找到我这么个对象,就算是他们家祖坟爆炸,冒了百丈青烟了,他爸还说,如果糖糖敢跟我分手,就把她腿撅折,在家待嫁一辈子。”

    “你可拉JB倒吧,你黑的跟个煤球子似的,他爸能稍微看上你,就算不错了,能不能别在这吹了,一会把牛都吹死了。”阿振呲牙一笑,跟着逗了一句。

    杨涛也跟着笑了:“就是,还JB整个祖坟爆炸,咋这么能吹牛B呢!”

    “那我也比你强,这个洗浴的29号前几天接了个穿袈裟的客人,本来就够害怕了,你昨天还装道士吓唬他,缺德!”

    我呲牙一笑,看着杨涛:“你还真装成道士了!”

    “嗯!”史一刚点点头:“我早上来的时候,就看见他穿着大裤衩子,手里拿着拂尘下的楼!”

    “那也比你强,我看你就像祖坟爆炸崩出来的!”阿振再次谈定的插了一句。

    “嘿,你一个臭送快递的,都敢跟刚哥这么说话了吗?你是不是不知道,刚哥现在在龙城的名号有多响?”

    “几天不见,分不清大王小王了,是不?一个乡村黑社会,跑我们安壤装犊子来了?”阿振挽着袖子就把史一刚按在了身子底下,两个人一顿闹。

    虽然史一刚说的话十分不着边际,但是看起来,糖糖的爸妈,对他还是有点好感的,我悬着的心也落了地,我之前真的挺怕史一刚在糖糖家犯了二,再跟糖糖她爸打起来,打架倒是没啥,我就怕史一刚打不过糖糖她爸,那才尴尬呢。

    阿振我们在洗浴吃了早餐,依依不舍的告别之后,杨涛我们三个人直接开车上了高速,奔赴黑龙江大兴安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