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混子的挽歌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别两宽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别两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你觉得即使我换回了冷欣,咱们还会是兄弟吗?”我看着眼前众人,压抑的叹了口气:“冷磊,从你我认识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一直把你当做我最好的兄弟,为了你,我可以不要工作,为了你,我可以退学,为了你,就连当初张宗亮带着咱们去北京,说只能去一个人的时候,我都他妈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放弃,现在回头看看,你说我韩飞是不是瞎了眼?”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磊磊对我的说辞不屑一顾:“我出来混社会,就是想用几年的青春,去换一辈子的安稳,挺过去了,我以后就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如果没挺过去,那我也认了!既然咱们都在这个怪圈里挣扎,那就都得认命!”

    磊磊的举动,让我对他最后那一丝仅存的幻想,也彻底破灭,我扭头看向了强子:“你跟我走吗?”

    “......”强子听见我的话,顿时呆愣,满脸的纠结。

    “我问你话呢!”我这时候真的想把强子带走,他毕竟是跟我接触的这一圈人,而且他这个人胆子小,所以平时为了保全自己,往磊磊他们那边贴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打心底责怪过他,但是当我知道磊磊连我都开始利用的时候,我真的怕我走了以后,强子会莫名其妙的被卖了,还在帮他们数钱。

    “我是冷磊的弟弟!”强子沉默了半晌,声音不大的开口。

    我听完强子的回答,点头一笑:“得意时,朋友认识了我,失意时,我认识了朋友!”

    话音落,我转身就要走。

    “韩飞,你觉得你能离开这个病房吗?”磊磊向前迈了一步,在地上留下了一个血脚印。

    “面对我,你真能下的去手吗?”我看着磊磊,心中憧憬着最后一丝信任。

    磊磊点点头,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神彩的看着我:“咱们俩的区别就是,当初跟田疯子在一起,大家都去偷菜吃的那段时间,我早就发现了,什么狗屁的兄弟情义、儿女情长,都比不过一顿填饱肚子的饭来得实在,你我的本质不同,因为我已经饿明白了,而你却没有!”

    ‘叮当!’

    我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卡簧刀,直接扔在了磊磊脚下:“我在学校的时候,张啸虞教会了我,男人就该为尊严去战斗,现在离开学校,步入了社会,我肯定不能活成个篮子,我现在就走,你拦我试试!”说到一半,我又跟着笑了:“哦,对了,你冷磊在面对张宗亮的时候,对自己的大哥都能毫不手软的下手,而我韩飞,又算得了什么,呵呵!”

    说完之后,我大步流星的就像门外走了过去,而阿振和史一刚,两个人各自攥着自己的折叠刀,寸步不离的就跟在了我身后。

    我走到一半的时候,后面穿来了磊磊的吼声:“韩飞,我当初带走高蕾的时候,的确是想利用你打击张宗亮,但并没有想过要伤害高蕾......”

    ‘踏踏!’

    我听着磊磊的话,没有半分回应,依旧迈步前行。

    “今天我放你走,就当在这件事上补偿你,但是下次见面,我他妈一定亲手废了你!”

    听完这句话之后,我终于被触动了一下,扯着嗓子喊道:“随你!!”

    ‘咣!哗啦!’

    房间内,传出了很大一阵的砸东西声音。

    从出病房到下楼,我全程没有回过一次头,却早已红了眼圈。

    “韩飞,你小时候那么聪明个人,怎么会认识了这么一群人渣!”下楼之后,阿振仍旧忿忿不平。

    马路边上,几条流浪狗嬉戏打闹,嚎叫着向远处奔了过去,其中一条腿有残疾的小狗跑的稍稍慢一些,很快就被前面那几只甩下了,但很快,前面的小狗发现同伴掉队了以后,很快就跑了回来,并且放慢了脚步,一群小狗再次无忧无虑的向前跑了过去,看着这群流浪狗,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鼻涕眼泪横流,毫无形象的抱着阿振痛哭:“如果可以,我他妈真的愿意活成一条狗!”

    “可你终究是个人,不是吗!”阿振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冷磊这种人,就是喂不熟的狼崽子,过早的离开他了,对于你来说,其实是一种解脱……”

    阿振后来的话,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是在马路边上嚎啕大哭。

    冷磊!

    这个从我步入社会第一天,我们就厮混在一起,他说过因为我接他回家了,我就是他永远的兄弟,他说过因为我是他的兄弟,所以我不需要理会扈潍的想法,一切只需要跟他对话,他说过我为了他放弃跟张宗亮去北京的事,他一辈子记我的情,他说过好兄弟,我何尝不知道你也想我了,在家像个男人一样,等我回去接你!

    我们曾经在酒后,手指天空大骂艹你妈!

    我们曾经拿着一袋榨菜,喝着同一瓶啤酒,誓言神挡杀神,佛挡*,要在这个狗艹的社会上扬名立万,比肩同行!

    今天!

    就是这样一个被我视作手足肝胆的人,对我说,你永远比不上我亲哥!

    就是这样一个被我视作手足肝胆的人,对我说,你欠我的!

    就是这样一个被我视作手足肝胆的人,对我说,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废了你!

    我不敢相信,为什么我自认为我们之间牢不可破的坚固友情,还不及一张窗户纸,那么容易就被捅破了。

    我不敢相信,为什么他那么不信任我,在他的眼里,想让我去换回冷欣,最先想到的办法竟然是威胁。

    即使我知道了磊磊一直在利用我,甚至绑架高蕾的人也是他,我都没有去恨他,因为我们经历的太多的事,早就长在一起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跟我说完,让我换回冷欣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如果苍哥真的不能把冷欣要回来,那么我也决定了,就这晚,我要一个人,一把刀,去把冷欣抢回来,虽然几率渺茫,但就算折了,我也认了。

    对于骨子里仍旧雪藏着懦弱的我来说,能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我有了多么大的改变,而是在我心里,他们都是能与我相扶到老,值得我为止一搏的兄弟。

    一夜之间失去了最好的兄弟和最爱的女人,我的精神世界崩塌了。

    哭够了之后,我跟阿振说我想单独呆一会,但他和史一刚怕我真的会去拿自己换冷欣,所以说什么都不同意离开,我们三个人身上也没钱,就只能坐在露天的公园里面,任凭寒夜渐至,冻的瑟瑟发抖。

    “我也真服了这个冷磊了,去黑车线赚钱的主意是你想的,但是从头到尾,他一分钱都没给你,最后还大言不惭的让你去背锅,我真JB不明白,他厚颜无耻这股劲,是跟谁学的!”阿振叼着烟,满带不屑的说了一句。

    我坐在原地没有出声,想了半天,还是决定给苍哥打个电话,让他帮忙办一下冷欣的事,这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但我还是把电话给苍哥打了过去,第一遍的时候,电话并没有人接,直到第二遍才打通。

    “喂,苍哥?”电话接通之后,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你是找老骆的?”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的,并不是苍哥的声音,而是一个很甜美的女声。

    “对,我是他弟弟,你能让他接一下电话吗?”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你找他有什么事,跟我说也一样!”

    “我有很重要的事,必须得亲自跟他说,你告诉他我叫韩飞,他一定会接我电话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半天,这个女人再次开口:“我听老骆提过你的名字,那段时间那每天都在念叨你,说你这个小孩挺有意思的,你们是在看守所认识的吧?”

    “对!”

    “这样吧,老骆现在真的不方便接电话,等他有时间,我让他给你回话,行吗?”

    “姐,我找苍哥真的有急事。”

    那个女人见我一直在坚持,无奈的一声叹息:“算了…我也不瞒你了,老骆出事了!”

    “出事了?他出什么事了?”我听说苍哥出事了,手掌不自觉的一抖。

    “是一件很严重、很严重的事,这件事弄不好,很可能会要了骆哥的命,他现在已经离开安壤了,就连我都联系不到他,只能等着他联系我,这样吧,你如果真有什么要紧的事,就告诉我吧,等他联系我的时候,我一定帮你转告他!”

    “既然苍哥不在,那就算了!”我想了一下,再次开口:“姐,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嗯,你说吧!”对面的女人一口答应。

    “等苍哥平安了,请你务必要告诉我一声!”

    “好!”

    “谢谢!”

    “嘟…嘟……”

    挂断了苍哥的电话之后,我的心情更差了,这一天的时间里面,仿佛什么事情都在违背我的意愿发生,而且没一件是好事,我坐在漆黑的公园里面,不断地胡思乱想,精神已经开始模糊了。

    ......

    跟磊磊决裂之后,我感觉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变得毫无意义,就连李云武那些人对我来说,都在一瞬间变的没什么可怕的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彻底颓废了。

    我无所事事,人生也没有了目标,便开始每天与阿振和史一刚泡在网吧里面,一连三个月,外面的黄澄澄的秋景,早已经变成了一片银装素裹的雪景,这三个月里面,我几乎就没怎么出过网吧,没有任何人联系我,而我也不想联系任何人。

    在网吧呆的时间越久,沉溺在虚拟世界的时间越长,我对外面的世界就越恐惧,我害怕离开网吧这个地方,或者说我已经开始害怕外面那个勾心斗角的现实世界了,有的时候我会一瞬间闪出一个念头,劝自己不要这么堕落下去,但当我推开网吧的大门,看见刺眼的阳光和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之后,就觉得十分的不适应,于是便再次返回到了网吧里面,晚上玩,白天睡,吃的东西也五花八门,卷饼、煎饼果子、油条,虽然吃的东西都是最便宜的路边摊,但阿振和史一刚两个人,却宁可自己不吃,也没让我饿着过。

    三个月的时间,我暴瘦了二十斤,仿佛像高危病人一样形销骨立,因为不洗头不洗脸,人变得邋邋遢遢的,身上也充斥着一股难闻的汗馊味,现在想想,我那时候多半已经得了抑郁症了。

    这三个月的时间里面,发生了好多件大事,第一件是扈潍回来了,他当初跟的那个搞房地产的社会大哥,最近把生意重心转移回了安壤老家,磊磊他们也自然而然的归到了扈潍麾下,阿振说冷欣也是扈潍要回来的,他被李云武的人关了半个月,没少遭罪,据说他回来的时候,一双手上,就只剩下了一个指甲。

    第二件就是张宗亮出现了,他和磊磊在烧烤一条街的某个烧烤摊上相遇,两个人都喝醉了酒,起了摩擦,扈潍去了,扎了张宗亮七刀,张宗亮没有报警,也没去医院,就像在安壤消失了一样。

    第三件事情跟我有关,我把李云武打到住院的事,在安壤传的沸沸扬扬,并且衍生出了各种神乎其神的版本,韩飞这个名字在短时间内被发酵,并且脍炙人口,但没人想得到,这个他们口中能灭掉李云武的新晋混子,已经半个月没刷牙洗脸,正窝在一个黑网吧的破旧沙发上。

    我不了解李云武,但是却了解磊磊,我清楚的知道,在他眼里,冷欣在李云武手里遭的罪,都是拜我所赐,所以这笔账,他们哥俩自然而然的,会算在我的身上。

    这三个月过去,已经临近年关了,而我在阿振口中听说了磊磊的消息之后,强迫着自己打起了一点精神。

    历史的车轮不断前进,却又仿佛永远在周而复始,我们的生活绕了一大圈,好像也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磊磊重新回归到扈潍身边,

    而我,也该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了。

    【Ps:本章4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