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女战神的黑包群 > 第1624章 暴君的萌宠17

第1624章 暴君的萌宠17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东姝自然是不知道,姬慕迟还有这么多骚断腿的操作呢。

    因为这会儿靠在玉枕边上,东姝想的是……

    一会儿变成人之后,批不批今天的奏折啊。

    因为今天幸了后妃,所以姬慕迟不出意外,又没批奏折,小小的一摞放在那里,待处理中。

    自己昨天替他处理了,他也没什么反应。

    看来还可以再继续。

    东姝这会儿正在猜测,今天的奏折好不好批啊,麻不麻烦?

    姬慕迟折腾了一番,其实也很累了。

    但是因为情绪狂躁,所以整个人这儿也安分不下来。

    翻来覆去的睡不好。

    早年过于警惕,如今想放松几分,都放松不下来。

    因为睡不好这个问题,所以他不允许暗卫出现在他的寝宫里。

    这也是东姝变成人也没被抓包的根本原因。

    当然了,如果附近真有人在暗中观察,东姝也不可能变成人出现的。

    姬慕迟睡不好,东姝便慢慢用治疗术温养着他的神经。

    让他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接着一点一点进入了深度睡眠。

    听着耳边均匀的呼吸声,东姝放心多了。

    点击了自己已经冷却好的变身卡,东姝再次变身成人。

    因为刚才消耗了精神力,所以东姝这会儿有些疲惫,还有些饿。

    吃了几天的肉干,如今看到姬慕迟的案桌边上放着两盘点心,东姝眼睛都亮了。

    如今对于东姝来说,只要是食物,眼睛就可以亮。

    消耗过度,真的太饿了。

    原本东姝还在想着,要怎么样让姬慕迟给自己备点夜宵。

    胖橘吃夜宵,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能胖成这样,如果不努力吃,怎么可能达到呢?

    今天,也是为了变胖而努力的胖橘呢。

    东姝自我调侃了一会儿,然后披着姬慕迟的袍子,接着便去了案桌边上,把糕点吃了几块。

    勉强垫了一下肚子之后,这才日常开始批奏折。

    有些鸡毛大点的事情,也值得这些官员写个奏折。

    真是把他们闲的没事儿,可惜,日常办工还真得交个作业什么的。

    所以,这才糊弄的吧?

    对于这样的奏折,东姝想了想,也没含蓄。

    而是直接批了三个字:过闲否?

    东姝觉得他们就是闲得慌,民间疾苦这么多,他们……

    算了,他们也不敢提。

    提了说不好姬慕迟要发脾气,然后他们就得掉脑袋。

    所以,这是一群求生欲比较强的人。

    但是,如果他们一直不作为,那么姬慕迟这个暴君外加昏君,真的就亡国了。

    所以,治好姬慕迟的狂躁症,其实很重要。

    但是,他这种似乎是遗传,有些不太好根治。

    而且容易受季节,还有外界刺激一些因素的影响。

    如果不根治,以后还是麻烦。

    东姝摇了摇头,然后接着把剩下的奏折批完了。

    全部处理完,又是五十多分钟过去了。

    对此,东姝抬头看了看屋顶,心里哀叹一句:我来这个世界,还没用人形看过呢,天天帮儿砸写作业,真是苦啊。

    猫爸爸心里苦啊。

    铲屎官儿砸心里也苦啊。

    姬慕迟第二天一早起来,心情就不爽。

    这一点可以参见,起床气巨大,看谁都冷眼。

    同时把东姝死死的抱在怀里,就差没提刀杀人。

    这是又怎么了?

    莫不是除了狂躁症,还有其它的隐藏病症吗?

    “喵喵。”儿砸,你怎么了?

    说出来,爸爸帮你忙。

    东姝喵喵叫了两声,想帮儿砸分忧。

    结果,姬慕迟将东姝紧紧的揽在怀里,然后小声说道:“放心吧,朕不会让任何人把你偷走的,谁来杀谁。”

    最后四个字,姬慕迟是咬着牙,红着眼说出来的。

    眉眼腥红的样子,十分吓人。

    车行一早上就开始瑟瑟发抖,跟他一起抖的还有……

    一众干活的小太监和宫女们。

    但是,他们就在长宁宫当差,不干也没办法。

    所以,抖就抖吧。

    陛下一早上心情就不好,这个消息很快就比姬慕迟还快一步的传到了早朝。

    朝臣这个时候心情不免忐忑。

    特别是昨天提了两个意见折子的朝臣,这个时候更是紧张到呼吸都浅了。

    只是,等到他们看到姬慕迟的时候,还愣了一下。

    因为……

    姬慕迟是抱着猫来上朝的。

    朝臣自然是知道,姬慕迟有一只爱宠,是一只毛色发黄的胖猫。

    姬慕迟待这只猫极好,而且还起名叫皇后。

    后宫无后,可见这只猫在姬慕迟心中的地位。

    姬慕迟:……!!!

    你们错了,这是朕的小公举,小公举!

    女鹅,女鹅,不是女人!

    姬慕迟虽然宠着这只猫,但是从来不带猫来上朝。

    可是今天带过来了,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不明白,但是谁也不敢因为这么点小事去触姬慕迟的霉头啊。

    就算是这只胖猫来捣乱,他们都能忍。

    再可怕,那还能有姬慕迟提刀的时候可怕啊?

    东姝被紧紧的抱了一路,然后才从姬慕迟超小声的碎碎念里,听出了他今天如此紧张的原因。

    做梦。

    姬慕迟可能是因为昨天元妃想要虐杀东姝一事,所以晚上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的猫被人给偷了,怎么样也找不回来。

    所以,早上起来,心情不好,起床气重,骨子里的气息也跟着起起伏伏。

    如果不是东姝被他抱着,估计这会儿早朝之上,已经是血光一片了。

    因为心情不好,所以姬慕迟看谁都不顺眼。

    这如果放在平时,他早提刀了好吧。

    可是考虑到东姝不喜欢血腥味,他一直在强忍着。

    以至于忍到后来,眉眼都红了,眼底的红血丝简直吓人。

    东姝无奈之下,只能悄悄用精神力安抚了他一番。

    有些效果,但是并不明显。

    东姝还是可以感受到姬慕迟骨子里那些躁动不安的因素。

    它们在他的身体里,蠢蠢欲动,就想着搞点事情。

    东姝的治疗术治标不治本,这种事情,虽然不是头一次遇上,但是也少见。

    像是这种正常的疾病,治疗术应该是都可以轻松治愈的。

    但是碰上姬慕迟这种……

    还真是有些意外的麻烦。

    不过大概需要的次数比较多吧?

    毕竟是跟遗传因素有关系的,所以东姝也并没有放弃的意思。

    慢慢来吧。

    毕竟是铲屎官儿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