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妻凌人 > 第四百九十二章 食言而肥

第四百九十二章 食言而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半年。”向雪抿着唇,憧憬地说,“我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不知道多少倍,完成这个预定的目标,爸爸一定会很欣慰吧?”

    “当你穿上嫁衣的那一刻,他老人家才是真正的欣慰。”卫哲东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房间,把向雪吓了一跳。

    “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她忍不住责备。

    卫哲东好笑:“我在自己家里,难道也算神出鬼没?你这是用的什么形容词?”

    向雪羞恼:“我在自言自语,你为什么悄悄地听?”

    “谁让你说的声音有点大,而我的听力又太好呢?”卫哲东一点都没有抱歉的意思,反倒有点洋洋得意。

    向雪偏过头不理,露出的一段粉颈如凝脂,如白玉,让卫哲东忍不住倾身,唇就顺势落了下去,让向雪震颤了一下。

    “我们也该结婚了……虽然爷爷知道我的意思,但是明里暗里,还是盼着我们能够真正大婚。”卫哲东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呢喃着。

    “我也没说不同意啊……”向雪的声音低若蚊蚋,“那个……你求婚了,我也答应了,还要什么仪式吗?”

    卫哲东一脸欣喜,连连说:“不用,不用。”

    心里的甜蜜与快乐,就像牛奶加咖啡,缓缓地搅拌在一起。这就是幸福的滋味,他想。

    “那这个半年,我们都要小心了,别被赵淑云看出端睨,引起警觉。而且,陈焕青也常去赵氏,可能会被他看出什么来。以前我爸爸说他很适合商场,他应该会比赵淑云更容易警觉我们的反常交易。”

    “你的交易可一点不反常,就是做短线赚钱,只不过眼光精准而已。在证券市场上,这样的个案并不缺乏。”

    “那你……”

    “嗯,会有一个冤大头,屡战屡败,百战不殆。”卫哲东嘲讽地说,“或许他们会暗暗觉得好笑,只会觉得这人是个赌徒。”

    赌徒吗?赵淑云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果不是赌向氏的家产,她恐怕未必会愿意嫁给向权恩吧?明明知道,向权恩的感情是不可能给她的。

    向雪想,恐怕赵淑云更会觉得这才是正常现象。

    “至于你说的陈焕青同学,你觉得他会是我的对手吗?”卫哲东轻哼一声,抚着她的手掌顿时加大了力度,表达自己的不满。

    “当然不是,能在商场上跟卫少争一时长短的人,估计还没有出生呢!”向雪笑嘻嘻地拍了他一记马屁。

    “我还不至于这么自大,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就算我在某一方面特别出色,在其他方面也会逊色于别人。只不过对付陈焕青这种小角色,还真不在话下。所以,陈焕青不足为虑,你不用考虑他。”

    他说得很霸气,向雪倒也没有反驳。

    人家就是有这样的底气,不服不行啊!

    “好吧,卫大少爷目无余子,就是这样狂。”向雪做了个鬼脸。

    卫哲东靠近她:“可是在你的面前,我却只是个目无余色的男人而已。”

    向雪脸红:“不跟你说了,你的这份下策计划书,我还没有看完。我觉得很有操作的可能,明天得写出一个条陈出来,然后交给邓迪……唔,这种事也不用邓迪亲自出马,就是跟着指挥棒走而已的事,让邓迪做真有点大材小用了。”

    “嗯,不过邓迪也算是个知情者,你让他找人做更合适。”卫哲东用手轻抚她的发际。

    她的发质很好,滑过手指的感觉像是丝绸拂过。

    “就怕邓迪会觉得我有点公私不分吧?”向雪讪笑。

    “首先,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不是有规章制度吗?难道这个变得不重要了?”向雪惊愕。

    “所以的规章制度也是为了公司服务的,而你的决策对公司有百利而无一害。就算你选择赵氏开刀,或许是选择了一个次好的对象。但最好的对象你也一起放进篮子里就是了,以现在的资金量,可以双线出击。”

    向雪赧然:“我是这样想过的。总不能光明正大地指明要收购赵氏吧?从战略和战术上来讲,都不合适。”

    “让邓迪出面吧,你就别直接指定人了。”卫哲东不假思索地说。

    “为什么?”

    卫哲东瞪了她一眼:“你不觉得自己的手伸得有点长吗?证券部是邓迪的,你还是尊重他的权力吧。”

    向雪醒悟:“啊,我差点忘了,我把收购赵氏当成是我的私事了。”

    “既是私事,也是公事。你的事,就是公司的事,邓迪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就看你对赵氏的这些动作,他从来没有反对,就知道他早就门儿清了。放心吧,把这件事交给邓迪,一方面表示对他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对他能力的肯定。”

    “好。”向雪欣然点头。

    “你自己也可以以个人的名义,适当收购赵氏的股份。当然,就算你不收购,到时候也绝对能够拿到绝对控股权。”卫哲东说得很自信。

    向雪一脸怀疑:“你到底暗地里收购了多少赵氏的股份?”

    “比你想像的可能会多一点点。”卫哲东神秘地一笑,“现在不告诉你,免得你有心理负担。总而言之,你只管按照正常的流程走,半年。”

    他再次强调了一下时间节点,这已经是他忍受的极限了。

    或者说,是老爷子忍受的极限了。

    要是再不给个说法,老爷子可顾不上自己的那张老脸了。就算出尔反尔又怎么样?这是老人的特权!

    卫哲东想到卫老爷子一脸憋屈的模样,就忍不住想笑:“这次我摆了爷爷一道,你不知道他有多么怨念。”

    “三年之约?”向雪问。

    “嗯。”

    “可是如果半年以后……那你不是食言了吗?”向雪咬唇问。

    “只要你不嫌弃我肥,我怕什么?”卫哲东不屑一顾地说。

    “我想像不出你长胖的样子……”向雪诚恳地说。

    这是她的心里话,或者卫哲东就应该长成这样,多一分少一分都不合适。

    “看来,我还真要长胖给你看看了?”卫哲东抚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