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教主的恨

第五百七十六章 教主的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就是这一鞭,也让楚弦有所发现。

    他发现,刚在被内劲震碎的无数刀剑当中,有一把锈迹斑斑的直背长刀居然是毫发无损。

    楚弦当下是施展擒龙功,相隔数丈,将那一柄刀吸来,握在手中。

    这一次,刀柄入掌,楚玄立刻是感觉和以前大不相同。

    钢鞭携带刚猛劲气再度砸来,楚弦持刀一档,身子被力量冲击的后退十几步,但让人意外的是,这一次那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刀,居然是毫发无损,只是刀身被震的嗡嗡作响,发出争鸣之音,楚弦手掌法力,声音戛然而止。

    虽说楚弦被震的手掌生疼,但却是面带惊喜,看着手中这一把直背长刀,一脸捡到宝贝的表情。

    就是对面神教教主也是一愣。

    刚才他那一鞭,可是带着他全部功力,想着是一鞭子将楚弦直接打死,但没想到,居然是被对方随便捡来的一把刀给挡住了。

    “什么狗屁东西,给我碎!”神教教主显然执着于这件事,之前对方捡来的刀全部被他击碎,突然出现一把没有打碎的,这怎么忍。

    所以教主铁鞭化作点点繁星,眨眼之间击出数百次,如同密集的雨点,上下左右全部覆盖,恍若真正的铁雨落下,避无可避。

    楚弦只是在境界上不如神教教主,对方鞭法神妙,楚弦刀法也不差,甚至光以刀法来论,不比对方的神龙鞭法差多少。

    所以这边楚弦持刀,同样是左右横扫,同样是眨眼之间百道刀光扫出,对上教主的鞭法。

    这次对撞,叮叮当当碰撞巨响响成一片,如同疾雨落瓦,霹雳啪啪,连绵不绝,这一次,后退的依旧是楚弦,但虽然被逼退十几步,却是没有落败,更没有被那密集如雨的铁鞭影打中一下。

    充其量,只是稍逊下风而已。

    神教教主是真的有些惊着了,对方都不是武圣,居然就可以和自己打成这种局面,只是稍逊下风,若是有朝一日对方成长起来,成了武圣,那不是分分钟要自己的命。

    不行,这种人必须除掉。

    而且对方手里的钢刀也是丝毫未损,显然不是凡品,便不说比自己的玄铁九节鞭强,也绝对不差。

    想到这里,神教教主更是在心中狂骂,暗道那小子是什么运气,随便捡一把刀都能堪比自己千辛万苦弄到的神兵,这气运也了不得啊。

    “死,必须死!”教主杀红了眼,不过这时候,身后有人吼道:“王八羔子,我要你的命。”

    扭头一看,是之前那个疯老头。

    血莲老者此刻瞪着眼杀过来,神教教主看都不看,甩手一铁鞭抽过去,现在的教主已经是杀气腾腾,谁来他杀谁。

    尤其是他早就将这疯老头当成楚弦的同伙,所以直接动手,在他眼里,这疯老头虽然是武圣,却是远不如自己,若能一击灭杀,一会儿会减少很多麻烦。

    所以教主动手,绝对十分果断。

    九节鞭带着杀意,当头朝那血莲老者砸过去,这一招打的极为突然,那血莲老者反应慢了半拍,躲不开,情急之下,单臂一档。

    嘭!

    九节鞭重重砸在血莲老者的手臂上,巨大的力量压的老者身下刀剑蹦碎,血莲老者也是发出一声惨叫。

    不过教主再次看走眼了。

    血莲老者虽不如他,却也不像他想的那么差,尤其是教主没看出来,这位血莲老者,乃是一位横练的武圣,肉身之强,堪比兵器,以肉身硬抗一下,居然也只是小臂受伤,而且这么一下,算是彻底让这血莲老者发狂。

    “我要你死!”血莲老者瞪着血红的双眼挥动一双肉拳,疯了一般攻来,和教主厮杀在一团。这血莲老者痴守血池五十年,这本身就说明此人偏执无比,本身就有些疯癫,五十年就是等血莲成熟,最后居然是眼睁睁看着被人夺走心血,可想而知,这会如此的刺激他。

    再加上一路追赶,怒气积累,又被神教教主九节鞭打在手臂上,剧痛骨裂,直接是让血莲老者陷入疯狂。

    连续猛攻之下,居然也是打的神教教主有些狼狈。

    显然,暴怒疯癫的血莲老者实力比之前提升了许多,神教教主不傻,他也看出些许端倪,尤其是对方用的武功,似乎有所耳闻。

    “这好像是疯魔血手印,相传这门武功是血手老人所特有的武功,极为歹毒,你,你莫非是五十年前失踪的血手老人?”神教教主开始发问,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弄错了一件事,若对方真的是失踪五十年的血手老人,那就未必是那贼小子的同伙儿,而且仔细想想,贼小子根本是慌不择路的乱跑,应该是偶然遇到这血手老人的,也就是说,自己可能是弄了乌龙,打错了人。

    只是他现在想要停手,血手老人也不会停手,说了几句对方根本不搭理,没法子,神教教主只能继续应对,两尊武圣级别高手对招,自然是惊天动地。

    那边楚弦见状,就想趁机离开,只是刚才他是全力应对神教教主,此刻体内血莲药效是压不住了,直接井喷爆发。

    这种情况下,楚弦只感觉体内热流涌动,也幸好之前楚弦修成阴阳调和真气,否则直接吞吃血莲这种极品补药的后果,不会毒死,但肯定会被无穷无尽的真气憋死。

    好在阴阳调和之气,不光是可以调和寒冰真气,这种血莲的至阳至刚的真气,也同样可以化解调和。

    只是这个过程,楚弦不能动。

    盘膝坐下,楚弦就是不想调和炼化都不行,也幸好眼下那神教教主和后面的血手老人厮杀对招,顾不上楚弦,不然现在的楚弦,根本没有丝毫反击之力,只能是仍人宰割。

    眼下的情况,就是如此的特殊,如此的惊险,楚弦只能是尽量加快速度,炼化血莲的力量。

    而且经过之前修炼阴阳调和真气,吸走左堂主毕生功力,就已经是碰触到武圣的门槛儿,如今再加上这天地神物血莲花的滋养,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若是给楚弦时间,将血莲花炼化,那么他便可以一具突破瓶颈,成为武圣。

    这对于楚弦来说,是一个机会,但同样,巨大的机会伴随着巨大的凶险,一旦神教教主和血手老人回过神来,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估摸这两位会立刻调转枪头,联手灭杀楚弦。

    所以,必须抓紧时间。

    楚弦闭目,一声不吭,开始修炼。

    此刻他身上,血色弥漫,真气涌动,因为血莲是至刚至阳之物,所以他仿佛是在被火烤一样,最麻烦的是,这火不在别处,就是在他体内,就是想要避都避不开。

    另外一边,血手老人和神教教主两尊武圣正在厮杀,按照实力修为,是神教教主略高一筹,但血手老人的疯狂却是远超神教教主,所以两尊武圣居然是半斤八两,打的难分难解。

    “确认是血手老人无疑了,这疯魔血手印,也只有他才会,而且火候这么深,至少得有六十年以上的功力,不好对付啊。”神教教主咬牙切齿,他一边过招,一边仔细思谋整件事情。

    越想,越觉得不对。

    他和血手老人,必然是一场误会,肯定是那贼小子做了什么招惹了血手老人,结果自己紧跟着过去,那血手老人肯定是将自己当成了那贼小子的同伙儿。

    “没错,一定是这样。”神教教主心中那叫一个气,他想开口解释,可根本没有机会,血手老人红着眼睛,疯了一般攻击,甚至是不计后果,招招是要人性命,歹毒无比。

    没法子,神教教主也只能先见招拆招,想法子说话。

    很快,两大武圣级别的高手就过了百招。

    这时候,神教教主一眼扫到那边正在盘膝练功的楚弦,当下是气的哇哇叫,吼道:“血手老人,停手,咱们之间必然有误会。”

    血手老人不吭声,掌影翻飞,让人目不暇接。

    神教教主更气:“你这老蠢驴,你看那边。”

    盛怒之下,神教教主和血手老人对了一掌,趁机说道,要说武功和修为,神教教主的确更高一筹,但要说单纯的掌力,毫无疑问,是血手老人更强。

    人家的疯魔血手印可不是浪得虚名,是真的厉害。

    所以这一对掌,是让教主吃了暗亏,但这一切都值得,因为血手老人也是扭头看过去,刚好看到楚弦周身红色的真气弥漫,头顶,更是有一团烈日一般的光华,隐约之间,有莲花飞舞。

    当下,血手老人愣住了。

    “这是老子的血莲,他竟然敢吃老子的血莲。”

    看出问题,血手老人不和神教教主打了,而是疯了一般冲向那边楚弦,看到这里,神教教主是大声叫好。

    他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那贼小子顺手拿了血手老人的东西,这才惹怒了血手老人,结果是自己给背了锅,也就是说,他和血手老人无冤无仇,根本没有必要打这一场。

    如此,神教教主已经是恨楚弦入骨,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