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1号傲妻:宫少,别硬来 > 第551章 阿宸,来了

第551章 阿宸,来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51章 阿宸,来了

    沈安安眼皮动了动,似是听到了有人喊她。

    大脑里,无边无际的白色。

    那是濒死的颜色,犹如掉入了虚空,什么都没有。

    耳朵里,呼隆呼隆的声音敲击着耳膜。

    她还有心跳,她还活着?

    有人在喊她。

    喊她“小乖……”

    沈安安心里一股难掩的凄凉,她竟然都没有看到宫泽宸最后一眼,就这样憋屈的走了么。

    眼前无尽的白,慢慢变成灰色。

    她知道,等灰色慢慢变成黑色,也许她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宫泽宸轻唤着,将奄奄一息的她小心翼翼的抱了出来。

    软软的身体,几乎失去了重量一般的轻。

    直到将她拥入怀里,那种失而复得的感受却还不真实。

    沈安安感觉身体忽然一阵,眼前的黑,犹如墨汁掉入水中,慢慢散开,又仿佛变的清晰。

    恐惧再一次占满她的心,凝聚着最后的斗志。

    “你……你们……别白费力气……别想拿我去威胁……他不会来的,不会让你们这些人得逞……”

    宫泽宸听着,却心中犹如刀绞。

    他的小乖……在濒临死亡时该是多么的无助与绝望。

    声线发颤,“乖,小乖,我来了。”

    “……你是谁?别想骗我!”

    “是我,宫泽宸!”

    “宫……”

    琥珀色的眸,倏然睁开。

    她的眼睛仿佛耀眼的星辰,瞬间被点亮。

    唇瓣,泛着青紫。

    苍白的脸却笑的那般开心。

    “阿宸……我,我就知道……你会来。”

    一句话,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说完,便彻底晕了过去。

    直升机落地,宫泽宸迅速抱着沈安安上了飞机。

    钟诚一行人也陆续跟了上去。

    再一次起飞。

    公园的人无不仰头注目。

    孩子们看到真的直升机更是兴高采烈。

    “我认识,这是直升飞机!”

    “好大,妈妈我也要!”

    “傻小子,真的直升飞机要好多好多钱呢!”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就是直升飞机很贵啊!”

    成年人看到的却不是孩子那么单纯。

    “这哪里来的直升飞机?城市上空不可以又私人飞机出现的,这飞机有适航证吗?”

    “难道是八大家族的?”

    “八大家族也不一定谁家都有私人直升机,即便是有,也不敢轻易在城市上空飞行,或者随意降落。”

    “那能是怎么回事?谁这么牛?那明显是私人飞机。”

    “怎么?你还想举报咋的?”

    “这样私自驾驶飞机当然得举报,这是妨碍公共安全……”

    就在所有人的议论声中,直升机渐渐飞离人们的视线。

    秦牧之在直升机上准备了一切的最高端的抢救设备,还有两个小护士跟着。

    “快把安安放下!”

    宫泽宸照做,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两个护士迅速的给沈安安罩上氧气面罩,测量血压,脉搏,心率监测。

    秦牧之则直接抽血化验。

    护士汇报,“血压,脉搏,心率基本正常。”

    秦牧之点头,现在就等血液化验。

    他的手上都是世界最顶尖的设备仪器,很快便出了结果。

    看着屏幕上血液化验数据,秦牧之终是松了口气。

    “血液里没有异常,幸好营救及时,如果再晚一些,造成脑缺氧,会直接影响神经系统,那就不好办了。”

    宫泽宸眉头紧锁,内心的焦灼噬心般的疼着。

    很有可能,就差那么一点,造成终生的遗憾。

    他不敢去深想。

    他怕自己无法承受那个可能,连想象都足以窒息。

    紧张情绪却没有丝毫的缓解,一双深沉如海的眸,一直盯着沈安安没有移开过。

    钟诚气愤不已,“这帮孙子!别让小爷抓住,非得把他们也埋到里面,让他们尝尝是什么滋味!”

    秦牧之拍了拍宫泽宸的肩膀,“圣和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放心!”

    这时,江河那边有了消息。

    “老大,人扣住了,但……是个送外卖的。”

    言外之意,就是真正的绑匪金蝉脱壳了。

    钟诚一听,一拳捶在掌心,“我靠!”

    宫泽宸沉声命令,“先把人带回去,慢慢审!”

    “是!”

    此时,什么事情他都不想去顾及。

    他只要他的女人平安。

    直升机落在圣和医院主楼顶的停机坪上。

    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医生护士行动迅速。

    虽然秦牧之说没事,可还是将沈安安推入重症病房做了更为详细的检查。

    “昏迷应该就是缺氧所致,再加上精神紧张,受到惊吓,我给她注射了安定剂,让她好好睡一觉,醒过来再做检查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宫泽宸点了点头。

    看着女人那张脸依旧苍白着,心里也跟着一阵阵的钝痛。

    “那我先出去,有事随时叫我。”

    “嗯。”

    秦牧之走出病房,却看见门口蹲着一个人。

    头埋在双腿上,隐约有低低的啜泣声。

    秦牧之站在原地,看了几秒,慢慢的走了过去。

    从兜里掏出纸巾。

    “别哭了。”

    冬儿抬起头,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急忙问,“嫂子怎么样?”

    刚刚一行人急匆匆抬着沈安安下来,直奔重症监护室。

    冬儿想问,却也插不上话。

    那个阵势,真的把她吓傻了。

    她不知道沈安安到底经历了什么,受了多重的伤,自责的恨不得想杀了自己。

    “你说话啊,嫂子怎么样了?”

    “很严重是吗?”冬儿小脸瞬间垮下来。

    不严重,怎么可能进重症监护。

    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是我没看好嫂子,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哭着蹲下身,愧疚的无法自已。

    不多的几次见面,这个女孩儿总是跟他针锋相对。

    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泪流满面的模样,竟是觉得……很有意思。

    “确实,有些严重。”

    冬儿再一次站起来,“嫂子到底伤到哪里?到底怎么了?”

    秦牧之言道,“现在因为极度缺氧还在昏迷状态,不醒过来,无法做进一步检查,所以……”

    “不行,我要去看看嫂子。”

    “你不能进去,这样会打扰病人休息。”

    “我也是学医的,也许我有办法救嫂子!”冬儿说着就往里闯。

    秦牧之道,“这样紧急情况,还是西医的方法更为直接有效,现在只能等她醒过来。”

    冬儿现在心整个都是乱的,竟是没有反驳。

    “是我没看好嫂子,如果嫂子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也不活了!”

    说着,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忽然,病房的门开了。

    宫泽宸黑着脸走了出来。

    “吵什么?”

    冬儿满心愧疚,抹了一下眼泪,低着头。

    “老大,您惩罚我吧,是我没照顾好嫂子,一切责任都有我来承担,您怎么罚我都行!”

    “你担的起码?”宫泽宸冷声道。

    他是生气的,只是他更是生自己的气。

    冬儿却被问的语塞。

    是啊,她担不起。

    抬头,看了一眼病床上躺着的沈安安,那张苍白虚弱的脸,哪里还是平日里和她开玩笑的元气少女?

    刚刚隐忍下去的泪水,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对不起老大,对不起……”

    说完,捂着嘴转头就跑了。

    她无法再在这里呆下去,满腔的自责已经让她无言面对老大,面对嫂子。

    奔跑着离开,却撞上了正过来汇报工作的钟诚。

    钟诚一个趔趄差点儿没站稳。

    “冬儿,这是……”

    错愕的呆了几秒,才回过神,疾步走过来。

    “老大,照您的吩咐,我们已经将公园后门的工地封锁起来了,

    那群孙子果然是有反侦察的能力,撤的很干净,没有留下太多线索,

    不过,我们发现了这个!”

    钟诚拿出了一个证物袋,里面有一小节烟头。

    “DNA比对明天就能出来,我们已经跟辖区警署打了招呼,这次嫂子的绑架案,我们会协助调查,

    宋昊哲,沈若兰等人也都被扣押在警局,

    但这群人现在都处于意识不清的状态,无法提审。”

    “意识不清?”秦牧之问道。

    “对,他们应该是被那帮孙子迷晕后,嫂子才被带走的,

    但是对那几个人进行了抽血化验,却没有发现任何迷幻剂的痕迹。”

    宫泽宸转头,秦牧之也正好看过来。

    两人再一次想到了一起。

    秦牧之:“走,我过去看看!”

    “什么情况?秦大师要亲自出马了?”钟诚调侃道。

    知道嫂子没事,他们的心里也都放松了不少,后续就是抓住那帮孙子的事,就好办了。

    秦牧之怼过去一拳,“别贫了,赶紧走,过了时间,化验准确率就低了。”

    玩笑归玩笑,办正事的时候钟诚哪里会含糊。

    两人离开,宫泽宸才回了房间。

    在床边坐下,执起女人纤弱的手,满眼的心疼。

    她的手很软,有些凉。

    宫泽宸将另一只手也覆了上去,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

    呵了口气,又吻了吻她的指尖。

    整个动作轻的,好似手上捧的是一件稀世珍宝,稍稍用力就会碎掉一般的珍视。

    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生怕一转眼她就不见了。

    几天都没有好眠的他,也终是有些不支,不知不觉竟是睡着了。

    手,始终握着她的手,一点都不敢放松。

    直到感觉有人在摸他的脸,才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

    女人苍白的脸上,一双琥珀色的眸正看着他,眼底盛满了笑意。

    “阿宸,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