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掌贵 > 第五五四章 省油的灯

第五五四章 省油的灯

作者:弱水西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窦氏很郁闷。

    她失算就罢了,还被人骂了。

    被骂就算了,还要面对程紫玉抛出的一个个质问!这种大帽子能随便乱扣?还拿了郡主,将军和皇子身份来压人?

    她倒是敢说敢嚎,自己却不敢不解释!

    窦氏连道失算,心下将程紫玉凌迟了一遍又一遍。

    区区一个商女,竟有这等气势。

    这与程紫玉的第一次交锋,看来是要输。

    原以为南巡中这么个小小商女能脱颖而出全靠运气,此刻看来,是自己轻敌了……

    而在众人眼中,程紫玉一脸义愤填膺的怒意,咄咄逼人的气势,顿时与窦氏的心虚形成了鲜明对比。

    有人忙着点头,手指不远处的人工湖边,那里朱常珏与李纯正在说话。

    可不是?新郎官和自家男人分明在对面站着,珏王妃怎会看错?真是眼瞎吗?挑拨使坏才是真吧?

    踏步而来的宾客顾及颜面,不好意思上来看热闹,却也在附近观望了几眼。窦氏此刻被架在了尴尬处,丢的,正是朱常珏的颜面。

    倒是不少人在惊讶,程紫玉如何半点不惧?也没有点到为止要退步之意。这过分的咄咄逼人,是有心要与珏王妃杠上?

    对部分嗅觉灵敏之人来说,却忍不住多想。这是不是正是一个信号?程紫玉的暴怒和胆大,是不是正是李纯之意?……

    程紫玉气势不改,压根没给窦氏开口的机会。

    “入画,今日的果碟里可有准备核桃?你记得给珏王妃送一盘去补补。”

    朱常哲忍不住想笑。

    他先前看中的人,战斗力就是这么好。

    可惜了,不是他的。

    但他也不愿缩在女流之后。

    当然,他也嗅到了此刻微妙且有利于他的局势。程紫玉与他一个战线,正好会把不少人的注意力和李纯心属的方向往自己身上带。这是个好机会。

    他幽幽开口道:

    “单有核桃也不管用啊!来人,去买一百斤核桃,莲子和决明子来,装了礼盒给珏王妃送去。”

    核桃补脑,决明子亮眼,谁都知道。莲子……清心?

    噗,这是骂人?骂人心里有污秽,脏了要清?

    程紫玉点头,“哲王倒是提醒我了。入画,今早外祖母那里不是蒸了枸杞核桃莲子糕吗?外祖母没吃,正好端来给珏王妃补补。”

    不少人都在捂嘴笑,魏虹更是憋笑憋得胸口直颤。

    听懂了。

    都听懂了。

    将军夫人大威武!

    这是在骂珏王妃老眼昏花,老态龙钟,和那祖辈老妇一般需要滋补。

    窦氏脸色已极为难看。

    小人得志,太猖狂了。可她心下在骂,脸上还是一脸笑意啐。

    “哟,瞧瞧你二人,这么一搭一唱,一呼一应,配合默契的,本王妃看走了眼倒是一点都不奇怪!”

    “珏王妃这话便更无理了。我与哲王不计前嫌,不但没与您计较,还愿意化干戈为玉帛,为您身体着想关心照顾您,怎么到您那儿就成了配合了?照您这么说,合着您看走眼记错事不是您眼神和记性不好,还得怪我们不小心走进了您的视野?”

    “好利索的嘴皮子!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我认错就是!”窦氏认栽,只能当做云淡风轻,笑着赔起了罪。

    “是我不对。我记性不好,郡主和哲王莫要放在心上,其实我就是想赞你们男的俊,女的美,一时看你们高兴,这便口不择言了。不是故意,也没有要让谁下不来台。”

    窦氏身份摆那儿,堂堂王妃亲自道歉,程紫玉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但朱常哲则忍不住挖苦。

    “所以嫂子除了眼神不好,记性不好,口舌也不好?什么叫口不择言?思想支配不了口舌,究竟是口舌的问题,还是心思的问题?”

    朱常哲的口舌向来是利的。在场还有哪个听不懂,这是在骂窦氏心思动机不良。

    窦氏有几分烦躁,还真狗皮膏药了?怎么甩都甩不掉了?

    “好了好了,我一张嘴可说不过你两个,我便先告辞了。”

    “等一等!”

    程紫玉再次开口。

    “趁着大伙儿都在,为免因着珏王妃的口误产生什么不好的言论,我还是要解释一番的。

    我之所以与哲王走在一起,是因程府门前,我祖父咳疾发作刚回去服药,我相公又前去招呼了珏王。哲王到的时候,前门正好没有主子招呼着。

    贵宾大驾不好怠慢了。既然珏王是我相公招呼,那哲王这里,为了公平起见,便由我来招呼了。诸位,可以理解吧?珏王妃,您能理解吧?”

    程紫玉不得不防对方拿这事做文章。本就是小事,但就怕有人生事。她自然是宁可众目睽睽下说干净了……她不愿扯上朱常珏,也不愿被朱常哲绑定了!她就是这个意思!

    “知道了,都是误会。敢问将军夫人,本王妃能走了吗?”

    “且慢!”

    这次却是朱常哲喊了停。“您倒是认了错,但您是不是忘记道歉了?本王还没娶妻,是无所谓,被您这么空口白话就算了。但郡主是新婚,今日回门原本是大喜。在主人家的地盘上说了晦气话,珏王妃不管是有口还是无心,也都该向郡主道歉吧?”

    窦氏哼了一声,眼神凛了凛,随后点头。

    她突然又笑开,拉了程紫玉的手,还真就郑重其事道了个歉……

    “今日我便含糊些,先赔个不是。待明日,我亲自上门赔礼道歉。将军府和哲王府,我都会去的!”窦氏似乎瞬间风度又回来了,笑着扬长而去……

    程紫玉一听就开始烦了。如此,是不是又给她一个机会上门?堂堂王妃上门赔礼,总不好赶回去吧?

    窦氏一离,众人也散了大半。

    “男宾席面就在湖那边,您自己过去吧!”程紫玉冲朱常哲道。她有几分气堵,既为朱常哲的画蛇添足,也因他的故意之举。

    “好了,莫恼。我占了你便宜,多谢你了。”朱常哲谢了声,带了极浅淡的一笑。

    程紫玉点了点头。

    “你知道就好,那么你记得,欠我一个人情。”

    “我记下了!”

    两人就此别过,各自连头都没回。

    程紫玉身边的桂儿连头皮都要挠破也没想明白。

    “哪来的人情?您气什么?他谢您什么?”

    “奴婢也没懂。”柳儿也摇头。

    “他们啊,没有一盏省油的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