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1068章 替他处理伤口

第1068章 替他处理伤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68章  替他处理伤口

    白夏坐进邢一凡的越野车里,这霸气的车子,配上她轿小玲珑的身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反差美。

    也令邢一凡不由多看她两眼,白夏开车的技术倒是不错,不过她不太清楚附近的医院。

    “你知道这附近有医院吗?”白夏问道,她也没用导航。

    邢一凡想了想,突然觉得去医院太浪费时间了,他现在只想回家休息。

    “算了,不去医院了,你送我回家吧!”邢一凡倚靠在副驾驶座上休息。

    白夏立即担忧道,“可是你的伤口需要消毒再清理一下啊!”

    “你来做就行,我家里有药箱。”邢一凡说完,语气坚定道,“回家。”

    “可我什么也不会。”白夏真不是自贬,而是她根本没这方面的经验。

    “我教你。”邢一凡薄唇轻吐出声,真得有些累了。

    白夏见他要求回家,那她只能驶向回家的方向了,还好,这条路她下午过来的时候记住了一下,只要驶上一条主干道,一路开到市中心她就清楚路了。

    白夏小心的开着他的车,车厢里过于安静,她不由在停红绿灯的时候,发现身边的男人竟然侧着首睡着了。

    白夏还轻声的唤了一句,“邢一凡,你睡了吗?”

    男人没有回答她,想必就是睡着了。

    白夏叹了一口气,想想他今天也是够累吧!

    白夏开了半个小时的车,终于到了小区的门口处了,她驶进了地下停车场,停好车之后,白夏打开了车灯,凝视着旁边沉睡的男人,她还真有些不忍心叫醒他呢!

    不过,让他继续睡在车里也不是事啊!白夏只好硬了硬心肠,伸手拍他的肩膀,“喂,邢一凡,到家了,下车吧!”

    邢一凡那片浓密卷翘的长睫,染下一片阴影部分,此刻,他的长睫缓缓微掀,露出一双难得迷离的眸光,他坐起身,左右看了一眼。

    “到家了,我们下车吧!”白夏轻声说道。

    邢一凡点点头,率先推门下车,白夏也赶紧拿起包下车。

    邢一凡伸手扶了扶额,他其实是没有睡好,有些头疼。

    可是白夏却以为他很晕,赶紧上前伸手扶住他没有受伤的手臂,“我扶你回去。”

    邢一凡微怔,看着关心他的女孩,他怎么能拒绝她的好心呢?但是她这么娇小,扶着他,他倒是受累。

    所以,他干脆伸出手臂往她的肩膀上一揽,把半个身躯倚靠在她的身上。

    白夏只感肩膀重量一沉,虽然令她有些吃力,但是,她还是非常小心的揽着他的腰,扶他走向电梯的方向。

    却不知道,头上一双略有些玩味的笑眸在凝视着她。

    为了假装真得要晕的感觉,邢一凡给她施了一些压力,白夏走到电梯的时候,额头都有了一层细汗。

    “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白夏关心的抬头问他。

    邢一凡眯着眸道,“大概失血过多,有点头晕。”

    白夏脸上闪过一抹焦急,“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只要休息一下就行。”邢一凡此刻大部分都是装出来的,他现在的精神只是略显疲倦,让他再干一架的力气还是有的。

    白夏扶着他一起进了他的房间,邢一凡坐在沙发上,白夏便赶紧道,“快脱下衣服,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邢一凡朝她道,“药箱在第二相柜子里,去取过来。”

    白夏立即走到他储存药箱的柜子面前,拉开,从里面提出一个白色药箱来,里面准备着一些纱布和消毒酒精。

    白夏转身之际,只见沙发上的男人已经脱了西装外套,此刻,修长的手指正熟练的挑开他衬衫的扣子,若隐若现的结实胸肌在衬衫后面彰显。

    白夏的俏脸蓦地一红,她想看又不敢看,提着药箱别着脸。邢一凡脱下了衬衫,直接露出上半身来,而他在车里急急包扎的纱布上此刻还能看见染出的一片血迹。

    看着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白夏立即瞠着眸,也不顾什么男又授受不亲了,赶紧蹲下身到他的身边。

    “伤得这么严重啊!”白夏拧着秀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从箱子里拿出剪刀,把纱布剪开。”邢一凡朝她说道。

    白夏立即回头找到了一把剪刀,她轻轻的沿着纱布一层一层的剪开,染血的纱杂脱落下来,而最后的那一层,已经血迹斑斑和伤口紧紧粘连在一起,白夏看着,都感觉疼了。“撕下来。”邢一凡却低沉命令一句。

    白夏立即咬着红唇,满脸心疼的看着他,“会疼的。”

    “如果你不撕下来,你怎么给我清洗伤口,重新包扎?”邢一凡的俊颜,却是云淡风轻,仿佛受伤的不是他似的。

    白夏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种时候,换作是她,早不知道要嚎几嗓子了,说不定得疼得哭天抢地。

    “真不疼吗?”白夏一双眼睛猛眨着,水汪汪的。

    邢一凡倒也不算太疼,不过,能在他的忍受范围之中,听着她这么问,他也不想逞强,眯着眸道,“当然疼。”

    只有说疼,她才会更加心疼吧!

    白夏看着那粘连着他肌肉外番的伤口,她觉得好心疼啊!

    “撕下来。”邢一凡低沉再说一句。

    白夏只好拿着聂子,摒住呼吸,一点一点的撕扯了下来,而露出来的伤口令她心都要揪紧了,只见中指长的伤口在他结实的手臂上血肉外翻。?“我觉得你应该要缝针。”白夏觉得这样的话,伤口是无法恢复的。

    邢一凡看了一眼,目光透着期待的问道,“你针线活怎么样?”

    白夏听到他这么问,立即瞠着眸道,“你…你希望我给你缝?不不不…我做不来,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你只要回答我好不好。”邢一凡看着她这副吓哭的样子,不由好笑。

    白夏针线活还是不错的,她眨了眨眼道,“我曾经用我的衣服给朵朵缝过衣服,还行吧!”

    邢一凡俊颜一僵,他只好道,“好!从里面找出线来,准备好给我缝几针吧!”

    白夏觉得这种活简直要她的命,她哪里敢下手啊!

    邢一凡眯着眸道,“我相信你的技术。”

    白夏自已都没有把握,不过,她此刻也别无选择了,谁让他不去医院呢?

    “那万一以后你的伤口恢复得很难看,你可不能怪我哦!”白夏只好提前和他打招呼,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竟然真得敢给他缝针。

    邢一凡扯唇一笑,“好,不找你麻烦。”

    “肯定会变成蜈蚣一样难看的。”白夏一边说,一边从里面找出了缝针的工具,邢一凡教她怎么使用消毒液,再用酒精清洗伤口,白夏为了让他的伤口好起来,加上邢一凡不断的鼓励她,和她聊天说话。

    白夏只用了几分钟,就把邢一凡的伤口,用线给缝合了起来,只是缝合的样子真难看,想必以后恢复了,也是一条狰狞的伤疤。

    可这对邢一凡来说,男人多一道疤算什么?得看这道疤是谁缝出来的。

    白夏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整个人都汗湿了一遍,因为她真得好紧张啊!这会儿她还是有些脑袋空白的,但是,她也发现她竟然胆子这么大,敢做这种事情了。

    邢一凡依靠在沙发上休息,白夏收拾好了他的大药箱之后,便说道,“我回去洗一个澡再过来看你,你饿不饿要不要吃什么?”

    “你会煮什么?”邢一凡的确有些饿。

    “我会泡面。”白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又补了一句,“我家还有。”

    邢一凡这会儿还能有什么挑的?他只好道,“好!你过来的时候,顺便把泡面带过来。”

    白夏见他愿意吃,不由也开心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