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1058章 互录指纹

第1058章 互录指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58章  互录指纹

    白夏吃过晚餐,也没有立即离开,她想收拾桌面被邢一凡给拒绝了,白夏只好抱着朵朵,站在厨房门口 ,看着男人洗盘子。

    对于邢一凡来说,虽然他的家世好到令他足于不用做什么,但是,高中之后,他离开父母独自在国外居住,也养成了自已动手的习惯。

    甚至很多时候,他都不愿意亮出自已的家世,他更愿意更能力证明自已,低调的过他自已的生活。

    邢一凡洗好盘子,转身就看见身后的女孩,他突然有一种想过来拥抱她一下的冲动,不过,这股冲动他忍下来了。

    白夏也正好抬头看他,两双目光在安静的房间里触碰上,白夏立即有些羞赫的垂下眸抚摸着朵朵。

    灯光下,她的一张俏脸有些白里透红,红得有些不自然,邢一凡眯了眯眸,迈步出来之际,他擦干净的大掌便覆上她的额头。

    白夏立即怔怔的让他摸着,刚退下的温度又升上来了,像她这种发热是有一个持续退热的过程。

    白夏看着他的表情,他的手抽开,她自已摸了一下,才发现自已的额头又烫了起来。

    “怎么还会发热?”白夏有些苦恼。

    “回去吃药吧!”邢一凡说完,把朵朵从她的怀里抱着走向了沙发上,把朵朵放下之后,转身朝她道,“你相信我吗?”

    白夏有些不解的看着他,“相信你什么?”

    “我要你的房门密码。”邢一凡的目光深邃望过来。

    白夏立即脑子空白了几秒,要她的房门密码?白夏有些懵,但是她第一个念头却不是拒绝的,因为她相信他。

    邢一凡语气低沉几分,“不肯给吗?”

    白夏眨了眨眼,就点点头,“好啊!我…我有时候不在家的时候,你也可以帮我看顾一下是吧!”

    她想着,总得编一个答应他的理由吧!不然,她答得这么乐意,他会不会觉得她很随便啊!

    邢一凡突然迈步过来,扣住她的手便走到了他的门口处,白夏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的时候,邢一凡打开门,站在他的高级指纹锁面前,他修长的手指正在那里操控着, 没一会儿,他朝白夏道,“把大母指按上去!”

    白夏这才明白,原来他是要她的指纹录进他家的门锁啊!?白夏犹豫着,只闻一句低沉笑声,“怎么?不给我看家吗?”

    白夏扑哧一声笑起来,“好啊!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会替你照顾家的。”

    说完,她伸手过来,录下了她的指纹,那么从现在起,她可以随意进他的家,他也可以随意进她的家了。

    这…这算什么关系呢?

    很快,来到白夏的家里,把邢一凡的指纹给录进去了,从现在起,虽然隔着两道门,但是,他们都可以随时进入对方的家里。

    录完之后,邢一凡就在白夏的家里,替她倒了一杯温开水,把药配好放到桌面,“记得吃药,吃完早点休息。”

    “哦!好,谢谢你!”白夏真心的感激道,他就像是一个暖心的哥哥,对她细心的照顾着。

    想完,白夏突然有一种冲动,她脱口而出道,“邢一凡,我可以认你做大哥吗?”

    邢一凡快迈到门口的身影突然僵住了几秒,他头也不回道,“不可以。”

    说完,他便拉开门出去了。

    白夏被拒绝了,这令她微微怔愕,为什么不可以啊!难道他想做朋友?

    这一晚上,白夏吃完药也没有上床睡觉,她还在床上编写了一下剧情,只是把她和邢一凡的相处记录下来。

    到了十点半的时候,她终于困得熬不住了,倒头便睡了。

    在隔壁的一间书房里,邢一凡坐在台灯之下整理着资料,他微拧的剑眉之下,那双精光内敛的目光,闪烁着冷静与睿智的光泽。

    而他旁边堆积的是复杂的商业报表,混合着中英文的资料,对他来说,显得毫无压力。

    邢一凡看资料到了凌晨一点,他喝了一杯水,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合上电脑的时候,他清空的脑海里,便第一时间涌上了对白夏的关心,也不知道她现在睡了没有,在不在发热了。

    白夏吃了药虽然还有些发热,但是,不严重了。

    清晨,白夏还是八点就起床了,她摸了一下额头,已经不怎么发热了,量了一下体温,低烧三十七度五。

    白夏也是不想让邢一凡操心了,她一早就把药给吃了,而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她立即起身过来开门,还看了一眼猫眼,是邢一凡。

    “早啊!”她打开门,看着一身正式西装的男人,挺拔的身躯,里面打底的是白衬衫,深色细格领带,令他浑身散发着一种禁欲的精英气质,手腕上那块看着昂贵的腕表,闪烁着幽蓝冷光,和他非常搭配。

    “你要去哪儿吗?”白夏好奇的问道。

    “陪你吃完早餐,我要去见几个客人。”邢一凡说完,看了一下腕表,“九点之前送你回来。”

    “你时间紧张吗?那我随便在家里吃点吧!你去忙吧!”白夏真不想让他为难,她又不是小孩子。

    其实也只有在邢一凡面前,她被照顾得像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其实平常的话,她活得非常的顽强,像一颗野草,扔哪里都能成长的。

    “足够时间,出门吧!”邢一凡却愿意陪她吃早餐。

    白夏立即冲进房间,抓起包就出来了,其实还是担心担搁了他的时间。

    “回来记得去我家喂一下朵朵。”邢一凡进了电梯,朝她叮嘱一句。

    “好的,朵朵交给我。”白夏弯唇一笑,还好,早上的电梯人不多,一路到了停车场,邢一凡的车子驶出了小区地下门口,驶向了附近那家早餐店。

    坐在早餐厅,上餐也很快,白夏早上的胃口不错,邢一凡看着她气色正常了,寻问一句,“还在发烧吗?”

    “三十七度五,我出来的时候吃了药,应该快好了,别担心我。”白夏抬头答了一句。

    “中午记得也吃药。”邢一凡叮嘱一句。

    白夏立即扑哧一声笑起来,“怎么我在你心里,像是一个三岁小孩吗?”

    邢一凡的目光紧缩了一下,他的确对她生活上的介入过多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眼里,好像她真得像是一个小孩似的。

    “我只是关心一下。”邢一凡执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早上以后别喝咖啡吧!对胃不好,喝点热牛奶之类的,暖暖胃。”白夏也关心他。

    邢一凡放下咖啡杯,那尚还有半杯的咖啡,他接下来就没有再喝了。

    白夏倒是没查觉到她的话这么奏效。

    邢一凡快到九点的时候把她放在小区门口,他的黑色越野车立即调头离开。

    白夏抿唇笑了一下,突然觉得内心里好像充盈着什么,暖暖的。

    她去了附近买水果再回家。

    邢一凡的身影出现在陈良的公司里,他要了一个会议厅,把陈良手下几个重要的股东叫过来了解情况。

    有几个四十出头的男人,由于身处公司里的高位,面对着一个年轻律师的寻问,他们表现出了几丝不奈烦,可是,邢一凡却并没有因为这两个人的不奈烦,而放过任何他想要得到的答案,他的目光散发着一种冷锐气息,盯得让人有些发毛,仿佛他是一头不好招惹的野兽。

    “邢少爷,我们也不是犯人,你这样拷问我们,我们可真是有些受不了啊!”有一个男人脸色非常不悦道,他一进来就没有配合过。

    邢一凡把他的神情都看在眼里,他怀疑这次的资金诈骗案件,是公司内部人员双向操作,否则,陈良不可能在伪造的文件上签字,导致一年之内,他的钱被合理的盗取出去。“我不过就是例常的寻问,难道刘总就不想追回公司这笔巨款吗?”邢一凡语气尖锐的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