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1055章 莫名的感动

第1055章 莫名的感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55章  莫名的感动

    在离商场不远处的一座公司地下停车场,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冲出来,宛如一柄利刃划开密集的雨水,直奔商场的方向。

    邢一凡的目光坚定的眯紧,当他的目光掠过旁边一个公交站台,那密集躲雨的人群,他不由想到白夏也在其中,她穿得那么单薄,这会儿大概要淋成落汤鸡了。

    白夏这会儿真得要淋湿了,只见一位带着孩子的大妈突然挤了过来,白夏也不愿意挣抢位置了,她后退一步,把能遮住雨的一小片地方让给了这位大妈和孩子,而她举起了一个衣袋子遮挡着脑袋。

    旁边的士根本都不会靠停,大概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跑车吧!

    这个公交站四周都很空旷,离商场也远,不管去哪里,只要步行一会儿,就要全身淋湿,因为这场雨太大了。

    大到仿佛在头顶上,有人倾盆倒水下来。

    地面也有了一片积水,就在这时,一辆轿车根本不顾公交站的人,还驶了过来,直接一片水渍就朝人群溅来,而白夏也成了倒楣的一员。

    她身上的衣服都快拧得出水来了,在一片骂咧之中,她那双被雨水笼罩的眼睛看向了来路的方向。

    她在等着邢一凡的那辆车,她有一种坚定的想法,他来了。这么大的雨,他为什么要来呢?

    白夏等了十几分钟了,其实,让她等再久,只要他会来,她都会站在这里,淋着雨等他。

    二十分钟过去了,终于,在那一群打着双闪的车群里,突然有一辆非常霸气的越野车驶向了这边,黑色的车身,显得那么的高大夺目,闪烁的车灯仿佛恶魔之眼。

    虽然看不清楚车牌,可是白夏有一种肯定,那是邢一凡的车。

    邢一凡在狂刷的雨刷器里,就看见了这个车站站台挤满了人群,而这时,他的目光锁定了那已经浑身淋在雨丝里的女孩。

    她头顶举着一个袋子,浑身都暴露在雨丝里,但他看见了她双兴奋的朝他望来的眼神,白夏伸手朝他挥了挥。

    邢一凡还是没有停在公交站台的位置,他往前驶出了五十米才停下,这会儿,他根本来不及找雨伞,他拿起旁边放着西装外套推门下车。

    他修长的身影迈进雨丝之中,他紧护着西装外套过来,他深色的衬衫瞬间淋湿了。

    白夏此刻,她的心里简直感动得想哭,看着那个全身湿透的朝她狂奔过来的男人,她也赶紧奔向了他,虽然只有五十米的距离。

    可是在冰冷的雨丝里,这一段距离已经很长了。

    “邢一凡…”白夏叫他的名字,因为担心他淋湿的衣服。

    而就在两个人靠近的时候,邢一凡扬起了怀里的西装,直接展开遮在她的头顶上,他的健臂自然的一揽,就把浑身湿透的女人带向了他的车的副驾驶座上。

    白夏的鞋子也已经湿了,在成了小河里的街道上,她根本顾不上了。

    邢一凡拉开副驾驶座,把她送了上去,白夏手里的衣服袋子也被他接过放进了后车厢。

    在门关起的那一瞬,白夏的目光担心的看着他绕着车子回到驾驶座上。

    而这个时候,邢一凡浑身也是在滴着水,那一头早上打理得非常有型的墨发,已经被雨水淋得贴在他的额头上,他的五官也湿满了水珠。

    “快擦一擦。”白夏抽了纸过来,就往他的脸上抹试着。

    邢一凡抬头看着她连自已都来不及擦,就往他的脸上擦,他扣住她的手腕阻止道,“先擦自已。”

    说完,他倾身过来,替她把安全带给扣上,他也扣上之后,便踩下油门驶向了他们所在的小区方向。

    “对不起…你全身都淋湿了。”白夏真得很自责,因为来接她,他全身都湿透了。

    邢一凡扭头看她一眼,“我没事,你也不用自责。”

    谁也没有料到这样的暴雨说来就来,有些猝不及防。

    可是白夏的内心还是自责啊!她这会儿完全顾不得自已淋湿的事情,她看着他也淋成落汤鸡就觉得心疼。

    因为他是那么的高贵优雅,他就像是一个王子一般,不过受这样的罪的。

    “哈欠…”白夏突然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同时因为浑身的冷意,令她环着手臂激灵灵的颤抖起来。

    这会儿才意识到,在入冬的时候淋湿了一身,真得好冷啊!邢一凡立即把暖气开到了最大,可是,还是无法拯救此刻的冷意。

    这时,邢一凡的车子驶进了小区的地下停车场,白夏已经冷得连连几个喷嚏了。

    车子快速停在位置上,邢一凡推门下车,快步过来副驾驶座上,白夏推门下车的时候,由于没有踩踏板的时候好滑,她湿透的鞋底,突然一个打滑,她惊呼一句,便朝门口的男人扑去。

    邢一凡迅速健臂揽住她的腰际,把她紧紧按在怀里。

    两道湿透的身子紧紧的贴触在一起,白夏微微喘息着,抬头看见邢一凡低下注视的眼,她羞窘的后退一步,“谢谢。”

    “赶紧回去洗一个热水澡。”邢一凡说完,扣住她的手腕就往电梯的方向走。

    白夏这会儿也顾不及拿什么衣服了,她真得要冷死了。

    一进电梯里,白夏环着手臂,也不由的打量着身边湿透了衣服的男人,深色的衬衫紧贴着他的身躯,依稀能看见他那结实的六块肌肉,多看两眼,都让白夏的心脏急跳起来。终于到达了十八层,邢一凡在电梯一开,他的手立即扣住她的手腕牵她出来。

    白夏按开指纹锁,回头朝他道,“谢谢你,邢一凡。”

    “别再说这些,赶紧洗澡。”邢一凡的目光里,分明闪烁着对她的担忧。

    白夏推门进来,她也赶紧跑进了浴室里,把全身的湿衣衣鞋都脱下来,站在淋浴头之下,她发颤的身体,才有了一种被温暖包围的感觉。

    她轻轻的吁了一口气,站在温水里,她的脑海里,却是刚才在雨丝里,邢一凡推开门不顾一切朝她奔来的身影。

    这一刻,白夏的眼泪突然涌上眼眶,不是水珠,是她的泪水,感动之极的眼泪。

    因为从小到大,她很久没有被一个人如此重视过了,连父亲都没有为她做过这样的事情,而邢一凡却做了。

    在旁边的浴室里,邢一凡也在洗澡,他全身湿透了,不过,他倒是没有后悔这么做。

    如果他不来,看着那混乱的场景,她恐怕连公交车都挤不上去。

    莫名的想到她站在公交站台旁边淋雨的样子,她纤弱的身影让他在那一刻,突然有一种想法,如果可以,这辈子,他想把她保护在身边,免她惊免她慌,免她风吹雨淋。

    除了家人,邢一凡从未如此对一个女孩生出这么强烈的保护欲。

    白夏终于洗了一个热水澡,她出来的时候,有些昏昏沉沉的,她倒了一杯开水,披着一件厚外套坐在沙发上,她伸手摸了一下额头。

    不知是不是刚洗澡的原因,她觉得额头有些热,一定是刚洗澡的原因吧!

    白夏这么想着,也是对自已的身体有自信,不会淋这一场雨就生病的。

    就在这时,她听见敲门声,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她赶紧兴匆匆的起身过来开门。

    门开了,门外站着邢一凡,他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一头墨发还有些湿润,显然没有吹干就过来了。

    “你怎么样?还好吧!”白夏抬头朝他寻问道。

    邢一凡却看见她明明刚淋过了雨,这会儿却白里透着红的脸蛋,他剑眉拧了一下,他的大掌就探了过来。

    烫手的温度,该死的,果然是发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