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1051章 他的关心

第1051章 他的关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51章 他的关心

    叶佳媚不由勾唇一笑,“即然你爸让我过来,我当然要过来了。”

    白夏还是不愿意请她进门,她有些厌恶道,“你走吧!我会向你爸交待的。”

    “白夏,我们可是一家人,有你这么把我这个继母拒之门外的道理吗?”叶佳媚就是想要进去看看。

    白夏气得咬着唇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别打扰我的生活。”

    叶佳媚朝她道,“你只要开门让我看一眼,我就走。”

    白夏立即看穿她的想法,叶佳媚只不过是想过来看看她过上什么样的生活了。

    白夏也不想和她纠缠下去,她按下了指纹锁,推开门,朝她道,“你要看就看吧!”

    叶佳媚迈步进来,白夏的装修都是精装房的风格,也没有多气派,只是非常的温馨舒服。

    叶佳媚走进她每一个房间看了一眼,她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好在白夏也没有购买什么贵重的家具,只不过是一般的装修。

    白夏站在门口,在叶佳媚环着手臂一脸打量的转了一圈之后,她便打开了门,朝她道,“现在,你可以走了吗?”

    叶佳媚必竟还是老姜,她看着白夏气恼的表情,她笑着坐在沙发上,“怎么?你是希望我走了之后,你好和隔壁那个小伙子偷情吗?”

    白夏气得微瞠着眸,“你…你胡说什么啊!”

    “没想到,你长着张清纯乖巧的脸,倒是没想到,才搬来几天啊!就和隔壁的男邻居打成一片了,果然没妈教的人,就是这样,不知廉耻。”叶佳媚冷嘲热讽出声。

    白夏听完,脸色气得青白,她怒叫道,“你还有脸提我妈,我妈是怎么离开的,你心里有数。”

    叶佳媚假装一脸不知情的表情,“你妈怎么离开的,我怎么知道啊!我只听你爸说,她想不开,跳河了。”

    “那也是因为你背地里使心机手段逼她的。”白夏气得怒声直指。

    叶佳媚突然笑得得意起来,“那要怪,也只能怪你妈承受能力太差了,这种小事也值得去死,你看我,我不也熬过来了吗?谁让你父亲有钱就花心呢?”

    “你住口。”白夏气得浑身颤栗起来,她第一次和叶佳媚提到母亲的事情,可这个女人一脸悔改都没有,还如此洋洋得意。

    年轻的白夏,到底不是叶佳媚这种经验才道,又内心强大的人的对手。

    “我说错了吗?要怪就怪你爸吧!你恨我干什么,恨他啊!”叶佳媚还想着离间白夏和白世泽的感情。

    就像之前一样,白夏不想见到这个父亲,也就不会出现打扰他们的生活了。

    可是白夏也不是那个天真单纯,一心逃避的人了,听着叶佳媚的话,白夏立即冷声道,“我不会那么蠢了,就算我爸有错,但是,他始终是我爸,我是不会离开的。”

    白夏的话,也把叶佳媚给气着了,白夏果然有心机了,这样都刺激不到她了。

    “那就等着吧!看看是你在你爸的心里重要,还是我一双儿女在他的心里重要,你始终得不到宠爱的。”

    “这是我和我爸的事情,和你这个外人无关。”白夏咬牙反驳。

    叶佳媚立即气得瞪她一眼,“牙尖嘴利,你会后悔和我作对的。”

    说完,叶佳媚也不想呆在这里了,她出门的时候,立即把门狠狠甩得震响。

    白夏刚才被她刺激着,她心弦绷着,可此刻,她还是不争气的眼泪涌上来,咬着红唇,眼泪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她也没有擦,她替母亲不值得,为什么要离开?让位给这种女人?

    就在这时,她的房门又被按响了,白夏立即就以为是离开的叶佳媚还要回来干什么,她狠狠擦了一下眼睛,走到门口,想也不想的拉开门,朝门外气急道,“你还想…”

    干什么几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她就震住了,因为门外站着的,不是叶佳媚,而是单手插着裤袋的邢一凡。

    白夏那还未擦干净的眼泪,就挂在眼角,看着门外的男人,她惊慌失措的做了一个举动,她又重新把门给关上了。

    关上门之后,她就赶紧拿着衣袖去擦试着眼泪,她想要假装没事,假装很开心,很快乐。

    白夏才擦着,门外的门铃声又响了起来,白夏急急的朝门外道,“等一下。”

    说完,又怕门外面的男人等得急,她擦完了一通眼泪,转身就打开了门,只见门外的男人,那双深邃的目光定定的打量过来。

    白夏立即有些无措的朝他笑了笑,那红着眼眶的微笑,看着有些令人心疼。

    “对不起,眼睛刚才进沙子了。”白夏勉强的找着借口,因为,她才不想让邢一凡知道,她是因为伤心才哭的。

    不然,她这个借口连她自已都不相信,邢一凡还会相信才怪。

    “那个女人是谁?”邢一凡低沉寻问,刚才他坐在家里,听见门外面传来了很大的一声关门声,他以为她出什么事情,就立即过来敲门,可还是看见她哭红了双眼。

    “她是我的继母…”白夏说完,又有些狠狠道,“她什么人也不是。”

    “她跟你说什么了吗?还是吵架了?”邢一凡的目光一直盯着她,可是白夏也假装在收拾,不让他看她泛红的眼睛,和那含怨的面容。

    “我和她一直不合,见面不是吵架就是互相看不顺眼,习惯了,没什么。”白夏的语气倒是平静,仿佛她没有受到任何委屈似的。

    邢一凡的心弦绷紧,此刻,他也不能为她做什么,这必竟是她的家事。

    白夏也有些不好意思,她不想自已这副样子让他看见,她朝他道,“我真得没事,谢谢你过来,你回去吧!”

    一边说,白夏有些心不在焉的去收捡桌上的东西,却因为一只靠柜子边沿较近的花瓶,因她的手肘一碰落地。

    “砰…”的一声震响,白夏吓得整个人激灵一缩。

    邢一凡立即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声线低沉,“伤着你没有?”

    白夏赶紧摇摇头,“没有。”说完,看着满地的碎片,她就想清理掉。

    邢一凡突然扣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到沙发上,按她坐下,命令道,“坐好,别乱动,我来打扫。”

    白夏微愕抬头,邢一凡已经去她的阳台上找打扫的用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