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1039章 白夏的家世

第1039章 白夏的家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39章  白夏的家世

    白夏回到邢一凡的别墅里,白夏便非常自觉的上楼去收拾东西了,看着这间她只住了五天五夜的房间,莫名的,她还真得很喜欢这里的一切,有些舍不得离开。

    可是,她怎么好意思继续赖在这里住下去呢?吃他的,用他的,还让他每天一日三餐的照顾自已,真得非常麻烦到他了。

    而且,因为她在这里,占用着他很多的时间。

    白夏提着手里的东西出来,刚到玄关处,邢一凡修长的身影就倚靠在那里,见她出来,他迈步过来,伸手就把她手里的包给接了过去。

    白夏心头感动,医生让她暂时不要提重物,没想到,他这么细心体贴,连这一点也都照顾着她。

    “谢谢啊!”白夏也不记得这一段时间对他说了多少个谢谢了,好像他每做一件事情,都让她感动得想说谢谢。

    邢一凡只是默默的提着她的东西下楼,而且下了楼也没有放下,朝她道,“我替你送过去。”

    白夏嗯了一句,然后,她看向朵朵,朝他问道,“我可以带着朵朵住两天吗?我保证一定会还给你的。”

    邢一凡想到她上次停电吓了一跳,有只猫陪着她会更好点,他也没有坚持了,“你带上吧!”

    白夏抿唇一笑,这个时候,朵朵正好在沙发上看着她,她走过来,抱起朵朵就笑着揉它的小脑袋,“跟妈妈回家玩两天好不好?”

    “喵…”朵朵像在开心的回应着她。

    邢一凡提着她的东西出了门,白夏也按开了她那边的指纹锁,推开门,邢一凡提着她的东西上楼,放到了她的房门口,他看了一眼抱猫上来的女人,“有什么事情,可以打我电话。”

    “嗯,谢谢。”白夏抿唇一笑,点点头。

    邢一凡倒是干脆,转身就要走,白夏看他就要走了,也不知道心里哪根弦搭错了,赶紧叫住了他,“邢一凡…”

    邢一凡站在楼梯口处,转身看过来。

    白夏看着他,一时情绪起伏有些激烈 ,“我…”

    “你想说什么?”邢一凡眯了眯眸,等着她的话。

    “我…我就是想说,谢谢你这几天对我的照顾,我会铭记以心的。”白夏一脸真诚感激的说道。

    邢一凡淡应一句,“不必。”

    说完,转身之际,邢一凡那深邃幽暗的眸底,分明闪过一丝失落,还以为这个女人要感动得向他表白呢!

    白夏站在楼梯处,目送着他下楼,她微微呼了一口气,她在这里渡过了一年的时光,和一只猫,每天自言自语。

    却不知道,遇上邢一凡之后,是她这一年里最精彩的故事,住在他家里的那几天,也是她人生里,仅能数得过来的温暖时光。

    白夏正呆呆的想着什么,突然她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惊讶一下,难道主编大人催稿来了?

    她拿起来,却是微微抽了一口气,是她父亲的,几乎一年没有联系的爸爸。

    白夏深呼吸一口气,接起,“爸爸。”

    “小夏啊!你怎么回事?你回国都一年了,也不联系我,你现在住在哪里?”那端白父的声音显得很气恼,也很失望。

    “爸爸,我很好,别担心。”白夏抿了一下唇,一时之间不知道聊什么。

    “小夏,回家来一趟,让爸爸见见,也有三年没有见你了。”那端白父对于这个常年在外的女儿,想尽一尽做父亲的责任。

    “现在吗?”

    “对,就今晚,回家吃顿饭。”白父由于内疚,还是很想见见她。

    “哦!好,我今晚回家,你们没有搬家吧!”白夏好奇的问一句,其实是很讽刺的一句话。

    那不是她的家,所以,她不确定父亲的家会不会搬离。

    “哦!搬了,我一会儿发地址给你,最近两年,爸爸换了一个更大的别墅。”

    “哦!好,你发地址给我吧!”白夏应了一句。

    “转眼你都二十三了,爸爸也想你啊!早点回来。”

    “好!”白夏应了一句,那端白父便先挂了电话,明明是两父女,可白夏却没什么可聊,仿佛这个父亲在她的心里,早就遗忘了。

    白夏想到晚上要回家里吃饭,她还得赶一点稿子,便把朵朵抱进房间,她准备了一下便工作了。

    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五点了,白夏收拾了一下,选了一条时尚点的碎花洋裙,淡描了一下妆容,她想,还是把朵朵还过去吧!

    她怕自已回来得晚,朵朵一个人很孤单,她开车出来,到了邢一凡的家门口,她抱着朵朵按响了他家的门。

    没一会儿,花园里的方向,邢一凡一身黑衣黑裤的身影迈过来。

    “邢少爷,朵朵还给你,我晚上要出门,怕不能照顾它。”

    隔着铁门的门距,她就把朵朵送进来了。

    邢一凡把朵朵接回怀里,便拧眉寻问一句,“你去哪?”

    “我回家见我爸爸,我可能晚点回来。”说完,她笑道,“我先走了。”

    看着她坐进车里,邢一凡想到她的脚刚好,低沉叮嘱一句,“小心开车。”

    “我知道,我也是老司机了。”白夏嘿嘿一笑,最后留给邢一凡的,是她明媚的笑颜,而她白色轿车已经驶离了。

    邢一凡抱着朵朵,可是脑海里却涌上一件事情,到底这个白夏是什么身世?莫名的,他产生了好奇。

    她独自生活一年,连受伤也找不到一个照顾她的家人,邢一凡想着,这份好奇便强烈了起来了。

    而他知道查询这件事情,可以找一个人,大哥那位非常能干的助理,韩阳。

    邢一凡回到大厅里,拿起手机便拔通了韩阳的电话。

    “喂!二少爷。”那端韩阳对他非常的尊敬。

    “韩助理,能不能麻烦你替我查一个人的信息,先别告诉任何人。”邢一凡启口道。

    “好的!请问你要查什么人信息。”

    “一个叫白夏的女孩,今年二十三岁,生日八月二十号。”邢一凡说出他所知的信息,这是上次收拾白夏的东西时,看见她桌面上的一份合同,上面有她的出生信息。

    “二少爷想查这位小姐关于哪方面的信息?”

    “查查她的家世背景吧!”

    “好的!给我点时间,有消息我立即打给你。”韩阳非常精干道。

    “好,我等你电话。”邢一凡说完,挂了电话,意识到自已对白夏的兴趣,他的神情有几秒的怔愕。

    白夏沿着父亲所发的地址,她慢慢的在一处附近的地址寻找着,这是市中心的高端住宅区,据说这里的楼盘已经是市中心最高的楼价了,能在这里买得起房,又是别墅的,家境都不一般,必竟这地段,有钱也是抢不到的。

    白夏知道父亲这几年的公司又壮大了,但她从未奢求过家里的钱,因为父亲的身边早就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带着一儿一女占据着父亲的一切。

    父亲是一个非常不安分的人,他早年就拥有很多的女人,白夏从当年的伤心难受,到现在的淡然无视。

    不过,厉害的是父亲身边那个生了一儿一女的女人,却始终坐着她白太太的位置,安然无恙。

    不像母亲那么的脆弱无助,接受不了父亲游戏人间的生活方式,写了一份遗书之后,便早早就结束了自已的生命,抛下红尘俗事,扔下她面对这个复杂的家庭。

    白夏的车子停在小区旁边的车位上,她提包进来了,刚进来,保镖便让她登记,“小姐,请登记你的详细信息,并且写下访问的户主名字。”

    白夏写好了,那保镖一看,惊讶的问道,“你是白先生什么人啊!”

    “我是他最大的女儿。”白夏自嘲的回答一句。

    “哦!我还不知道白先生,有这么大的女儿呢!”保镖惊讶了一句,三年来,他是真没见过。

    白夏也不奇怪,她便走进小区里去了,保镖还好心的给她指了一个方向,白夏沿着宽敞的小区道路,看着门牌号码,终于,她站在一间中大型的别墅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