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1031章 盘问她

第1031章 盘问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31章  盘问她

    白夏还在睡梦之中,梦呓一般的回了一句,“你谁啊!”

    那端的某个人,明显生气了,“我是你隔壁的,赶紧过来。”

    白夏终于知道他是谁了,不过,她好困,这大清早的,能不能让她睡饱再说?昨晚赶稿子,真得很困耶!

    “那个…我好困啊!能不能让我再睡会儿。”白夏朝那端请求了一句。

    那端的男人,却是一口拒绝了她,“不行,十分钟之内不到,后果自负。”说完,挂了电话。

    白夏这会儿真得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她不想和她亲爱的床分离,她能睡到天昏地暗。

    可是…

    好吧!那个男人的话比闹钟还有效,她硬是把自已从睡梦里逼了出来,她坐起身,一头长发凌乱的披在身后,她拢了一下赶紧下床。

    要命啊!她好困。

    闭着眼睛洗刷了一遍,白夏来到衣柜里,随意的取了一条运动裤,短t恤往身上套,套完之后,她拿起手机,晕呼呼的下楼。

    一头长发,也随意的在脑后一束,她平常也是宅在家里更多,所以,打扮的话,她几乎不想,不过,老天倒是赏了她一副天生丽质的脸蛋。

    白夏出门的时候,也是迷迷糊糊的,终于来到了邢一凡的家里,她按响了门铃。

    很快门拍哒一声开启了,白夏推门而入,她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走进了大厅里,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喵叫声传来。

    “喵…”

    白夏的脑袋这才清醒了不少,赶紧看着朝她走来的朵朵,俯下身,就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又揉又抚,仿佛要把这几天的想念都补回来。

    朵朵在她的手里,也非常享受她温柔的抚摸,撒娇似的在叫着。

    而这时,从二楼方向,一道修长俊美的身影迈下来。

    深色的衬衫,配上修身西裤,一副社会精英栋梁打扮的邢一凡,当真是帅气有型,走在街道上,那也是回头率超两百的大帅哥。

    白夏的目光不由多瞟了两眼,正好她现在灵感欠缺,需要吸一吸帅哥的高颜值,为她的新作品创作灵感,而邢一凡无疑给她来了一个完美男主人设的真人版。

    她暗暗的咽了一下口水,不得不吐槽一下,虽然他人品不怎么样,可是这副皮囊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呢?

    果然老天是公平的,给了他帅气的外表,就一定会给他一颗恶魔的内心,哼!这样的男人,照样不惹人喜欢。

    邢一凡眯着眸,看着抱着他的猫的女孩,他迈步走到了沙发上,慵懒的坐下来,此刻,他和白夏的姿势,就像是一个大少爷,在面对着他平凡的小丫头似的。

    “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的?”邢一凡挑眉,目不冷峻的看着她寻问。

    白夏一怔,这个男人查户口呢!

    “嗯哼!我叫白夏,反正打扫房间这种事情,应该不需要工作经验吧!”白夏从容的回答道。

    “你最好还是老实交待一下,你现在做什么工作。”邢一凡不许她打马虎眼。

    白夏虽然身为知名漫画师了,可是,她才不会告诉他呢!万一他无聊去翻看她出版过的漫画,要知道,那可全是少女幻想的剧情,他一定会嘲笑自已的。

    “我目前无职业,纯粹玩的。”白夏轻松回答他。

    邢一凡突然冷笑一句,“你是不好意思说?还是羞于启口你现在的职业?”

    白夏俏脸一红,这个男人难道会洞悉人心吗?她忙有些急道,“我怎么不好意思说啊!我又没有干见不得人的事情,再说,不就是打扫你家里吗?需要这么认真查问吗?”

    邢一凡俊颜微沉,“那你说说,是你家里非常有钱,还是你现在被有钱的人包养着,才能住上我对面那栋别墅?”

    白夏听完,立即明白他在想什么了,她气得瞪向了他,“你别污辱人,谁被包养了啊!那是我小姨的房子,我目前住在她的家里,你有意见吗?”

    邢一凡看她的表情,也不像是说假话,不过,这个答案,还是令他不由的有些满意,至少这个女人不是富人圈养的金丝雀。

    正打量着这个女人,邢一凡不由拿手轻遮了一下薄唇,这个女人多大了?竟然连衣服还会穿反。

    “在你打扫之前,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的上衣穿反了。”邢一凡好心的说道。

    白夏立即低下头一看,果然她胸前空白一片,并不是她那可爱的胸前图案了,她俏脸一红,天哪!好糗。

    “借用一下洗手间。”白夏赶紧把朵朵放下来,她就朝一楼的洗手间过去了,在洗手间的镜子面前,白夏红着一张小脸把衣服换了过来。

    邢一凡却是摇摇头,终于见到一个比妹妹还笨的女人了。

    白夏换好衣服出来,邢一凡告诉她打扫工具的存放地点,他就抱着朵朵出来院子里逗猫了。

    而白夏呢?打扫他整间别墅,简直没有天理。

    白夏由于在自已的家里打扫了一整年了,打扫出了一套经验,要从哪里开始,她心里有数。

    因为这两套别墅的格局是一样的。

    邢一凡逗着朵朵,没听见大厅里的声音,便知道这个女人从楼上开始打扫下来了。

    白夏从顶楼开始的,她先了抹玻璃,楼梯扶手,一路到了二楼之后,她再从顶楼开始一间一间房间拖地下来。

    到了第三楼,她拖完了两间客房之后,她站在主卧室的面前,心想着,要不要进去拖一下?

    这可是这个男人的房间,她应该不会看见不该看见的吧!比如乱扔的套套,或者女人遗落的内衣内裤之类的。

    白夏想着,还是推开了房门,她做好的心里准备,顿时在看见那整齐的主卧室时,她微微暗哇了一下。

    没想到这会是一个男人的主卧室里,太整洁,太干净了,简直比她的还要整齐,这个男人莫不是有强迫症吧!

    连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的。

    不过,空气里那一丝属于男性的荷尔蒙气息,还是令白夏赶紧俯下身去拖地,拖完之后出来,她松了一口气。

    时间也不知不觉就从七点半,到了九点,而白夏的身影,终于站在了一楼的大厅里,只有这一层了,她已经累得背部都汗湿了。

    不过,她平常赶稿子,活动活动筋骨也是好的,她提着水桶走到了院子外面,准备抹一下落地窗,冷不丁的就看见草地上,朵朵仰躺着,露出白肚皮,让这个男人给它舒服的揉搓着。

    白夏不由忌妒起来,明明朵朵是她一手养大的,为什么这个男人一出现,朵朵就变心了呢?难道朵朵也知道他长得比较帅吗?

    邢一凡听见身后的动静,回头过来,就看见白夏拿着加长的抹布,正在给他擦落地窗,看着这个女人上下熟练的动作,看来平常没少干。

    白夏由于住着小姨的别墅,她是非常爱护小姨的家的,所以,没事,她就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邢一凡看着看着,就看见白夏每一次在往上抹的时候,她那件t恤就变成了吊腰性质了。

    那露出来的半截腰身,纤细雪白,柔轫性极佳,令他竟想着去丈量一下,那腰有多细。

    白夏可不知道自已竟然走光了,她继续抹着,一路抹完之后,她已经累得够惨了,正准备提桶回去,冷不丁的一瓶水递到她的眼帘。

    她真得快渴死了,她立即伸手接过,也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谢谢。”

    说完,她抬头看了一眼递给她水的男人,她谢什么啊!不是因为他,她需要累成狗吗?她赶紧在心里收回了这句话。然而,好巧不巧,她手里这瓶水的瓶盖设计得也实在紧。凭着她的手劲,竟然拧不开。

    她正暗暗无语的时候,手里的水被男人抢了过去,他只是轻轻一拧就开了,再盖上递给了她。

    白夏一愕,接过水,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她眨巴了一下眼睛,还是有些错愕他会这么好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