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1029章 配合演戏

第1029章 配合演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见邢一凡这句话,躲在窗帘后面的白夏,立即在心底冷笑一句,想你了?才怪。

    明明朵朵是看见她进来了,才兴奋成这样子的,这个男人和朵朵一年不见了,朵朵早就忘了他了。

    而且,她捡朵朵的时候,才不过是小猫咪呢!

    白夏只以为这个男人一个人回家了,没想到,很快就听见了女人的高根鞋迈进来的声音,紧接着,一道有些夸张又嗲的女声传来,“哇!好漂亮的猫咪哦!一凡哥哥,这就是你的猫吗?”

    说完,楚可可也蹲下来,打量着笼子里的小野,“好像抱一抱,摸一摸哦!”

    邢一凡却并不想让她摸,他干脆连笼子也不打开,朝楚可可道,“你想喝什么?”

    “我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一凡哥哥给我的,我都喜欢。”楚可可一脸娇滴滴的表情,而且,她的眼神里可是流露出非常强烈的暗示哦!

    都在邢一凡的家里了,她真希望邢一凡不要对她这么客气,只要他想,她做什么都愿意。

    这让躲在窗帘后面的白夏,立即捂着嘴,微瞠着眸,原来这个男人竟然带着女人回家?这孤男寡女的,万一一会儿在她面前上演着什么,那她不是被迫欣赏一场大戏吗?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在她的面前上演什么亲热戏,她才不想观看呢!

    免费都不想看。

    而此刻,由于白夏所躲的窗帘,是层层叠叠的厚窗帘,一时半会还让人发现不了她。

    而笼子里的小野,可是知道女主人就有那里的,此刻,它依然非常的兴奋,在喵喵的叫着,它不知道,为什么女主人就在那里,不过来抱它呢!摸它呢?

    白夏看着朵朵叫得这么热情,她的内心是感动而欢喜的,可是,这会儿,她真得只想好好的躲着,等这个男人不注意的时候,她就离开。

    当然,说不定一会儿,这个男人就会带着这个女孩上楼去办事,而她正好趁着那个时机逃开,那不是完美吗?

    白夏在心底算计着这一切,而这时,透过窗帘,她能看见那个高大的男人拿着一瓶水递给那个女孩。

    “谢谢一凡哥哥,我可以参观一下你的别墅吗?”

    “没什么好看的。”邢一凡淡应一句,自然不想让她上楼翻看他的东西。

    他最讨厌别人乱动他的东西了。

    楚可可听得出来他的意思,立即笑了一下,“嗯,那一凡哥哥,我们聊天吧!”

    邢一凡坐在沙发上,拿过旁边的ipad翻看了起来,显然,他也不太想要聊天。

    可是,楚可可看着他这副样子,她立即有些失落,她暗暗的咬着唇,难道她的存在,还没有ipad好看吗?

    “一凡哥哥,你这里开了空调吗?怎么有点儿热啊!”此刻的楚可可下面一件吊带,上面一件开衫,穿着开衫还扣着扣子的她,看着是淑女,可是一旦把开衫脱下,那就是深v的吊带了。

    楚可可一边说完,一边就把开衫给脱下来,放在旁边的沙发背上了,她对自已的身材非常的自信,此刻,一件裸粉色的吊带裙子,让她显得非常的性感娇艳,相信是一个男人,对于她这样的诱惑,都会有些把持不住的。

    邢一凡看透她的想法,他不动声色,也没有抬眸。

    但是躲在窗帘后面的白夏,却是不由暗嘲一声,这个女孩也太主动了吧!这是什么意思?这分明就是想要找借口在这个男人面前脱衣服,秀身材嘛!

    难道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大混蛋吗?她脱成了这样,就不怕这个男人一口把她给吞了?

    哎!女孩子在外面,还是要学会保护自已的,她只替这个女孩感到无语。

    楚可可发现自已把外套脱掉了,穿着深v吊带着她,也没能让邢一凡抬一下眼睛,她觉得一定是自已主动得不够,邢一凡这样的天之骄子,如果不用一点手段,是拿不下来的。

    “一凡哥哥,你看看我嘛!有人说我的锁骨好看,你看好不好看?”楚可可不由探过了一些身,朝邢一凡靠近。

    邢一凡拧了一下眉道,“如果你嫌热的话,可以去把空调关掉。”

    “我…我这样正好啊!也不冷,也不热。”楚可可有些尴尬笑了一下,然后,她看着旁边一直在叫着的小猫问道,“你家的猫为什么一直在叫啊!它是不是饿了?”

    邢一凡这才放下ipad,回头看着小野,温柔寻问道,“小野,你怎么了?”

    而这时,小野也叫得有些累了,眨巴着大眼睛,走到它的窝里盘着就想睡觉了。

    邢一凡低沉道,“乖,睡会儿,过会儿爸爸再给你弄吃的。”

    听到这句话,躲在窗帘后面的白夏,立即瞠大了眼,什么?这个男人竟然把自已当成了朵朵的爸爸?那她这个妈妈…怎么听着那么气人呢?

    朵朵才不要认他做爸爸。

    而楚可可也微微瞠着眸,但同时对她来说,爱猫的男人好有爱心,好性感迷人啊!

    如果他能用对待他的猫的语气,和她说话,那该多好啊!

    所以,楚可可今天一定要拿下这个男人,而她曾经就用了一招,那就是睡,睡了这个男人,他就一定会对自已负责的。

    像邢一凡这种看着正直的男人,不像是会抛弃人的渣男,而一个男人的自制力,只要女人多诱惑一下,管他再怎么冷酷如石,也会檄械投降的。

    楚可可的内心里打定着主意,她的红唇不由勾起,她起身一步一步走向了正慵懒倚坐在沙发上的邢一凡,此刻邢一凡的目光还在ipad上。

    楚可可立即大胆的伸手夺走了他的ipad,娇滴滴道,“一凡哥哥,别看ipad了,我陪你玩!你想我我干什么,我都可以。”

    说完,她张开坐向了邢一凡的大腿上,非常暧昧的搂着他的脖子。

    此刻,躲在窗帘后面的白夏,立即瞠大了眼,该死的,果然要上演激情戏了吗?

    天哪!能不能让她离开之后,他们再来做啊!她可不想看啊!

    白夏正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她伸手蒙住自已的眼睛,也想要塞上耳朵。

    却不知道,她在窗帘后面的动作,也令窗帘发生了一些动静,邢一凡原本就是目光敏锐的人,就算美色在前,也不影响他的目光。

    他盯着窗帘的背后,直觉那里有一个人,他立即把腿上的楚可可有些无情的推开,然后他便起身,径直走向了那窗帘的方向。

    此刻,白夏以为他们就要上演激烈大戏了,她蹲在窗帘后面,一手蒙着眼睛,一手捂着耳朵,根本不知道有男人靠近她了。

    直到,她面前的窗帘被人有些激烈的一扯,把她整个蜷缩在这里的身体给暴露出来了。

    白夏吓得猛地瞪大眼,俏脸涨红的看着出现的男人,天哪!还是被他发现了。

    邢一凡也没想到躲在他的窗帘后面的竟然是她。

    “怎么是你?”他的俊脸一沉,对于她偷入他的家里,可是非常生气的。

    白夏立即站起身,不由扬眉道,“就是我,我是来接朵朵的!”

    这时,楚可可也没有料到房间里还有人,她立即吓得非常夸张的尖叫了一句,然后,赶紧拿着开衫遮住了胸口,“你…你是什么人啊!为什么偷偷摸摸的躲在那里。”

    楚可可可是气死了,她刚才勾引男人的那些画面,竟然被一个女人给瞧见了,这说出去,可是非常影响她名声的一件事情。

    白夏朝这个尖叫的女孩看了一眼,“对不起,打扰你们好事了!只要他把猫还给我,我现在就走,绝对不碍你们的事。”

    邢一凡眯了眯眸,有些复杂的光芒在流动着,此刻,他是真得非常讨厌楚可可的,刚才她的那些行为,在他的眼里看来,根本就是在恶心他。

    为了杜绝这个楚可可日后打扰他的生活,眼前倒是有一个好办法。

    “一凡哥哥,她是谁?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偷看我们。”楚可可立即低缀起来,假装可怜博同情。

    白夏正想解释的时候,冷不丁的,她的肩膀上揽来了一只手臂,而她整个人被男人搂在了他的怀里,她惊吓之中,就听见男人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她是我的女朋友,楚小姐,以后别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了。”

    “什么?谁是你的女朋友,我才不是呢!”白夏立即气恼的反驳,很不给他面子,这个男人想利用她?没门。

    “乖,别闹了,之前是我不对。”邢一凡假装宠爱的看着她。

    楚可可瞠着眸,没想到邢一凡竟然有女朋友了,而且还住在他的家里?

    白夏见他竟然让她演戏,好啊!她演还不成吗?

    “好,我没有生气啦!我只是想朵朵了,所以,让我把朵朵带回去吧!”说完,白夏离开他的胸膛想要去开笼子抱朵朵。

    而这时,男人立即追了几步,又把她给扯进了怀里,他的目光对视着她,充满了警告的笑着,“朵朵在这里过得很好,暂时不让你接走了。”

    楚可可的眼神里,就看见这一对亲亲我我的情侣,简直把她当成了透明一样了。

    “不,我觉得朵朵还是喜欢和我在一起,必竟我是它的妈妈,我会照顾得更好的。”说完,白夏用力扳开他的手,快步冲向了笼子的方向。

    邢一凡哪里会让她带走小野,就算让她演戏,她也不能带走。

    邢一凡大步跟上,在白夏准备去开笼子的时候,他立即伸手一揽,想要把她揽起来。

    哪知道他的力量过大,白夏一个不稳,脚下一滑,她狠狠的撞向邢一凡。

    邢一凡也脚下失衡。

    “啊…”白夏一声惊呼,就把邢一凡给往地上压去了。

    一种难于挽救的暧昧之姿,就这么交叠形成了。

    白夏压着邢一凡,邢一凡搂着她的腰,两个人紧密贴触。

    一旁的楚可可看着,她立即气得咬着红唇,受到刺激了,看来她在这里真得多余又可笑了。

    “一凡哥,再见。”楚可可还是气红着眼眶,拿起她的衣服就冲出了大门,气匆匆的离开了。

    而在地上,白夏赶紧急忙的想要站起身,可是越慌越乱,她的手又不知道撑到了哪里。

    而这时,一声男人的警告声响起,“你碰哪儿?”

    白夏这会儿已经站起身了,才发现,刚才的手好像撑在他的小腹处,立即俏脸涨红, 手掌心都发烫了。

    “我…我没有碰到你那里。”白夏急忙解释。

    邢一凡这会儿站起身了,俊颜阴沉难看,瞪着她,环着手臂,“说,你是怎么进来我家里的。”

    白夏看着他就要追究她的责任了,她立即想到今天是不能带朵朵回去了,她支唔道,“我…我只是想来看朵朵,没有碰你的任何东西,我下次不敢了。”

    说完,她就打算离开。

    而这时,邢一凡冷哼一句,“你想就这样走人?”

    白夏走到门口处,立即回头看他,“你还想我怎么样嘛!你刚才让我演戏气走了那个人讨厌的女孩,我这不是算帮了你吗?”

    “谁说我讨厌她的?你没看见我刚才就要有好事发生了吗?是你的出现打断了我的好事,你说说,该怎么赔偿吧!”邢一凡找她算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