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999章 案中案

第999章 案中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99章  案中案

    坐在审问室里的张丁香,终于知道再怎么样,也捂不住她的犯下的事情了。

    她的确一路靠着野心和有钱支撑着,她才敢嚣张的做下这些事情,也只有到现在,她才感到了后悔,之前,她可是一点儿心里阴影也没有。

    “好吧!我交待,我全部都交待出来,但请你们放过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对于这些事情,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

    “你也知道你女儿是无辜的,那么当年那个差点要被你杀害的女婴儿是不是就该死呢?她也是无辜的。”

    张丁香的脸色闪过迷茫,仿佛她现在坐在这里,整个世界都塌了,她只想着自已的利益和孩子。

    “反正她们要是不死的话,我和我的孩子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我只想给我女儿一个父亲,如果能找到她的亲生父亲那是最好的,我当时没有想这么多。”

    “你哪里来的钱?”

    “是我向你我老公要的,他对我很负责任,我要多少他就给多少。”张丁香此刻,并不知道自已的老公就在外面听着,她还回忆着当年的幸福。

    “你用他给你的钱,买凶杀害他的女儿,这种事情,你是怎么敢做的?”女警听完,都觉得不可思议。

    而在另一间监控房间里,伊景龙快要气疯了,他浑身气得颤抖着,当年张丁香缠着他要钱,不给钱就要破坏他的家庭,他在自责之中,给了她两百万,没想到,她竟然拿着他给的钱,反过来买通保姆杀害他的家人。

    狠毒两个字已经不足于形容张丁香了,简直蛇蝎心肠。

    一旁的蓝初念也眼含泪花,被蓝千皓紧紧的揽在怀里,他也攥紧着拳头,他没想到,寻找好的亲生父亲,会牵出当年的事情,让她经历这些。

    张丁香此刻,已经是供认不讳了,“对,我当是只想给女儿一个父亲,别得男人我不放心,她还小,又是女孩子,我怕嫁给别得男人,她会受欺负,所以,我只能嫁给伊景龙,他会真心待我们的女儿的。”

    “那你想过他的前妻吗?他前妻抑郁三年,最终吞药自杀…”

    “这可不管我的事情,我只不过是让保姆买一瓶药给她吃,让她睡得安稳一些,哪知道她会全吞了啊!”张丁香现在神经极为绷紧,一时之间,竟然连这件事情也抖了出来。

    警员相视一眼,便有了问她的技巧了。

    “你找保姆给伊夫人买安眠药,你是真好心还是有其它的目的?”

    “我…我是真好心的…”张丁香心虚的说。

    “张丁香,你最好说实话,你现在所有的一切事情,都在我们的撑握之中,你敢再隐瞒,我们就要加刑了。”警员拍了一下桌子说道。

    张丁香吓得浑身颤抖了一下,然后捂着脸,用力的点头,“对,我承认,我不是真心的,我听说她卧床不起,每天想念女儿都快疯了,我遇上那个保姆,她跟我说,她经常想去地下陪女儿,我就故意让保姆带了一瓶安眠药给她,我哪知道她会全吞了啊!”

    坐在旁听室里的伊景龙脸色全变了,他没想到,害了他的女儿,竟然连他前妻去世的药都是她暗中让保姆带进来的,他从来不敢在家里放过量的安眠药,因为心里医生曾和他交待过,他的妻子这种病情,千万不能在家里放过量的安眠药,因为病人情绪想不开的时候,会吞药自杀。

    原来又是她干的。

    一旁的蓝初念的泪眼里,也射出一抹仇恨的光芒,是她害了母亲。

    警方也没想到,张丁香的手里竟然有两条人命了。

    坐在寻问室里的张丁香,神情也一下子变得非常的苍老,“对不起,我对不起她们母女,是我害了她们。”

    “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女警员朝她道。

    张丁香此刻,捂着脸,埋在桌子上,像是再也不敢见人似的。

    两名警员出来了,张丁香才崩溃大哭着,一边哭一边在那里发疯似的叫着什么,看情况,她也在疯的边沿了。

    一群人从旁听室里出来,伊景龙眼眶发红,声线嘶哑,他抱住蓝初念,眼神里充满了愧意,是他当年的一个错误,害了她和她的母亲,他万死难赎这份罪业。

    “千皓,带着你妹妹和伊先生回去休息吧!张丁香我们先拘留起来,后续的事情,就看法律如何判了。”

    “谢谢你们,辛苦了。”蓝千皓朝他们说道,伸手扶了一下伊景龙,“伯父,我送你回家。”

    蓝初念也安慰着父亲,“爸,先回去再说。”

    伊思雅在家里等着,她担心母亲,同时,也不安,听到有车声驶进来,她赶紧从大厅里出来。

    却发现,扶着父亲回来的是蓝千皓和蓝初念,她惊喜之中,朝父亲问道,“爸,妈怎么没有接回来?”

    伊景龙压抑着的怒火,因为伊思雅这一声寻问而爆发出来。“你得母亲还想回来?她应该下地狱,她就算碎尸万断,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伊思雅被父亲的话吓得激灵一颤,看着父亲那憔悴而沉重的身影,她不知道父亲出什么事情了,而母亲又做了什么

    蓝初念安慰一句道,“爸,冷静一下。”

    伊景龙倒是安静下来了,但是,他脸上那份悲伤而痛苦的神情,却叫人担心。

    伊景龙他此刻的情绪,汹涌难平,他的人生一瞬间笼罩在痛苦之中,他甚至想到和张丁香生活的这十几年,都寒心颤抖,这令他想到在九泉之下深爱着的前妻,她若是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她该多痛苦,多伤心?

    “爸,你别吓我,我妈到底做错什么了?她怎么了?”伊思雅从未见过父亲这么凶她的样子,也吓得哭着进来。

    蓝千皓的目光冷冷的射向她,“你母亲是杀人凶手。”

    伊思雅立即瞠大了眼睛,喘息一口气道,“不会的,我妈不会杀人的。”

    伊景龙的目光看着他和张丁香的这个女儿,他咬着牙,朝伊思雅道,“明天我会派人送你去国外,你以后就在国外,不要再回来了。”

    伊思雅瞠着眸,爸这是要把她流放在国外的意思吗?她才不甘心呢!她一脸委屈的问道,“爸,我妈到底做什么了?”

    “你母亲就是一个蛇蝎女人,她当年生下你,却害了我一家人,纵然你无错,可她却该死,她该下地狱。”

    “我妈害了谁啊!”伊思雅眨着泪眼寻问道。

    蓝初念看着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她的内心里也是又恨又气,但是看着她不明真相的表情,她深呼吸一口气道,“你母亲在二十年前,买通照顾我的保姆,想要把我扔到江河里淹死,随后,在我母亲生病时间,她又买通我妈病床前的保姆,让她劝我妈吃安眠药,最终让我母亲吞药自杀,这都是你母亲在暗中指使的。”

    “什么?怎么可能?我妈不会这么做的,这不可能…”伊思雅跌跌撞撞的后退一步,然后,她看着蓝初念,大叫一句道,“可你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你妈那是活该,我妈又没有叫她吃药的,是她自已要吃的。”

    伊景龙直接气得胸口窒疼,他看着这个被张丁香教育长大的女儿,他是真得气恨交加,就算他常年带在身边,可是张丁香总会在背后教一些女人的心机和手段。

    以至于他再怎么教,伊思雅都无法成为善良淑雅的人。

    “滚出去,从现在起,不许再回这个家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伊景龙怒喝一句。

    伊思雅吓得脸色变了,“爸…我也是你的女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