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998章 伏法认罪

第998章 伏法认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98章  伏法认罪

    蓝千皓此刻在他公司的办公室里,他想,虽然没有接到警方的电话,但是他们即然展开了抓捕举动,肯定是这件安子掌握到了实际的证据。

    “我…我不知道,丁香怎么会和初念被抱走有关呢?”伊景龙当然无法相信。

    “伯父,我们还是相信警方的调查吧!相信他们带走你的妻子,肯定不会冤枉她的。”

    “千皓,你手里是不是有什么证据?”伊景龙直接问道。

    蓝千皓的声音冷静道,“我手里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我只是听当年照顾初念的一名保姆说,那个拿钱买通她们的人,可能也是刚生下孩子的女人。”

    “什么?真得?”伊景龙震惊错愕。

    “伯父,我想问一下,如果这件事情真得是你妻子张丁香所做,你会选择原谅她吗?”蓝千皓反问。

    伊景龙的身躯颤了一下,他此刻的内心情绪近乎崩溃了,把他害得一无所有的人,却成了他的妻子十几年,并且他们还有一个女儿。

    但是,伊景龙却清楚自已的内心,他咬牙道,“如果真得是她,我不会原谅她。”

    伊思雅急得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走到他的身边,“爸,你快想办法救救妈妈,她一定是无辜的。”

    伊景龙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另一个女儿,他开始有了一些头绪了,张丁香在当年就趁着他醉酒的时候爬上他的床,她是一个有心机,也非常有手段的女人。

    她把他和前妻所生的女儿和家庭拆散了,她再出现他的面前,带着她生的女儿嫁给他,她占有着前妻的位置,也让自已的女儿享受到完整的家庭。

    可是,他另一个女儿却被丢弃在孤儿院,不,如果不是保姆可怜才三个月大的女儿,她早就被沉在冰冷的河水之中了。

    “简直是毒妇。”伊景龙突然愤怒的握紧拳头。

    “爸,你骂谁啊!”伊思雅后退一步,看着父亲浑身的怒火,她竟有些害怕了。

    “思雅,回房间去!”伊景龙朝她道,他则大步走向了他的车子,他要去一趟警局。

    此刻,张丁香坐在警车里,她依然还在假装无辜冤枉。

    “警察同志,你们肯定是抓错人了,我什么也没有做,你们放我回家吧!”

    “有没有做,你自已的心里清楚。”女警员回了她一句。

    张丁香立即答不上话来,她有一种不安的预感,警方是不是撑握到什么?

    “那你们有什么证据指证我做了什么?”张丁香反问道。

    “等到了审问室里,你们会清楚的和你聊一聊当年,你是如何买通保姆,试图谋杀当年三个月大的伊小姐的。”

    张丁香吓得脸色一白,她没想到捂了这么多年的一件事情,竟然这么快就被掀出来了?

    到底是谁?她想,一定是蓝初念回来找她报仇了,该死的,当年她要是被丢进了河里,还有今天的事情发生吗?她恨死了那个胆小的保姆了。

    蓝千皓接完了伊景龙的电话之后,便开车回家了,他想要回家和蓝初念商量了一下。

    晚上七点,张丁香坐在审问室里,一顶白灯照着她,她脸上的妆容惨白的像是女鬼一样,她沉默的坐着,一言不发。而这时,随后赶来的伊景龙也坐在警方的办公室里,他请求一起观看妻子的审问。

    大队长同意让他进去一起观看。

    此刻,坐在审问室里的张丁香,惊慌的目光四下张望着,这时,审问她的一男一女警员坐下,朝她道,“张丁香,请你如实交待二十年前,你是如何买通保姆,试图杀害伊景龙和他前妻所生孩子的。”

    张丁香听完,立即紧咬着牙道,“你们有什么证据指证是我干的?我根本没有见过那两名保姆。”

    “你没有见过吗?”女警员寻问。

    “我当然没有见过,我那会儿也怀着我的女儿在外省呢!”张丁香哼了一句。

    “应该在事发的时候,你刚生下你的女儿一个月,你的女儿出生在本市的一家医院里,你确定还在外省?”

    “我…我不太记得时间了,太久了。”张丁香含糊的应了一句。

    “生孩子这种事情你都不记得了,那你还记得什么?那你记得你花了多少钱买通两名保姆的?你花了一百万,在那个时候,每个保姆分得五十万元,她们要做的,就是把当年那个女婴儿抱出来,由另一个扔进附近的一条江河淹死。”

    张丁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她的浑身都止不住的在颤抖。

    而就在这时,大队长的身边,他的手下朝他说了一句,“蓝先生和蓝小姐来了。”

    “请他们进来吧!”大队长觉得,这样的时候,做为受害人的蓝初念有权旁听。

    伊景龙看着审问室里的妻子,她脸上那假惺惺的样子,他真得没有见过,感到无比的陌生。

    这时,蓝初念和蓝千皓一起进来,蓝初念见父亲也在,她立即担心的坐到他的身边,“爸,你也在。”

    伊景龙看着当年差点失去的女儿,他眼眶一热,“初念,是爸爸害了你和你妈,结识这么狠毒的女人,是爸爸的错。”

    “我们还是听审吧!”大队长说了一句,朝他的手下道,“继续寻问她,是不是确定不认识那两名保姆。”

    警员立即重新再问张丁香一遍,“张丁香,你是不是确定自已不认识当年照顾伊小姐的两名保姆?”

    张丁香环着手臂,非常确定道,“我当然不认识她们。”

    这时,大队长再发出指示,“把她下午打得那通电话播放出来,让她自已听听。”

    而这时,警员拿着一个录音机放在张丁香的面前,“张丁香,你好好听听,这是不是你下午打得一个电话,甚至你在电话里和什么人在交易,交易的目的,依然是你曾经做过的那件事情,买凶杀人。”

    说完,警员放出的声音回荡在安静的审问室里,录音机里张丁香下午和那个神秘杀手的通话,就这么毫无保留的响起。

    而其中,张丁香的口中却说出一个名字,邱玉莲。

    张丁香惊恐的瞠大了眼,简直要吓得晕死过去,她没想到下午的那通电话竟然被录了音?她整个人都喘息起来,想要毁掉这个录音机。

    而在审问外面听着的人,也都赤果果的见识到了这个女人的阴毒,听着她非常平静的谈论着如何杀一个人,并且不惜钱财,只要结果,甚至还要在明天下午之前,就要一个人的命。

    张丁香疯叫出声,“你们做警察的怎么可以偷听我的电话,你们这是犯法,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我们已经得到了批准监听你的电话,是你自已自露马脚,你刚才说不认识的保姆,为什么你在电话里,却要杀她呢?邱玉莲就是当年照顾过伊小姐的其中一名保姆。”

    “你们设局在骗我,在套我的话,你们…你们…”张丁香的假面具在此刻,被狠狠的撕下来了。

    “你还是如实招来当年的罪行,你为什么要杀害年幼的伊小姐,你知道她母亲也因为失去这个孩子而患上严重的抑郁症也离开人世了吗?”

    张丁香沉默不语,但她浑身在颤抖。

    而在审问室的外面,伊景龙也气得胸口发紧,不敢相信他这些年,竟然就是和他当年的凶手生活在一起,他恨,更怒。

    蓝初念看着伏法的张丁香,她的眼眶也染上怒意,她希望她该得应有的罪名,让她付出代价。

    张丁香捂着脸,喘息着问道,“是不是我把所有交待出来了,你们能给我减刑。”

    “你最好招出所有的罪行。”警方没有答应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