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984章 乔辉阳的狡猾

第984章 乔辉阳的狡猾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84章  乔辉阳的狡猾

    乔慕泽的心在抽疼,看着她,还是因为她和乔辉阳的叔侄关系,让她远离了他一些,他轻轻点点头,“是他!他当年迫使你父亲从公司的帐目做了一批假帐,涉案金额超过一个亿,以当年有资金来说,这已经是一笔巨额资金转移了。”

    庄暖暖的脑子轰了一下,父亲做了假帐,而且还是这么大的一笔数额。

    这意味着父亲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做了这件犯法的事情。而损害了眼前这个男人家族公司的利益,一个亿,她目前无法想像的天文数字。

    “对不起!我替我父亲向你们道歉。”庄暖暖的目光,含着泪,显得悲愤,又痛苦。

    因为她恨杀害父母的凶手是他的叔叔,她更替父母的死,而悲伤难过。

    乔慕泽站起身,在他靠近的时候,庄暖暖又后退了一步。

    然而,男人不让她再退了,他伸手过来,扣住她的腰,紧紧的把将按入怀里,哪怕庄暖暖还挣扎了一下,他也不让她后退。

    庄暖暖伏在他的怀里,嚎啕痛哭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庄暖暖的情绪才渐渐的稳定了一些,她推开了他,她的眼泪沾湿了他大片的衣襟,而男人的目光,却一直心疼的落在她的脸上。

    庄暖暖拿起那份文件夹,递给了他,“你把它带走吧!追讨回你们的利益损失。”

    乔慕泽此刻想要做的,并不是追回那笔钱,而是,做为她的男人,替她的父母追查凶手,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直接把她揽回怀里,“这份文件存在的价值,并不是追回那一个亿,而是替你的父母讨回公道,把杀人凶手送去他该呆的地方。”

    庄暖暖抬头,“哪怕这个人是你的亲叔叔?”

    乔慕泽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冽,“我不管他是谁。”

    庄暖暖刚才还会想着,如果是他的亲人,他会不会舍不得?现在,看着他眼神里的光芒,她明白了。

    “谢谢你!”庄暖暖知道,一直支持着她找到真相的人,是他。

    乔慕泽抿唇轻叹,“说什么呢!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而不需要你的感激。”

    两个人从家里出来,帐目就装在庄暖暖的背包里,把家里的一切放回了原位,他们回到了车里。

    而在不远处,李达拿着望远镜,看见两个人出来,他不由又看了一眼腕表,他们进去到现在,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为什么进去这么久?是不是得到了那份帐本?

    李达的心焦急着,整个人都有些不安起来,他拔通了乔辉阳的电话。

    “怎么样?”乔辉阳的语气也有些急。

    “乔总,他们在庄暖暖的旧居里呆了一个多小时。”

    “那他们出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变化?”

    “看不太清楚,但是,我有一种预感,他们好像拿到了帐本。”

    乔辉阳在那端也急燥了起来,“你确定?”

    “我不敢确定,但是,也不能担保他们没有拿到,万一拿到了,当年的事情可就要掀出来了。”

    “别慌,我们不是还有很多可用的人吗?现在是时候用他们办事了。”乔辉阳也在乔氏集团埋下了很多的眼线。

    “好,我们现在走一步,算一步。”李达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

    坐在车里,乔慕泽朝庄暖暖道,“我们一起回别墅,我看看这些帐本是不是能成为你父母翻案的证据。”

    “好!”庄暖暖也目露期待,这是她压在内心里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但同时,她内心,也怀着内疚,父亲当年的行为,对整个乔家都形成了一种伤害。

    乔慕泽伸手握住她的手,凑过来安慰道,“别担心,有了帐本,你父亲的翻案的希望就很大了。”

    庄暖暖点点头,想到乔辉阳上次和她聊天,她只感觉浑身寒意。

    没想到,站在她面前的人,就是当年残忍逼死父母的人。

    回到乔慕泽的家里,庄暖暖去泡了一杯茶,而乔慕泽进了书房里查看帐本。

    庄暖暖端茶进来,乔慕泽眉头紧拧,专注的翻看着记录。

    “怎么样?这些帐本有效吗?”

    “帐本记录了你父亲当年挪用的数额,还有通过哪些手段和方式挪走,以及资金流入的帐户,我查了一下,最终帐户是一个叫王极的人,而这个人和我叔叔是什么关系,我们还需要仔细核查。”

    “嗯!”庄暖暖点点头,她不急了,她只希望当年的真相全部公开出来,父亲犯得错,她可以来承担,但是,杀人罪却绝对不能放过那个人。

    乔慕泽继续在翻看帐本,能挪用一个亿的资金,庄严明陆续的记录了一本厚帐本。

    庄暖暖站在他的身边,面对着父亲记录得这些事情,她完全看不懂。

    而在乔慕泽家附近不远处的方向,李达的目光闪烁着焦虑,庄暖暖是不是真得拿到了帐本,不过,当年挪用资金的帐号,并不是乔辉阳本人的,当年的帐号转移到了一个李达刚过世的堂兄帐号上,然后,再通过一家空壳公司洗钱到了乔辉阳的手里。

    现在,乔辉阳利用那笔钱在国外,还经营着一家营利不菲的金融公司。

    以乔慕泽的本事,他肯定会顺着这些帐本的查核,慢慢的查出这一切。

    李达现在只感浑身冰凉,回忆着这些年成为乔辉阳的利用工具,很多事情,他都没有动手,都是他代替的。

    所以,他成了最核心的那个人,一旦当年那件事情翻案,他就是主要责任人。

    李达越是想着,越是满头冷汗冒出来。

    而此刻,乔辉阳正在他的家里,他的身边出现了另一个他好好培养着的手下使唤着。

    “阿才,一旦国内的事情被掀出来了,就是你为我忠心办事的时候,我不会亏待你的。”

    “你放心吧!乔总,我一定会尽心替你办事。”这个叫阿才的忠心的垂手站在他的身边。

    “我早就做好了退路,庄严明的事情,李达可以替我承担大部分的罪名,只要他不松口,我就不会有罪。”

    “可是,李达万一…”

    “李达有一个儿子在国外读书,我早在他儿子的身边按排了我的人,一旦李达被抓,我就用他最爱的儿子来做威胁,如果他把我供出去,他儿子就没命了。”乔辉阳一副狡猾老狐狸的嘴脸。

    一旁的男人立即凛了凛,现在,他有机会接替李达,站在乔辉阳的身边办事,那谋利肯定很不错。

    所谓富贵险中求。

    庄暖暖没有打扰乔慕泽看帐本,她坐在沙发上,再一次读着父亲的信,泪流满面,父亲在信中的意思,是希望她和母亲一起好好的生活,可是,他哪里知道,那一次的出差让他们两个人都出事了呢!

    庄暖暖可以想像,那天的父亲内心有多焦急,有多痛苦,他一定非常的自责,而他们为了救她,不惜自杀来保住她的命。

    这是人生最痛苦的选择,而他们毫无犹豫的选泽让她活下来。

    “爸,妈,我一定会让凶手得到法律的制裁。”

    乔慕泽已经看了大部分的帐本了,他起身出来,看见坐在沙发上默默流泪的女人,他的心揪了起来,他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揽住她。

    轻轻的亲着她的发丝,这个时候,他只能陪着她。

    “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乔慕泽低沉落声。

    庄暖暖扑进他的怀里,低泣道,“谢谢你,可是我爸当年的所做所为,我尽量弥补你们。”

    乔慕泽低叹道,“我只要你在我身边,不要再离开我,就是最好的弥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