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983章 找到帐本

第983章 找到帐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83章  找到帐本

    乔慕泽和庄暖暖连日几天来,都是回到她和父亲一起走过的地方,庄暖暖的情绪有些悲伤,她也在努力的寻回父亲的记忆,想像着,是不是有她遗忘到的重要地方。

    乔慕泽的保镖随时跟随在身边,与此同时,在他们寻找的时候,一辆远远跟随的车子也在观望着。

    车里的李达,在连续跟随了几天之后,他确定了,庄暖暖和乔慕泽出行,一定是为了寻找她父亲手里的那份帐本的。他拔通了乔辉阳的电话。

    “怎么了?”乔辉阳的声音传来,声线也绷着紧张。

    “乔总,乔慕泽这几天一直带着庄暖暖出行,可能是想让她寻找她父亲丢失的帐本。”

    那端的乔辉阳立即也急得喘了一口气,“你给我盯紧了,如果找到帐本,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你都必须给我抢过来。”

    “是!我正在紧盯着,但是,乔慕泽出行都带着保镖,我不敢靠得太近,怕被发现。”

    “李达,你要清楚,要是庄暖暖找到了帐本,就是我们完蛋的时候。”乔辉阳在李达的身上下威胁。

    “是!我一定会抢过来的。”李达听完,也立即保证。

    乔辉阳在那端挂了电话,李达暗暗抹了一把冷汗,看着不远处走进了庄暖暖旧居的一对人,那简直就是一把刀横在他的胸口,随时要切进他的心脏。

    庄暖暖再一次回到了和父亲最初居住的地方,这里很久了,即便她不来这里住,她舍不得卖掉,庄暖暖打开门,里面的家具都充满了回忆。

    乔慕泽看着这套房子,这些家具,庄严明当时虽然是公司的经理位置,但看起来过得并不宽裕,他的家里家具都是旧的。

    按理来说,庄严明也不是太缺钱的人啊!不过,小时候他倒是愿意把大部分的钱投资在庄暖暖的身上,送她上兴趣班,练习班,钢琴班,这些隐形看不见的钱,都是一项投资。

    庄暖暖伸手抚摸在放在她以前小桌上的一台电子琴,已经蒙着一层灰了,她轻轻一叹,抬头看着这个家里,儿时候的一些记忆,清晰如潮水了。

    乔慕泽站在她的身后,目光闪烁着一抹心疼,如果不是为了查明真相,还她父母一个公道,他真不希望她这般的折腾,这辈子有他保护她,便足够了。

    就在这时,庄暖暖回头朝乔慕泽道,“我记得我爸小时候的时候,买了一个保险柜,好像我妈还非常的生气。”

    乔慕泽立即重视起来,“你看见了吗?”

    “对,我爸买回来的时候,我记得我妈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什么东西非要弄保险柜不可,我们家也不是富有家境,我妈还以为我爸要隐藏什么她不知道的东西,反正,就吵了一顿。”

    “那你知道你爸的保险柜安装在什么地方吗?”

    庄暖暖想了想,摇摇头,“我只知道他买回来了,但是,我没有看见他安装在哪里。”

    乔慕泽看了一眼这个家里,他的目光扫过那些隐蔽一些的地方,比如电视柜后面,还有房间的衣柜后面。

    庄暖暖看着他目光所视之处,她立即眨了眨眼,“我爸会不会隐藏在这些柜子的后面?”

    “我们找一找,说不定能找到。”乔慕泽朝她说道,他走到电视柜的旁边,伸手搬开了,庄暖暖过来帮忙,移开之后,电梯柜身后没有,两个人又在这个家里的其它地方寻找着,最后,在庄暖暖小时候的房间里,在她的衣柜后面,找到了那个安静保存了七年的保险柜。

    庄暖暖和乔慕泽惊喜激动的相视一眼,她没想到,父亲什么时候,把保险柜安装在她的房间里?

    而且还在她的衣柜后面,一定是趁着她不在家的时候安装在这里的。

    “我爸为什么要装在这里?”庄暖暖倒是有些想不通了。

    “因为你父亲知道一旦那些人找进来,便一定会找遍他的房间,而你的房间,那些人不会祥细搜查,按常人的心思,没有人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孩子的房间。”

    庄暖暖点点头,也许他说得对。

    庄暖暖小时候的柜子并不大,粉色的一小排柜子,庄暖暖和乔慕泽齐手把柜子推到了旁边,露出了那个小型的保险柜的开锁孔。

    这是一个密码柜,庄暖暖和乔慕泽蹲在旁边,乔慕泽看向她,“你知道你父亲常用什么数字做密码吗?”

    庄暖暖想了想,摇摇头,“也许是他们的生日吧!我试试看。”

    庄暖暖按完之后,却发现没反应,看来是错的。

    乔慕泽心想了一下,伸手去按,庄暖暖一愕,他难道知道吗?

    就在乔慕泽按完之后,只闻叮得一声,显示着里面的锁扣已经解开。

    “你…你怎么知道?”庄暖暖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你的生日后面六位数。”乔慕泽看着她。

    庄暖暖的心蓦地一疼,父亲这么重要的事情,用了她的生日数字?

    乔慕泽却知道,庄严明非常爱她,所以,他极有可能很多密码,都会用庄暖暖的生日。

    乔慕泽伸手拧开了保险柜的门,只见并不大的保险柜里,果然放着的,是一份信,还有一踏钱,最下面,是一本文件夹,那应该就是他们寻找的帐本。

    庄暖暖先是拿起了这份信,她急急的打开,当看见信件的那一刻,她的眼眶就模糊了,看着上面的文字,她觉得温暖和亲切。

    “暖暖,我的好女儿,当你看见这份信的时候,也许我已经出意外了,我深知自已时刻在危险之中,但是,我不能告诉你太多, 如果我不在了,你和你母亲一定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我不能照顾好你们,我很抱歉,希望你们不要恨我这么做,爸爸没能力让你们过得更好,下面那本文件夹,你们交给乔氏集团的总裁乔越阳先生,交完之后,你们搬离一个地方,重新生活,好好照顾自已。”

    这份信让庄暖暖瞬间崩溃了起来,她捧着脸哭得不能自已。乔慕泽立即坐过来,把她揽在怀里,这个时候,目睹父亲的信件,他无法安慰她什么,只能给予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庄暖暖手上的信件,被他轻轻的抽走了,乔慕泽看完这份信,想必庄严明的后期也是有后悔之心的,他连身后事都安排好了。

    只是他在信中的话,让他没有想到,最终和他一起离开人世的,还有他的妻子,他们只能独自的留下女儿一起离开。乔慕泽心疼,更恨乔辉阳的残忍,他为了达到利益,迫使了一家幸福的人阴阳相隔,甚至,还想要对庄暖暖下毒手。这样的叔叔,即便让他亲手把他送进监狱,他也不会眨一下眼,更不会留任何情面。

    他就该去那里渡过他的后辈生。

    “我爸…我爸没有说是谁!到底是谁?是谁害了他们?”庄暖暖现在也很恨,恨死了那个杀害父母的凶手。

    乔慕泽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脑,安慰道,“暖暖,你听我说,我知道他是谁。”

    庄暖暖立即从他的怀里抬起头,震惊急切道,“你知道杀害我父母的凶手是谁?是谁!”

    庄暖暖急得望着他,想要立即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乔慕泽的目光闪过一抹痛心,“是我叔叔乔辉阳。”

    庄暖暖的呼吸一滞,她几乎不由自主的离开了乔慕泽的怀里,她往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是你叔叔?是杀害了我爸妈?怎么会是他?为什么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