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951章 乔辉阳的狠

第951章 乔辉阳的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乔慕泽送庄暖暖回到家里,时间也两点多了,虽然有些急赶,但是乔慕泽还是亲自下厨煮了两碗面。

    庄暖暖现在的喉咙还有些涩疼,吃外面的食物,倒不如就在家里吃碗清汤的面条。

    乔慕泽心甘情愿陪伴在她的身边,而晚上要回家吃晚餐这件事情,他暂时没有提及。

    庄暖暖吃了药,就泛困,药物里还有些镇定的药性,乔慕泽让她上楼休息,在他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她已经侧躺在床上睡着了。

    没有开空调的秋天,还是有些微凉的,他轻轻的替她掖好了被角,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没有再打扰她了,乔慕泽下了楼,拿起手里的电话,直接拔通了周涛的手机号。

    “喂!周总。”那端周涛的声音有些紧张。

    “今天发生的事情,你应该都清楚了。”乔慕泽的语气泛着冷意和怒火。

    “乔总,非常的抱歉,是我培养出了问题,出了这种事情。”周涛也自责道。

    “这两个女孩不能留在暖暖的身边,让她们立即滚蛋,我不想暖暖再看见她们。”

    “乔总,这样的话,那这个女团可能就要解散了。”

    “那就解散吧!”

    “暖暖同意吗?”

    “不需要经过她的同意,我替她做决定。”乔慕泽不是养不起他的女人,今后,她想要留在音乐界,他依然可以一手打造她,成为未来的音乐之星。

    周涛还想着,能保留这个女团的存在,现在看来,他是想多了,乔慕泽真得生气了。

    “好的!我一定会照您的吩咐去做。 ”周涛在这件事情上,也没有话语权。

    打完这通电话,乔慕泽的内心是没有解气的,不过,这个仇他是一定会替庄暖暖慢慢报的,只要今后这两个女人有出头之日,他都会狠狠的掐断,绝对不许她们在音乐界的路上,碍庄暖暖的眼。

    乔慕泽想到今天晚上回家吃饭,有些事情,他查不出来,或许可以从父亲的那里得到一些答案,不管怎么样,庄暖暖父母的死亡真相,他一定会追查到底。

    至于上次那两个想要对庄暖暖动手的人,警方还在追查,前两天得到的信息是,这两个人都是在逃犯人,他们对于躲避警方的追查,已经有了一套他们的本事,所以,目前还在追揖之中。

    乔慕泽也明白,暗中的那个人,已经有了一套非常狡猾的行动套路,他们知道该请什么样的杀手,而且这些杀手都是在逃犯。

    想必他们未必能真正接触到幕后的那个人,到底那个隐藏在幕后的人,是谁?

    乔慕泽的咬了咬牙,如果揪出来了,这个人的死期就到了,他一定会亲自送他上刑场。

    三番两次的想要庄暖暖的性命,如果这个人一天不除,庄暖暖的生命安全就没有保障。

    乔辉阳的别墅里,近日来,自从那次的行动失败之后,乔辉阳就不敢有所行动了,可是,这并表示他会放过庄暖暖。

    庄暖暖的存在,就像是一把随时可以插入他的死穴的利剑, 等哪一天她真得找到了他,势必要他的命。

    而帮助庄暖暖的乔慕泽,也是一个强大的威胁存在,即便是他的侄儿,可对他来说,乔慕泽帮助庄暖暖,就等于是他的仇敌。

    乔辉阳从小就对待亲情寡谈,甚至他根本不把亲情当一回事,因为这整个家族都欠了他的。

    为了确保庄暖暖的手里有没有能他造成威胁的资料,他已经拍他的手下李达出去查当年的资料了。

    李达经过了几天的仔细桢查,此刻,他带着一个坏消息回来了。

    “乔总,的确少了那一份帐目资料,当年庄严明偷走了,也不知道他隐藏在哪里。”李达的目光,不敢直视乔辉阳那双愤怒的目光。

    “庄严明,他当年就想举报我,想要置我以死地,我没有杀错他们,否则,当年的我,就已经坐牢去了。”乔辉阳咬牙怒喝,“没想到,他还留有一手,他是知道自已死期快到了?”

    “乔总,这份帐目资料,目光下落不明,相信庄暖暖也没有获得,就不知道庄严明隐藏在哪里。”

    “这份资料就是我的所有罪证,找到这份资料,就能掀出当年那份帐,而帐目的金额,足够指明我有谋杀之嫌,一旦翻案,当年之事,恐怕瞒不下去了,我被直指谋杀罪。”乔辉阳的眼神里,还是流露出一抹恐惧,他的人生还没有过够,他不想下半生去牢里渡过。

    “是啊!之前,最多不过就是商业犯罪,现在,真得沾上血了。”李达也知道事情严重到,不能挽回了。

    “所以,你明白我们该怎么做,要么手上再多一条人命,要么,我们两个人都蹲牢里,说不定,直接就死刑了。”

    这句话一说,李达的眼神里流露出极度的恐惧,他摇摇头,“我不想死。”

    “我也不想,所以,我们必须狠。”乔辉阳在挑动着李达的杀意。

    这件事情他不会插手,他的一切行动,都交于李达去完成,所以,他要这个手下够狠,够怕。

    “那该怎么办?现在庄暖暖又回到乔慕泽的身边了,乔慕泽这会儿,只怕把她看得更紧了。”李达一脸无计可施的表情。

    乔辉阳眯了眯眸,眼底的杀意一现,冷笑起来,“正好,我这个侄儿自已撞在我的手里,我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把以前没有做的那件事情,现在再做一遍。”

    李达立即瞠大眼睛,有些颤着声音道,“乔总,您是打算…您打算害了乔少爷?”

    乔辉阳的目光狠戾无情,“你还管他叫什么乔少爷,他现在就是送我们去死刑场上的侩子手。”

    李达立即一想,眼神里的慌乱渐渐也被残酷的话变成冷静。

    “乔慕泽多管闲事,他好好的大少爷不做,竟然跑来找死,我们也管不着。”乔辉阳一脸狠色。

    李达咽了咽口水,声线还是有些颤,“真得对他下手?”

    “他若是死了,我大哥痛失爱子,到时候,一劂不振,只能让我去打理公司,公司就是我的了。”乔辉阳打着他的如意算盘。

    李达握了握拳头,到时候,乔辉阳有了公司,那么他参与了他所有的秘密,所以,肯定少不了他的好处。

    “好!只要乔总一句话,我什么都敢干。”

    傍晚五点左右,庄暖暖睁开眼睛,有些头晕脑胀,她扶着额头坐起身,就看见旁边的桌上放着一张纸条。

    “我熬了粥,你起来之后,去热一下做晚餐,我晚些回。”下面的落款,还画着一颗心,写着慕泽两个字。

    庄暖暖拿着纸条,暖意上涌,她的脑海里想像着他下午独自在厨房里给她熬粥的举动。

    想想,心里便甜滋滋的,她轻轻的把纸条按在心口处,仿佛这张纸条有了温度,更舍不得扔。

    乔宅。

    乔慕泽的车子驶进来,乔母已经出来迎接了,乔慕泽手里提着一份礼物,这是他平常习惯性送给母亲的。

    “妈,送给你的。”乔慕泽提给她。

    乔母摇摇头,“以后别浪费钱了,人回来就行。”

    乔慕泽知道母亲幸苦操持着这个家,他扬眉笑了笑,“这是儿子的孝心,你可不能拒绝。”

    乔母拿他有些没办法,只好接了过来。

    “爸在家吗?”

    “在书房里。”

    “我去找爸商量一些事情。”

    “好!一会儿出来吃晚餐。”乔夫人进来,把礼物放在柜子上,她便进厨房里,和佣人一起准备晚餐。

    乔父正拿着一枚放大镜,在一副古画上仔细的看着,乔父现在的兴趣爱好,就是收集古董玩物,现在整个乔宅的一层楼,都是他收集回来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