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874章 当年真相

第874章 当年真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是在喝了奶茶之后晕倒的?”乔慕泽掐着细节寻问。

    庄暖暖点点头,“嗯,喝了。”说完,她瞠大眸,“难道你怀疑那奶茶有问题吗?”

    乔慕泽还不想影响她的情绪,希望她能完整的回想完这件事情,他平静再问道,“那你醒来的时候,人就在医院了?谁送你来的?”

    庄暖暖立即拧着眉,仔细的回想着,“我醒来的时候,我同学,班主任都在,她们说有人发现我晕了,送到了医院里,至于是谁送的,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只是接到医院里的电话过来的,是用我的手机打给我的同学的。”

    “你确定你晕倒超过三个小时?”

    “嗯!那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很害怕。”

    “那你…你有没有感觉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乔慕泽的话题带着敏感意味。

    庄暖暖俏脸一红,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但是她坚定的摇摇头,“没有,我班主任也很担心这一点,医生告诉她,我没事。”

    乔慕泽的目光深邃了几分,他没有纠着这一点继续发问,他沉思了几秒,抬眸道,“那你事后回去奶茶店寻问吗?店员有没有告诉你,是谁带走了你?”

    “我去问过,那奶茶店的店员说我晕了之后,看见有人带我离开,是一个女人,她说是我的亲人。”庄暖暖一边回想,一边背后有些冷汗,当年她会感激那个把她从奶茶店送到医院的女人,可是,仔细一想,那三个小时里,她在哪里?

    她为什么自称是她的亲人?她明明不是。

    乔慕泽终于有一些线索了,庄暖暖晕倒的三个小时里,她应该在绑架犯的手里,而那群人利用庄暖暖威胁她身在国外的父母,逼得他们自杀,否则,视频里的庄暖暖就会立即从他们眼前死去。

    最终,这对父母在绝望之际,选择了自已自杀离世,而保全他们最爱的女儿,只有这样,才能合理的解释这对夫妻自杀的理由。

    当时的庄暖暖一定是毫无抵抗能力, 而那群绑架犯一定表现出了最残忍的一面,逼得这对夫妻交换两条性命,去保女儿的命。

    至于庄暖暖为什么活着,肯定庄严明和那个背后的人讲了条件,至于是什么原因,让庄暖暖平安活了下来。

    大概那个人只要庄严明夫妻离世,便不想弄出更多的人命吧!庄暖暖能活下来,只是因为杀了她,会惹一些麻烦。

    而庄严明夫妻自杀离世,警方便没有追究的证据,完美的一个计划。

    庄暖暖的眼神里,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她抬起头,一双泪意迷蒙的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你告诉我好吗?”

    乔慕泽看着她这副濒临奔溃边沿的表情,他叹了一口气,“我也只是猜测,没有实质的证据。”

    庄暖暖的眼泪如失控的水笼头一般,滑落在脸上,她失声道,“他们是因为我才自杀的吗?他们是为了救我…是我害了他们!”

    乔慕泽没想到她竟然想到了,窗外阳光灿烂,几丝金光洒在大厅里,可是也抵不住这个女孩身上那痛苦绝望的气息。

    悲伤得连阳光都都照射不到她的身上,如果她哭出声音来倒好,庄暖暖捂着唇,哭声从她的指缝间透出来,一声一声,更透着一种嘶声裂肺,透彻心扉的悲痛。

    乔慕泽的眼底交织着光芒,有一抹特别明显,那就是同情她,可怜她,也替她担忧。

    此刻的她,承受着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她活下来了,却是父母的生命换来的。

    乔慕泽不顾受伤的手,他坐到了她的身边,完好的手伸出,没有犹豫的将她揽进了他的怀里。

    庄暖暖的哭声,像是终于找到了出口,她在他的怀里,痛哭出声,她的手紧紧的揪住他的衣服,泪水烫湿他的衬衫,也烫着他的肌肤,更烫着他的心脏。

    “哭出来,你也许会好受一点。”乔慕泽不打算安慰她,这种事情,安慰显得很苍白。

    庄暖暖的哭声突然低了几许,像是猫的哀鸣,惹人心疼。倏地,乔慕泽感觉胸口传来了重力,他低下头,只见怀里的女孩,已经晕倒了,她的脸色惨白无色,整个人仿佛受尽了某种折磨,有些不成人形。

    “庄暖暖?”乔慕泽低沉唤她,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她只是一时承受不住悲痛晕过去了。

    乔慕泽不顾右手的伤势,伸手打横把她抱起来,走向了她的房间。

    在把庄暖暖送到床上时,乔慕泽的伤口已然有些溢血了,鲜红的血挤压出来,漫出了纱布。

    不过, 他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立即处理,他走进了她的浴室里,拿起毛巾拧干了水,用温热的湿毛巾擦试着她满脸泪痕的小脸。

    擦完之后,乔慕泽伸手捂住出血的地方,坐在她的床前,默默守着她。

    四年前庄严明的死,他已经有了大概的脉落了,只是,背后那个凶手是谁,他还没有底,但一定是他公司高层的中的某个人,当时的庄严明是经理级别,能指使庄严明做事的,又有几个?除了父亲,还有另外三个,其中两个是持股股东,另一个是他的叔叔乔辉阳。

    这四个人之中,其中一个,应该就是凶手。

    乔慕泽按住了手腕,已经阻止了出血了,他也没有管他,目光却幽幽的盯着晕过去的女孩,接受这样的真相,是一件很残酷事情。

    也许庄严明夫妻,希望她永远不知道真相,快乐幸福的生活下去。

    可这个女孩股子里就有一股倔强,就像她说要起诉他一样,凭她的力量,她又怎么办得到?可她,却没有放弃。乔慕泽盯着这张苍白小巧的脸,真不知道她哪里来那么大的力量。

    乔慕泽就这样守着庄暖暖,时间也从下午到了傍晚,在他撑着额头,打算眯一会儿时。

    只闻床上躺着的庄暖暖,挥着手,尖叫出声,“不要…不要杀他们…”

    乔慕泽的睡意,立即清醒,他伸手按住她挥动的手,低沉唤她,“庄暖暖,醒醒。”

    庄暖暖睁开一双腥红的眼睛,哭得快要瞎了,她泪眼迷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晃了好几层影子。

    “乔慕泽,是你吗?”她不确定的伸手来摸他。

    乔慕泽一惊,俊颜凑近了她几分,语气多了几分担忧,“你看不清我?”

    庄暖暖眨了眨眼,曾经清澈的瞳孔,仿佛失去了光泽,变得灰暗无色,在她快速眨了两下,才看清楚眼前的男人。

    “庄暖暖,你眼睛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乔慕泽却担心她真哭瞎了。

    庄暖暖摇摇头,哽咽道,“我没事…”

    乔慕泽松了一口气,坐在床沿上,终于劝她了,“庄暖暖,你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保持清醒,替你父母找到凶手。”

    庄暖暖的眼神里果然射出一抹恨意,“对,我要查出真相,我要让那个真凶绳之于法。”

    乔慕泽知道,能支撑着她冷静的,只有仇恨,他眯着眸问道,“我会帮你。”

    庄暖暖眨着眼睛,感激的看向他,“对不起,我以前一直误会你,以为和你有关,现在…谢谢你。”

    庄暖暖的眼泪又搐着泪水,却是为他流下的歉意之泪。

    “别哭了,再哭就真得要瞎掉了。”乔慕泽说完,递给她纸巾。

    庄暖暖接过擦了一下,刚擦掉眼泪,就被男人手臂上那漫出来的鲜血颜色吓住,她忙握住他的手腕,“你的手怎么了?怎么出血了?”

    才问完,庄暖暖才发现自已是躺在床上的,刚才她是晕过去了她知道,是他抱她进房间的吗?

    他的手,伤势这么严重,而她八十八斤的重量,怎么能不让他的手再伤一次?

    “你…”庄暖暖想说什么,却只用一双眼睛代表着她的担心。

    乔慕泽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给她找点事情做,他低头看了一眼伤口,朝她道,“替我重新包扎一下吧!”

    庄暖暖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她忙掀被下床,“好,我去拿药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