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257章 一起出席

第257章 一起出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邢烈寒的身份站在灵堂里,也是备受瞩目的,有一些前来的商界人物,赶紧过来和他打一声招呼,对这位邢氏集团的总裁表示礼貌,邢烈寒一一含首回敬,他会站在这里,只为陪唐思雨。

    慕飞和他的父亲也赶在最后的时刻到了,慕飞倒是心疼唐思雨,只是,她的身边有邢烈寒不离不弃的陪随,他也只是哀悼之后,就陪着父亲离开了。

    邱琳好几次在一些商界伙伴的慰问中泣不成声,这看得唐思雨极度反感,父亲不需要她这样假腥腥的哭泣。

    中午放完了一串鞭炮之后,唐依依捧着唐雄的遗像,唐思雨抱着他的骨灰坐上了一辆黑色的车子前往下葬的地方,唐思雨已经多年不在唐雄的身边,所以,连他买下的墓地在哪里,她也不知道。

    邢烈寒坐着温厉琛和车子,和苏希一起过去的。

    直到车子在公墓的街道上停留,邱琳在前面开道领着一些自愿发送的人送行,唐思雨才心头一酸,原来父亲的墓地是在母亲的身边,她的心瞬间酸楚之极。

    母亲的墓地十分干净,而她的祭日也在下个月,看来她不在国内的时候,父亲还是没有忘记过来打扫母亲的墓地的。

    唐思雨抱着父亲的骨灰站在母亲的墓旁,她在心底轻轻的恳求着母亲,请求她原谅父亲,让他们在下面的世界里能够团聚在一起。

    苏希告诉邢烈寒,唐思雨所站地墓碑前是她母亲的墓地,邢烈寒的心也为之一动,没想到,她的双亲还是并葬在一起的,她心里应该欣慰吧!

    把唐雄的骨灰放进特定的棺木之中,填土,建碑,唐思雨的眼泪无声的滑落,身后,邢烈寒到了她的身边,他健臂揽住她,唐思雨扭头,埋进他的胸膛里,无声的痛哭。

    一旁的苏希也捂着唇,眼眶发红,泪花冒涌,站在她身边的温厉琛,长睫闪烁了一下,他伸手手臂,揽住她的肩膀,微一用力,就将她带入怀里。

    苏希怔了一下,抬起泪眼看着他,温厉琛深邃的眸也锁住她,带着一丝安抚。

    倒是旁边的唐依依被刺激大了,她讨厌唐思雨,连带着她也从不看苏希演的电视剧,也讨厌,没想到,现在两个人都被顶级帅气的男人拥在怀里,她的心里,还真得很不是滋味。

    邱琳只希望老公的葬礼快点结束,埋了唐雄,接下来,唐氏家族就是她的世界了。唐雄的石碑建立好,唐思雨捧着一束白色的菊花跪在地上,而身后,静默着一群人,他们在对唐雄做最后的送别,大概是因为邢烈寒也在,所以,这次唐雄商界的朋友几乎来全了,场面十分大,也令他的

    葬礼显得格外的隆重。

    温厉琛一直是隐形的身份,除了特定的几个人知道他的身份,他在外人眼里,只是一个华贵无双的世子少爷,甚至,有些人连他的姓氏都不知道,却绝对不敢小看他。

    当宾客们相继离开,时间,也到了傍晚时分,墓地里吹来一阵凉风,邱琳立即心弦绷紧,有些心虚,她不想呆在这里了,她牵着女儿道,“依依,我们回去吧!”

    唐依依点点头,她冷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不愿意起来的唐思雨,她暗想着,最好让唐思雨的腿跪烂在这里。

    邱琳母女离开了,墓地之前,只有他们四个人了,唐思雨不愿离开,苏希自然不走,温厉琛和邢烈寒也都留下来了。

    唐思雨向父亲重重磕了三个头之后,她又到了母亲的碑前,再重重的跪了三个头,她才站起身,但因为最近食欲不佳,导致她的低血糖发作了,她只感晕头转眩,差点就要摔倒了。

    “思雨…”苏希想要冲过来,邢烈寒更快一步,在唐思雨想要倒向一边的时候,他长臂一探,就将她接住了,揽进他的怀里,他心疼道,“该回去了!”

    唐思雨依偎在他的怀里,轻轻的点点头,邢烈寒见她的双腿一定也麻了,他径直打横抱起她就走向了他们的车,身后,苏希也担心的跟上,温厉琛紧步相随。

    由于只有温厉琛一人开车过来了,苏希坐在副驾驶座,邢烈寒和唐思雨坐在后座,四人朝回程驶去。

    邢烈寒的车子也交于助理去开了,唐思雨今天站了半天,跪了半天,中午什么也没有吃,邢烈寒真担心她受不住了。

    一路直奔邢烈寒的家里,今晚,就在他家里煮了,这个时候,唐思雨的父亲刚刚过世,当然不能去酒店里吃喝,显得绝对的不尊重。

    唐思雨送回来,苏希扶着她先回房间休息,而煮饭这些事情,已经成为了这两个男人的事情了。

    父亲的葬礼完成了,唐思雨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父亲的身影了。

    这令她的心空荡荡的,又想大哭一场,苏希抱着她,她就默默的一直流泪,苏希感染着,两个人坐在房间里相对流泪。

    晚餐准备好了,苏希替唐思雨抹干净了一张泪颜,两个人下楼吃晚餐,唐思雨握着筷子,迟迟没有动筷,邢烈寒勤快的往她的碗里夹菜,一直到她吃了一碗饭他才满意。

    吃完饭,温厉琛和苏希就告别了。

    在院子外面,苏希坐进温厉琛的车子,朝他道,“送我回家吧!”

    温厉琛启动车子,驶出了院子里,可是,他没有驶向那条直通街道的大道,而是拐了一个弯,驶向他的家里了。

    “你是不是走错路了?”苏希立即急问道。

    “没走错,今晚去我家,把那张卡给我找出来,带回去。”

    “我不要…我说了我要还给你!”苏希赶紧抗议,她真不能要他的钱。

    “为什么?”

    “无功不受禄啊!我并没有为你做什么,我不能要你的钱。”苏希叹了一口气道,她只会接受相等价值的交易。

    温厉琛深眸扭头看她一眼,“好!今晚留在我家。”“呃…”苏希立即下意识的环紧手臂,“你…你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