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一场考试7

一场考试7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江和朱喜一替一句,将从最初发觉,到昨天为止,细节末枝一点不漏,足足讲了将近一个时辰,才仔仔细细和李章恒讲清楚了。

    李章恒欠身听完,看向陈江,“下一步,陈先生有打算了?”

    “不能说有打算,该安排的,都安排下了,就看张了榜之后,录了哪些人,后头有没有手脚。”

    陈江看了眼郭胜,笑着解释道。

    “要是录取公正,那最好不过。”郭胜接话道,“不过,就算录取公正,这卖号房,以及贪墨朝廷修缮银子的事,也是大事。”

    “先生,”李章恒听郭胜说到贪墨修缮银子,皱眉道:“有件事,昨天起我就一直在想,那贡院里,为什么一定要把恭桶露天放在号房门口?为什么不能用什么法子和号房隔开?这臭号,应该是能避开解决了的吧?”

    “我只是个秀才,没考过这种一关八九天的,老陈说说吧。”郭胜干脆直接的甩给了陈江。

    “这个……”陈江先拖出个长音来,“这恭桶,解决倒是容易解决,只是,科考这样的大事,一举一动都有规矩,从有科考,这恭桶,就一直这么放着……”

    “这有点儿笑话了吧?”朱喜眉毛挑起,看着陈江道。

    “这哪能是笑话?”陈江白了朱喜一眼,看向郭胜道:“秋闱,春闱的规矩,多得很,比如一进龙门,左右各一个纸人,一个慈善一个凶恶,四爷进场的时候,看到了吧?还有拜一拜对不对?”

    李章恒连连点头,“确实如此,还有杂役不停的喊,有恩报恩,有怨报怨。”

    “这事儿吧,前朝仁宗的时候,还是仁宗发的话,说有什么恩怨,什么时候不能报,非得在国家抡才大典的时候添乱,那一年的春闱,就把这恩怨挪走了,那一年春闱考到第三天,贡院突然失火。”

    陈江摊着手,“春闱考到一半,没法考了,后来择期再考,那恩怨就请回来了,怎么请回来的,这中间有什么事儿,不见记载,我就不知道了。”

    “恩怨,这个倒还……可这恭桶,总不能也不能挪吧?有挪走的先例吗?”李章恒皱起了眉,看着陈江,微微屏着气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这也是秋闱春闱的规矩。”

    “这可不一定是秋闱春闱的规矩,”胡磐石伸头插话道:“说不定,当初这事儿没人管,杂役偷懒,随便找个地方就把恭桶搁那儿了,反正又熏不着他,一放就放到现在,我觉得十有八九是这么来的。”

    朱喜噗的笑出了声,郭胜看着想笑又用力忍着的李章恒,看着他却不说话,陈江也笑出了声,“也有道理,不过,秋闱春闱这样的大事,不管哪儿要变动,都得皇上点了头才行,至少得皇上先点了头,这事儿,太大,天下读书人,就是不读书的人,也都盯着看呢。”

    “我想写个折子,”李章恒思量了片刻,看着郭胜,一句话没说完,又顿住,“先写封信给九姑姑,说说这事,看看九姑姑什么意思。

    那恭桶的味儿太重,正对着恭桶的是臭号,旁边一间,再旁边一间,也一样是臭号,连着考上八九天已经够辛苦了,不该让大家再受恭桶之苦,这是能避免的事。”

    “你觉得应该做,就试试看。”郭胜看着李章恒,语调平和,听不出是赞成,还是不赞成。

    “要是这件事能改成了,那可是大好事。”陈江有几分感慨,“我头一回秋闱,名落孙山,就是因为排了个臭号,我从小在乡下长大,乡下人,茅坑就在院子里敞开,早就闻若不闻,本来以为,臭号也没什么,真是没想到,那恭桶。”

    陈江撇着嘴,“现在都记得那个味儿,屎还好,尿水那个味儿,钻心刺鼻,实在受不了,到第二天,就混混沉沉头痛脑涨,就落了孙山。”

    “嗯,我先写封信给九姑姑。”李章恒冲陈江欠身应了,看向郭胜道。

    郭胜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他得学会自己做决定,自己承担决定的后果。

    隔天开龙门,郭胜,陈江和朱喜三个,和李章恒一起,坐在贡院对面,能清清楚楚看到贡院龙门的茶楼二楼,居高临下,看着龙门从里面缓缓拉开,没多大会儿,一个个蓬头垢面、面白气弱的考生,拖着脚步出来,外头有人等着的,急忙上前扶住,也有不少无人理会,一个人拖着脚步,出了龙门,原地站着,恍恍惚惚找到方向,跌跌撞撞往前挪。

    “太惨了。”李章恒看的简直不忍。

    他在京城看过两三回春闱开龙门,龙门开前一个来时辰,龙门前挤满了去接人的家人仆从以及车辆,出来的人,挪出龙门,都是立刻有人上前架走的,哪象眼前,竟然有那么多人,看样子是自己一步一步挪回去。

    “穷秀才多,穷举人少,秋闱是这样。”陈江看着楼下,十分淡定。

    “回头桂榜出来,要是有什么,先生可一定要查清查明,给大家一个公道,清平盛世,不该有如此魍魉。”李章恒不忍之余,有些忿忿然。

    “治理出一个清平盛世,是皇上和娘娘的夙愿,不过,清平盛世,也不能杜绝魑魅魍魉。”郭胜看着李章恒道:“只要能让冤屈之人有申冤之处,魑魅魍魉不敢嚣张,有才华之人不至于全数埋没,就是清平了。”

    “这话极是。”陈江叹了口气,看着李章恒,“我象你这么大的时候,一心一意要扫尽天下恶人,荡平天下不公不平,后来……”

    陈江顿了顿,嘿笑一声,“就跟屎坑和蛆虫一样,有珍肴美味,就得屎坑和蛆虫。”

    李章恒正捻着块莲蓉糕咬着,被陈江这一句话说的,呕了一声,赶紧把莲蓉糕放下,连嘴里那一点,也无论如何咽不下去了。

    朱喜看着只能低头吐出嘴里那点糕点的李章恒,斜着嘿嘿笑着的陈江,他这比喻的,虽说恰当,可这,是故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