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一场考试2

一场考试2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陪着李章恒住进迎祥巷,就再没出去过,离秋闱开龙门也就四五天了。

    到开龙门那天半夜,郭胜亲自看着装好了考篮,再次仔细检查了一遍吃食笔墨,亲手提着,进了李章恒上房。

    胡磐石正站在李章恒院子门口,仰头望天,郭胜站住,上下打量着胡磐石,“这是什么讲究?”

    “不是讲究,好象下雾雨了。”胡磐石急忙三步两步上了台阶,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雾,示意给郭胜,“哥你看,雾雨还有点儿急,真是的,下什么雨?”

    “没什么大事,添一件油衣就是了,走,进去瞧瞧。”郭胜绕过伸手要接他手里考篮的胡磐石,往里进去,胡磐石急忙跟在郭胜后面,一起进了李章恒上房。

    李章恒已经起来了,正吃着早饭,见郭胜进来,忙放下筷子站起来。

    “你赶紧吃饭,外头下了雾雨,最好多穿件衣服,外头再披件油衣。”郭胜伸手按着李章恒坐下吃饭,将考篮小心的放到旁边桌子上,退后半步,再次欣赏了一遍考篮。

    “这是五爷当年用过的考篮?”胡磐石凑到郭胜面前问道。

    这只考篮虽说保养的极好,却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不是,这是四哥儿舅公当年考中解元时用的考篮。吉利。”郭胜再看了一眼考篮,十分满意。

    胡磐石呃了一声,“那舅爷可是……”

    那位徐舅爷,秋闱时是考中了解元,可到现在,也没再下场考过春闱,这一条,可不能算吉利。

    郭胜太了解胡磐石了,听他一声呃,就知道他的意思,横了他一眼,“徐舅爷学问运道,都好得很。”

    “那是那是!”胡磐石赶紧点头。

    李章恒正吃着饭,食不语,虽说没说话,却笑个不停,吃好了饭,漱了口,接过帕子擦着手,才和胡磐石笑道:“舅公说他头一回考春闱,菩萨保佑,坏了肚子误了,第二回摔断了腿,第三回他犹豫不定,就误了。等第四回的时候,他已经是皇亲国戚了,他想来想去,这春闱还是别考了,别难为大家。

    因为这个,舅公遗憾得很,这趟先生陪我过来,舅公特意找出他当年的考篮,说他人不能金榜题名就算了,这考篮不能埋没了,胡爷放心,这考篮吉利得很呢。”

    “那是那是。”胡磐石悄悄瞄了眼他哥,连声答应。

    小厮送了衣服和油衣进来,郭胜亲自上前给李章恒穿上油衣,扶着他肩膀仔细打量了一遍,满意的嗯了一声,“比你阿爹那时候强多了,青出于蓝。我和磐石就不送你过去了,记着,静心耐心,不为外物所扰,做到这个,别的,都不要紧了。”

    “是。”李章恒欠身应了。

    小厮伸手要提考篮,郭胜在小厮之前提起考篮,示意李章恒道:“我和磐石送你到门口。”

    他和胡磐石都算是这杭城的名人,认识他的人多,认识胡磐石的人更多,两个人都不敢送李章恒入场,只送到院门口,看着诸小厮围着李章恒出门走了,郭胜背着手,伸着头看到看不见,又看了一会儿,才转个身,和胡磐石一起,往回进去。

    大半个时辰后,小厮回来禀报,四爷顺顺当当进了龙门了,龙门已经关了,郭胜松了口气,又提起了心,出了屋,站在廊下,仰头看着越下越密的雨丝,眉头拧起。

    如今秋意浓厚,江南地方,这样的细密雾雨一下起来,下个十天半个月都是寻常事,真要下上十天半个月,这一场秋闱,可就太辛苦了。

    胡磐石站在郭胜身后,看着郭胜仰头看天,也跟着看天,照他的经验,这雨,只怕要从秋闱开龙门,下到秋闱开龙门了,好在雨不大。

    董老三一溜小跑进来,站在垂花门下,象只被捏着脖子待杀的鸡一般,冲胡磐石挤眉弄眼。

    “怎么了?”胡磐石干脆从院子里大步流星穿过,嫌弃的斜着董老三问道。

    “是金贵金爷,在咱们老宅子外头,说是悄悄儿的,只跟你说一声就行,我一句多话没敢说,赶紧跑过来找您。”董老三踮着脚尖,和胡磐石咬耳朵道。

    “金贵?”胡磐石眉毛挑起来了,“去请他……你等等!”

    “是!”董老三忙应道。

    胡磐石一个转身,三步两步冲到郭胜身边,低低将董老三的话说了,郭胜也惊讶起来,“他在杭州城?让他到这里来吧,只怕有事儿。”

    “是!”胡磐石干脆应了,三两步窜到董老三面前,“去请金贵过来,悄悄儿的,不用我多说,你都懂!”

    “老大您放一百二十个心。”董老三干脆应了一句,转身一路快跑出去。

    郭胜蹙着眉头,干脆示意胡磐石,出了院子,往二门过去。

    金贵到的很快,进了二门,一眼看到郭胜,顿时惊喜交加,“老大,不是做梦吧?您怎么在这儿?这杭州城的事儿,你都知道了?我就说……”

    “杭州城什么事儿?陈先生呢?”郭胜眉头皱起来。

    “老大你不知道?我就是陪陈先生过来的,还有朱先生,他俩在客栈呢,让我过来找一趟老胡,打听点儿事儿。听陈先生和朱先生说,杭州城今年这秋闱,要出大事儿。”金贵看看郭胜,再看看胡磐石,话倒没什么,脸上却笑的花儿一般。

    “什么?”郭胜和胡磐石异口同声叫了句。

    “进来说话!”郭胜脸色沉下来,转个身,示意金贵。

    金贵有些莫名其妙,忙跟在郭胜身后,进了旁边的暖阁。

    “到底怎么回事?仔细说说,什么叫秋闱要出大事儿?”没等金贵站稳,郭胜就劈头问道。

    “这事的起因……老大您也知道,学问上我不行,就是二十天前,我陪陈先生、朱先生在富阳,一间酒楼,两个秀才喝酒说话,我听着那话稀松平常,陈先生和朱先生听出不对了,陈先生说,得盯一盯,说什么才什么大典,国之基石什么的,无论大小都不能放过,就查起来了。

    都是读书人的事儿,我插不上手,昨天陪着陈先生朱先生到的杭城,今天半夜,陈先生和朱先生去看开龙门,回到客栈,就让我来找老胡了。

    陈先生不知道老胡在不在杭城,说要在,请老胡立刻去客栈,要不在,请人传话,让老胡赶紧到杭城来。我寻思着,指定是这秋闱上,要出大事。”

    金贵一口气说的极快。郭胜听的脸色阴沉似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