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追夫记 之一

追夫记 之一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月的明州,树翠柳新,花艳水清,明丽活泼的春日景象,让人只要看一眼,就能笑出来。

    姜尚文站在东钱湖边上,背着手,昂着头,四下乱看。

    姜尚武紧挨着姜尚文站着,也跟姜尚文一样背着手昂着头,姜尚文往哪儿看,他也往哪儿看,不过姜尚文看的眉头舒展,姜尚武看的紧皱着眉。

    “姐你看什么呢?我怎么没看到?你到底看什么?你倒是说句话哪!到底看什么?”

    姜尚武跟着姜尚文不停的转头,却看的两眼空空,忍不住叫道。

    “看春天!”姜尚文斜了姜尚武一眼,嘴角往下扯了扯。

    阿武真跟他爹一样,五大三粗没学问。

    “看啥?春天?哪儿呢?春天?春天哪儿看得着?”姜尚武唰唰几个转头,抬头斜着姜尚文,嘴撇的简直成了个倒八字,“还看春天,姐,你是不是还是吟个诗啥的?”

    “吟诗的来了。”姜尚文用手里的团扇拍着姜尚武的头,示意他看东钱湖中往他们这边缓缓而来的一艘花船。

    “哼,这船真小,这也能叫船?”姜尚武继续撇着嘴。

    “胡说什么呢!”姜尚文猛一团扇拍在姜尚武脸上,拍的姜尚武疼倒不疼,就是差点被那阵风噎着。

    “再胡说我揍你。好好赏景。”

    姜尚文瞪着姜尚武威胁了句。姜尚武被姜尚文这一句我揍你,吓的缩了缩脖子,张了张嘴,却没敢嘀咕出声。

    他姐手狠,揍起来是真揍。

    那艘花船越靠越近,近到能清楚的看到船上的十几个长衫,船中间的长案,以及,坐在船尾的两个乐伎正轻抹慢弹。

    “哼,真会找乐子。”姜尚武嘴角往下,打量着船尾的两个乐伎。

    “猪是怎么死的?”姜尚文再一团扇拍在姜尚武脸上。

    “蠢死的,我又不蠢!”姜尚武连头带上身往后仰,躲闪扇子扇过来的那股风。

    “猪死,是因为它不停的哼哼!”姜尚文侧过团扇,用扇箍拍在姜尚武额头。

    姜尚武呃了一声,一声哼,哼了一半,赶紧咽下去了。

    船靠的更近了,船上的十几个长衫,多半很年青。

    船头一张竹摇椅上,坐着个十八九岁,或是二十来岁的清秀长衫,对于长衫,姜尚文总觉得看不准年龄。

    清秀长衫在摇椅上躺的十分自在,一只脚蹬在船头锚柱上,蹬的竹摇椅有滋有味的来回摇着,怀里抱着个竹碗,不时从竹碗中拿一粒花生,剥了壳,花生扔进嘴里,花生壳扬手扔进水里。

    清秀长衫旁边,站着个面相憨厚、身形敦实的小厮,小厮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掌心朝上,平举在身前,掌心托着只酒杯。

    清秀长衫吃上几个花生,就伸出手,敦实小厮立刻弯下腰,掌心平举往前,将那杯酒送到清秀长衫手里,清秀长衫抿一口酒,将酒杯放回小厮掌上。

    姜尚文瞪着那个清秀长衫,看着他晃着摇椅,吃着花生,抿着酒,看的哈哈笑起来,这个人长相清秀,可瞧着,跟他那个小厮一样,好象也有点憨。

    “老徐,就差你了,快点,还有最多半刻钟,输了可要做半个月的东道。”船舱中间,有个年青长衫扬声叫坐在摇椅中的清秀老徐。

    清秀老徐从小厮手里再抿了口酒,将酒杯递给小厮,再将竹碗递给小厮,扶着摇椅扶手站起来,仔仔细细拍打干净长衫,不紧不慢晃进船舱。

    “还有半刻钟呢,急什么,不就是破个题,又不是写文章。”

    清秀老徐懒散的说着话,走到长案边,挑挑拣拣选了只笔,一只手握笔蘸墨,一只手去拿旁边的题目。

    敦实小厮看着憨笨,动作却极快,已经放好酒杯竹碗,再紧前一步,替他家老徐铺开了一张纸,一头压上镇尺,自己按着另一头。

    老徐一只手翻着题目,眼睛只看题目,另一只手不管不顾写的飞快,好在小厮配合极其默契,在老徐停顿的间隙,不停的移动着那张宣纸。

    一柱香燃尽前一息,老徐放下笔,“好了。今天的题有点儿简单,都是老生常谈。”

    一圈儿的长衫斜着他,刚刚叫他的那个长衫拎起老徐那张墨迹未干的答题,一边看一边跺脚,“这一题,真是,我又偏了,真是,怎么回回都是偏上那么一点点,老徐,那篇文章,你得好好给我理一理,你们瞧瞧,老徐破的这道题,就是精妙两个字。”

    老徐踱到旁边,一张张翻看着其它人的破题,时不时撇一撇嘴,却不说话。

    岸上的姜尚文看直了眼,姜尚武看的眉头紧皱。

    “怎么喊他老徐?一点儿也不老啊,难道我这眼这么看不准了?不可能啊,为什么喊老徐?不过瞧着这个老徐,喊这句老徐还真是合适,姓徐,咦,难道就是那个徐解元?有点儿潇洒。”

    姜尚文拍着团扇,看的兴致勃勃。

    姜尚武看看姜尚文,再看看那只船上的什么老徐,再拧头看看他姐姜尚文身后的两个丫头,极其不确定的指着自己鼻尖道:“姐,你是跟我说话?”

    “闭嘴!”

    姜尚文再次一团扇拍在姜尚武脸上。

    “清柳,去打听打听,那是不是徐解元?”

    姜尚文拍完姜尚武,团扇往后扬了扬,吩咐身后的丫头。

    “那是解元?瞧他那懒样,姐你哪儿看出来的?”姜尚武伸长脖子往船上看。

    “唉!”姜尚文长叹了口气,团扇一下一下打在姜尚武头上,“蠢武啊,姐先问你,那个老徐,有学问还是没学问,你看出来没有?”

    “你说他是解元。”姜尚武一巴掌拍开他姐的团扇。

    “笨!站好,听你姐我跟你说,刚才喊他那个,说什么?还有最多半刻钟对不对?他不紧不慢,说明他心里有数,这最后再写,不是头一回了。”

    姜尚武斜着他姐,点了下头。

    “他过去,怎么写的?”姜尚文又往姜尚武头上拍了一扇子。

    “还能怎么写?拿笔写呗。”姜尚武再次拍开他姐的扇子。

    “笨!他是一边看题一边写,那就是说,那题,他写前不知道,就是,看一眼,想都不用想,就写了……”

    “想都不想就写,那肯定是乱写,不想怎么写?”姜尚武撇着嘴,打断了他姐的话的同时,脚步往旁边斜出半步,身子一歪,避开了他姐砸过来的团扇。

    “想都不想是个比方,就是说他看一眼就知道那题怎么破了!笨!”

    “说不定全破错了。”姜尚武看着他姐的团扇。

    “笨啊!你看他刚写完,那一群长衫就围上去看。

    还有啊,那边那个,看到没有,老大年纪那个,就那个人,刚刚还撕了一份卷子,肯定是他自己的。

    他们长衫讲究,别人的文章哪怕一泡屎,当面也夸的花好月圆,别人的文章哪怕能千古流芳,背后也照样挑剔成一泡屎,这是阿爹的话。

    他当面撕了,那就肯定是他自己的,为什么撕了,肯定是觉得不好,见不得人,所以……”

    姜尚文拖着长音。

    “他们这一群,不但觉得那个老徐写的对,写得好,而且不是今天这么觉得,是一直这么觉得,要是一直这么觉得,那那个老徐,肯定很有学问,至少比别的长衫有学问。

    你看船上,好几个举人呢,看头上,戴着簪花顶子呢。呸,游个湖还戴簪花顶子,真没出息。

    在一帮举人中间,也是个有学问的,又姓徐,那指定是那位解元。”

    “姐你说好象有那么点儿道理。”姜尚武伸长脖子再看船上,不过船已经由近而渐远。

    清柳很能干,花船远去没多大会儿,就打听回来了,船上的,果然都是明州的举人大才子,船头摇椅上坐的,是明州大大的才子,十三岁就考过秀才试,上一科考了头名解元的徐解元徐焕。

    清柳还打听到了这个徐焕最近刚刚遭遇不幸,和他订了亲的那家姑娘,前一阵子刚刚一病没了。

    姜尚文拍着清柳的肩膀,大夸了一通,顺手又赏了十两银子。

    姜尚武看看清柳,再看看那十两银子,眼睛越瞪越大,突然猛哈了一声,“姐,你平时都赏五两的,这趟为什么多了五两?清柳今天这差使,可不比平时快,也没好哪儿去……就因为跟他订亲那姑娘没了?”

    “怎么说话呢!”姜尚文这回不是用团扇拍了,而是结结实实一巴掌打在姜尚武后脑勺上,“那是惨事,你怎么说的话?再说一遍!”

    “我错了,再说一遍,那姑娘肯定年纪不大,年纪青青就没了,太让人难过了。”姜尚武被他姐这一巴掌打的,疼的直吸气。

    “这是明州,多看多听,好好说话,记牢了。”姜尚文再次拍在姜尚武头上,不过这次用的是团扇了。

    “走,到前面逛逛,找个地方喝杯茶,有点儿渴了。”

    见姜尚武缩着头不敢吱声了,姜尚文再横了他一眼,才愉快的吩咐了一句,一只手背到身后,迈着大步,气势昂昂勇往直前。

    “大娘子。”清柳急忙紧几步跟上,拉了拉她。

    “有事就说。”姜尚文昂首迈步,头也不回道。

    “大娘子,步子错了,你看你的裙子。”明叶也跟上前,指了指姜尚文那条几乎飞扬到脸上的裙子。

    “我又忘了!”姜尚文顿时立定,懊恼不已,她又忘了嬷嬷的教导了,女孩子家要文文雅雅,行不动裙虽说有点儿过了,可那裙子,也只能到轻风细浪,可不能一走起来,就惊涛骇浪,以至于飞出去……

    她这裙子,又差点飞出去。

    姜尚武看着他姐的裙子,笑的肩膀乱抖。

    姜尚文狠狠横了姜尚武一眼,这回倒没拍他。

    姜尚文立定站好,深吸了口气,慢慢吐出,调均了呼吸,轻轻拂了拂裙子,咳了一声,举起团扇半掩着脸,眼睛往下盯着裙角,一步一步,优优雅雅踩出去。

    姜尚文走了没多远,就出了一身细汗,瞧着前面有个茶坊,急忙吩咐,“进去歇歇,累死我了。”

    随行的婆子忙先上前进去,要了临街的雅间,几个人上了楼。

    姜尚文只要了茶,姜尚武却把茶楼里有的点心,挨样要全了。

    茶博士愉快的喝着姜尚文要的茶,姜尚武要的点心,片刻功夫,又愉快的唱上来,先沏了茶,接着一趟一趟,在那张大桌子上,摆满了点心,摆到摞起来。

    姜尚文靠窗坐着,慢慢抿着茶出神,姜尚武站在桌子边上,一只手端只茶杯,一只手挨个捏点心品尝,尝到好吃的,就赶紧示意清柳和明叶,“这个好吃,你们俩尝尝。”

    “阿爹说,让咱们在明州,不能关着门过日子,咱们得多走多看,多见识见识。”姜尚文发了好半天怔,放下杯子,隔着一大桌子点心,看着姜尚武,神情郑重。

    姜尚武正噎了满嘴点心,想说话说不出来,瞪着他姐,赶紧嚼赶紧咽。瞧他姐儿这神情,有大事儿。

    “阿爹还说,多见识事儿,更要多见识人,我觉得,咱们应该先见识见识那个解元,好好见识见识。”在姜尚武说出话前,姜尚文一拍桌子,已经做出了决断。

    姜尚武正用力想把满嘴点心全咽下去,被姜尚文这一拍桌子,噎的猛一个嗝。

    清柳和明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齐瞪向姜尚文。

    “姐,你……”

    姜尚武总算能说出话了,话一出口,就被姜尚文打断。“先把嘴里的东西咽干净,你看你,喷的这份漫天花雨,真恶心,先闭嘴!”

    姜尚武又是一声响嗝,再一声响嗝,嗝的说不出话了。

    “大娘子,怎么见识?”清柳和明叶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看了不知道多少眼之后,清柳带着几分小心问道。

    “让我想想……先巧遇一下!”姜尚文拧着眉头,片刻功夫,就啪一拍桌子,拿定了主意。

    姜尚文是说做就做的性子,清柳和明叶跟了她四五年了,早就跟着学的雷厉风行,在茶坊里,就一连串安排下去,细细打听那位徐解元,今天做什么,明天做什么,后天做什么,平时做什么……

    姜尚武从姜尚文一拍桌子要先巧遇一下起,就一边打嗝,一边圆瞪着双眼,瞪着他姐一连串的排兵布阵,直到他姐安排完了,拍拍手,站起来要走了,姜尚武那嗝,还打的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