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一七章 外和内

第六百一七章 外和内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阮十七接了骆远航的案子,以及周尚书那句:这是秦王爷的意思,出了刑部,直奔秦王府。

    书房里,秦王在,金拙言在,古玉衍古六和李文山也在,阮十七扫了一圈,团团见了礼,顺口问道:“小陆呢?”

    “在暖阁。”古六立刻接话,眉眼都是笑,“快去找他!”

    李文山笑着轻轻拍了下古六,示意他别说了。

    “他大约得一会儿,你要是急,就去暖阁……”金拙言的话没说完,就被阮十七打断,“我不找他,顺嘴问一句,我找王爷。”

    “骆远航案子的事?”秦王也带着笑,看着阮十七问道。

    “嗯,怎么审?”阮十七不用让,挑了把椅子,坐到了李文山旁边。

    “你打算怎么审?”秦王反问了一句。

    “那个潘志,谁的人?”阮十七没答秦王这一句,看向金拙言问道。

    “这你得去问老郭。”金拙言摊手。

    “老郭也在暖阁,要不我陪你去?”古六伸头笑道。

    李文山抬手在他肩膀拍了下,“说正事儿呢。”

    “不去,我又不急。”阮十七斜了古六一眼,看向秦王,接着道:“潘志那状子,我看过了,状子上的那些事,十有八九都是真的,但银子是不是进了骆远航的私囊,那就不好说了,地方上的弊端,你当年微服游历过,肯定看的清清楚楚,至少大江南北,算得上一片溃烂,可这根子,在上头。”

    阮十七手指往上捅了捅,“这些年,这几十年吧,这规矩差不多从先帝那时候就这样了,地方官要想考评个卓异,两件事绝对不能有,其一是报忧,其二是要钱。要是两样都有,那就连个平平都不用想了,必定是下下,这地方上,不报忧还勉强能撑一撑,不要钱,这日子可难过。

    偏偏太祖定下的规矩,但凡钦差出京,沿途所见所听,须得写成日志,三日一报,送到吏部,归到各路州县考评各处地方官,本朝钦差又多又杂,根本打点不来,要想这上头好看,脸面上一定得维持好,比如驿路驿站,城门城墙,大街小巷,贡院县学,都得象样,这个象样,可都得有银子才行。

    地方上各种克扣,象骆远航做的这些,这几十年,可都是官场行规,只是越演越烈,以至于国家赋税一年比一年少,入不敷出,真要查清查明,这可比大小弓那一案牵涉的大多了,只怕人人有份。照我看,至少这会儿查不得。”

    “朝廷弊端,远不止你说的这些。”金拙言看了眼脸色很不好看的秦王。

    秦王指了指李文山,“李五前几年往各州县实地查看了几年,这两年一直在整理这些年所见和朝廷里的那些事,你有空跟他多聊聊。”

    “好。”阮十七爽快答应,这位妻兄难得的厚道又明白,唉,这李家两儿两女,老大都好,老小……小六还好,那位……

    想到那位,阮十七不自在挪了挪,往上坐了坐,显的端正了些,“别的弊端回头再说,只看眼前这一摊,怎么查,得有个章程,这可不是小事儿。”

    “第一,先查清骆远航手里有没有人命案,有的话,有几条;第二,查清侵占砚石山,祸害民生这件事;第三,查查他贪墨了多少。”秦王沉吟片刻,和阮十七道。

    “那行,就这样。我没事儿了。”阮十七干脆答应。

    “陈家那位老夫人到你府上去了?”听他说他没事儿了,金拙言问道。

    “去了,我让人盯着呢,她一出门我就回去了,毛毛她娘不知道这事。我就在二门口等着,把她打发回去了。”阮十七答的有点儿含糊。

    “那位胡夫人是怎么死的?”李文山皱眉问道。

    “嘿。”阮十七一声干笑,抬手在李文山肩膀上拍了两下,“你是个实在人,这还用问?不是一碗毒就是一根白绫,十有八九是白绫,干净。”

    “那位老夫人下的手?够狠的,他家这媳妇儿这命,啧!”古六撇着嘴,啧啧有声,“那府衙的状子呢?撤了?”

    “没,”阮十七看向秦王,“老郭捎过话,说陈家那案子,撤之前要跟他说一声,我让人去问了他,他说暂时不要撤,让我留几句话在陈家,以后也许用得着,我就把案子先挂在府衙了。”

    “言哥儿,还有毛毛都没事了吧?”李文山想着昨天唐家瑞到阮府看望时,回来说的话,看着阮十七关切问道。

    “他俩有什么事儿?噢对,对对!”阮十七一句话问出来,就想起来自己昨天还张罗着请大夫的事儿,“还好还好。”

    金拙言嘴角往下快撇成八字了,横着阮十七,“事儿没起前,你就把人藏好了,毛毛可是睡着没醒抱出来的,斗蓬蒙头不说,你还把暖轿里堆了半轿子香袋,能有什么事儿?我就奇怪了,这几天你把这一城的大夫请了个遍,请到府里你让他们看什么?”

    “我府里有的是下人,下人也是人对不对?”阮十七瞪着金拙言,一眼一眼瞪回去。

    “哈!”金拙言眉毛飞起,一声哈算是代替啐他一脸的意思。

    “昨天你嫂子从你们府上回来,说是毛毛哭的上不来气,怎么回事?”李文山自然听的明白,他那俩外甥至少跟吓着这事半点关系没有,就直接问道。

    “这个,”阮十七有几分挠头,“那天,我让毛毛乖一点别哭,你也知道,言哥儿从小儿就难得,能不哭绝对忍着不哭,毛毛是说哭就哭,不过女娃儿么,总归跟男人不一样。好在这俩孩子都特别懂事,我就嘱咐毛毛别哭,答应了她骑三回马。”

    “你这是被你闺女趁火打劫了吧?”古六跟言哥儿和毛毛都熟,一听就明白了,他家毛毛那份半点机会都能抓住的本事,他赞叹过不知道多少回。

    “毛毛才多大,你看你这话说的!”阮十七一口驳了回去,“这几天又不能算太平,我没敢带她出府,没事,毛毛懂事,也就哭一会儿。”阮十七看向李文山解释道。

    “要骑马也不用到外头,丁府后园就是跑马场。”秦王笑道。

    “对啊!”阮十七眼睛一亮,“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正好,让毛毛跟她八姨学骑马去,要是能学点功夫就更好了,赵老夫人那杆枪,可不比她那箭术差,得赶紧,趁着她们丁家还没什么规矩……我走了,先把毛毛送过去。”

    阮十七站起来就要走,金拙言伸折扇抵在他腰间,“听你这话意,你还打着把你家毛毛送到柏家学功夫的主意呢?”

    “早就不打了,柏家那功夫男女都传,可是不传外姓啊。”阮十七倒是干脆。

    “徐家舅母功夫多好。”李文山接了句,这几天,家里女眷说不了几句,就得敬仰一下徐家舅母的凛凛威风。他家女眷几乎人人都有学几招的心思了。

    阮十七一声干笑,”她那功夫,下盘太稳,中用不中看,这功夫也得学个中用又中看的。我先走了,晚上我去你那儿吃饭,咱俩好好聊聊。”阮十七团团拱手别过,和李文山约了晚饭,大步走了。

    “下盘太稳怎么就中用不中看了?练功夫不就是下盘要稳?”古六一把没揪住阮十七,回头看着金拙言问道。

    “姜太太是在海船上练出来的功夫,海上头一样是要站稳,你想想船工,都是怎么站的,赵老夫人的功夫,讲究步法灵活。”

    金拙言说的比较委婉含蓄,不过古六一听就明白了,两根眉毛飞起,一边哈哈笑着,一边拍着椅子扶手,“这话我得告诉徐家舅舅,敢嫌弃徐家舅母功夫不好看,不能便宜了这厮。”

    离书房不远的暖阁里,李夏正凝神听陆仪说话,“得了信儿,我就去找柏乔了,明天太子要代天子到益郡王府祭祀,他这边是不是要先到益郡王府清查一遍,明天益郡王府布防,是不是也该他这边安排。”

    陆仪顿了顿,“柏乔说,他请见过皇上了,也问过了太子,是不是过府清查,皇上说照规矩,太子也是说让他照规矩安排,至于明天益郡王府布防,说是皇上发了脾气,说那是他儿子家,不是贼窝。皇上已经这么说了,柏乔就没再请太子示下。

    至于过府清查,柏乔说他还是不清查的好,一来,清查是为了布防,查完就走,全无用处,二来,他要是去清查了,万一有什么事,这一份清查不利的责任,就得顶在头上。有百害无一益的事,他不犯着去做。”

    “这话在理。”郭胜点头赞成。

    “太子明天什么时辰到益郡王府?”李夏沉默片刻问道。

    ”钦天临测定的回望时辰是辰初三刻,应该是辰初三刻前后。”陆仪的话没说完,外面传来承影的声音,“将军,有要紧的信儿。”

    “你去看看。”李夏示意陆仪。

    陆仪急步出了暖阁,片刻就回来了,眉头微蹙道:“是五爷那边传来的信儿,说是太子打发人和他说,让他明天辰初前,先到他那里,他们兄弟三个一起过去给二爷送行。”

    李夏眼睛微眯又舒开,把老五叫过去和他一起去益郡王府,这是担心象老二之死这样的事儿再发生么?

    这是江延世的主意,还是太子的意思?

    “太子代天子祭祀,咱们不能赶在他前面。”李夏说的很慢,在前面就是大不敬了,只能在其后。“几位相公必定照着陪天子的例,陪着太子一起到益郡王府,六部要晚一晚。”

    “王妃真觉得明天的祭祀会有什么不妥?那毕竟是益郡王府。”陆仪紧蹙着眉。

    二皇子和太子一系,这几十年都是死敌。

    “嗯。”李夏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明天的益郡王府,是绝佳之地。利于击杀,又有无可挑剔的替罪羊,顺便还能清一清老二一系的残余,比如计相侯明理……

    她对二皇子妃侯氏一无所知,上一回,三年前,治平二十四年的时候,先是太子死了,接着就是这一对双胞胎,当时,这一对双胞胎还是极其挑剔的择亲中,还没定亲。

    她记得侯明理那时候好象是依附太子的,后来被一桩大案套进去,治平二十六年好象,侯氏家破人散,这位侯氏,她甚至都没听说过。

    这一回,她嫁进二皇子府之后,一直沉默无声的象没有这个人一样,这样沉默无声的人,哪天要出声,多半都是大事,所谓一鸣惊人。

    “那……”陆仪声音很轻,一句话刚开口,又咽了回去。

    李夏头颈微垂,想的出神,仿佛没听到陆仪的话。

    陆仪不说话了,满眼忧虑的看着李夏。

    李夏抬手,两根手指按在双眉间。

    陆仪别过了脸,她这份殚思竭虑,他看的心疼难受。

    唉,王爷说的对,人要是不长大就好了,看到她现在这样,他总是想起她小时候,两条胖胖的小胳膊趴在桌子上,非要拿着和别人一样,到她手里却重厚长大的怎么看怎么让人担心的筷子,乌黑莹亮的眼珠转来转去,极其认真,甚至有些苦恼的衡量来衡量去,挑选着想吃的菜。

    他真希望她一辈子都能象小时候那样,最大的烦恼就是想不好该吃哪个菜。

    “不能冒险。”李夏放下手,看向郭胜,“益郡王府有多少可用的人?”

    “十七个。两个……”

    “不用细说。”李夏打断了郭胜的话,“全部起出来,盯紧能盯紧的各个地方,看今晚有没有陌生人进出益郡王府。”

    “是。”郭胜欠身答应。

    “明天早朝必定要免的,太子辰初三刻前后到,辰正必定走了,接着是六部、枢密院等处,各处必定都让人盯着,不会一起,肯定一个接一个,枢密院仅次于门下中书,应该在太子之后,一刻钟也就够了,嗯,辰正一刻吧,你和金拙言带人先去益郡王府,最好进门的时候能迎上柏景宁出门,进去之后,从大门到灵堂一线,往外搜出一张强弩的距离,要细细的搜,搜好一处,让人看好一处。”李夏接着吩咐。

    “是不是有点儿……”嚣张两个字,陆仪没说出口。

    “老二刚刚死在婆台山上,王爷刚刚死里逃生,惊弓之鸟,总要小心些。侯氏一介弱女子,又伤心过度,府中必定防备松懈。咱们只能自己小心。你去找一趟柏乔,把这些话先说给他听。”李夏答了陆仪的话,接着吩咐道。

    陆仪应了,看着李夏问道:“那明天王爷要亲自过去吗?”

    “嗯,明天去祭拜的人肯定很多,不可能不碰到人,替身远看过得去,一说话必定瞒不过,真让人看出来,堵在路上……”后面的话,李夏没说下去。

    明天要是去了替身,替身再让人认出来,再被人故意堵在路上,那就是雪崩一般的灾难,足够前功尽弃。

    “你去准备吧,明天全看你了。”李夏看着郭胜,郑重交待。

    “王妃放心。”郭胜欠身应了,和陆仪拱了拱手,赶紧出去安排准备了,王爷这一趟的安危,全在他身上。

    “你和柏乔只说如今的益郡王府只怕如筛子一般,明天你要多带些人过去,别的不必多说,还有,要是能说动柏乔在巳初前后,带人往益郡王府一带巡视一趟,那就更好了。”

    李夏接着吩咐陆仪,陆仪欠身应了,告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