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七三章 惊动

第四百七三章 惊动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夫人刚刚睡着,被钟声惊醒,呼的坐起来,蔓青当值,正蜷缩在熏炉旁半睡半醒,钟声没惊着她,猛然坐起的严夫人,把她吓了一跳。

    “夫人怎么了?”蔓青急忙将灯拨亮,严夫人侧耳凝神,“好象有钟……”一句话没说完,钟声再次响起,严夫人顿时白了脸,急忙掀被下床,“快,侍候我穿衣,把人都叫进来,去看看五爷,还有三老爷,还有三太太醒了没有,没有就叫起来,要快,外头谁当值?让人去把赵大家的,老刘,还有老沈都叫进来,要快,要悄悄儿的,告诉孙忠媳妇,看住二老爷,二房的人,一个都不许出去,院门都不许出……”

    蔓青目瞪口呆看着光着脚站在地上,团团转吩咐个不停的严夫人,片刻,反应过来,急忙扑在地上要给严夫人穿鞋,严夫人用脚踢开鞋子,“叫小翠进来侍候,你赶紧,我刚才的话,听清没有?赶紧去!快去!”

    “是。”蔓青转个身刚冲了一步,猛然顿住,一个旋身,“夫人,出什么事了?”

    “这是丧钟,这大半夜……是宫里,死人了,快去,快去!”严夫人急急的冲蔓青摆着手。

    蔓青呆了一瞬,一下子反应过来,脚底一软,转身转到一半,差点扑倒,晃了两晃,一头冲出去,提着裙子跑的飞快。

    小翠等几个当值的二等和三等小丫头已经进来了,急急的侍候严夫人穿上衣服,三两下挽起头发,跟在严夫人后面急步往外冲。

    刚冲出院门,迎面看见李文山大步流星直冲过来,严夫人长长松了口气,伸手扶住院墙,深吸了两口气,抬脚迈出门槛,迎上李文山。

    “一直在响,还在响。”李文山脸色青白,虚指了指。

    “多少响了?”严夫人转头问小翠。

    “十九响了。”小翠急忙答道,话音刚落,又一记钟声响起。

    “宫里……没听说谁病着,前天太后还召见我,好得很……是皇上?”李文山喉咙紧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先头先帝走的时候,也是半夜,是先净街,御前侍卫,城外各军,马蹄声响了一夜,第二天卯正前后,才响的钟声,那还是独子呢……”严夫人压着声音,看着李文山,后面的话没再说下去。

    “那是江……”李文山话没说完,不敢再说下去,心里不停的祈祷,是谁都行,千万别是太后,千万不能是太后!

    “这钟声……先去花厅吧。”已经二十多响了,响了这么久,还能是谁呢?严夫人咽回了后半截话,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严夫人和李文山没走几步,顿住,看着从花径转出来,急急忙忙往她和李文山这边跑过来的李文松,以及李文松后面的李文岚、李文栎,忙迎着急奔过来的李文松等人,扬声道:“松哥儿和岚哥儿去明安院接你三叔三婶到花厅,告诉他们别急,没什么大事。

    老二去你翁翁院子里看看,要是你翁翁惊醒了,告诉他是寺里做法事,没事儿,让他安心歇着,再去一趟你二叔院里,就说我的话,让你二叔二婶安心歇着,等天明再说,这会儿不许出院门一步。”

    李文松三人还没跑到严夫人面前,就各自答应,急忙转身就跑。

    看着三人急急走了,李文山上前虚扶着严夫人,一边往花厅走,一边低声道:“阿夏不知道怎么样了,我现在去秦王府看看?”

    “先别急,这事儿蹊跷,是得去一趟秦王府,不过你不能去,这会儿,咱们一无所知,头一条,先得稳住,没头苍蝇一样乱跑乱闯,只会坏事惹祸,先稳住。让……孙忠媳妇来了没有?”

    “在了。”刚刚赶过来的孙忠媳妇急忙上前答话。

    “你赶紧回去一趟,让孙忠跑一趟,先去寻郭先生,郭先生要是不在,就去一趟秦王府,看看动静就行,不用靠近,要悄悄儿的,别惊动人,要是外头不太平,别硬闯,赶紧回来,快去!”

    孙忠媳妇答应一声,提着裙子狂奔而出。

    明安院门口,徐夫人和三老爷李学明一前一后,从院门里冲出来,李文松和李文岚迎着两人过去,李文岚紧冲几步,伸手去扶明显已经慌的失了分寸的徐夫人。

    “松哥儿,出了什么事了?你三叔说……”徐夫人一脸惊恐,一把抓住李文松,钟声还在一声一声的传来,仿佛要一直响下去,“这大半夜的,说是宫里……”

    “是从宫里传出来的,只怕是宫里有人陨了。”钟声报丧是礼仪之道,李文松和李文岚都是知道的。

    “二十多响了。”李文岚看看李文松,又看向阿爹李三老爷,“象是……”后面的话,李文岚没敢说出来,只怕是太后,或是皇上。

    李学明为官多年,这点规矩肯定是明白的,一张白的没有人色,两只手垂在身边,不停的抖,今天是阿夏和秦王爷成亲的好日子,要是太后大行了……阿夏怎么办?

    “二十多响?那是?”徐夫人满脸惊恐,腿一软,人就萎顿下去,李学明急忙上前抱住她,“阿夏没事,你稳住,稳住!”

    “三婶别急,阿娘说没事,让你们别急,五哥儿和阿娘已经去花厅了,咱们先去花厅,三婶别急,阿夏肯定没事,这不关阿夏的事。”李文松也有些慌乱,却努力显的十分镇静的安慰徐夫人。

    “赶紧走。”李学明扶着徐夫人,示意李文松和李文岚。

    李文岚忙上前转过去架起徐夫人另一只胳膊,架的徐夫人几乎脚不连地,只奔花厅。

    花厅里,李文山几步跑下台阶,从李学明手里接过徐夫人,抬进花厅。

    徐夫人跌坐在椅子里,李学明没进花厅,站在花厅门旁,焦灼而担忧的看着在花厅台阶下急急的来回踱着步的严夫人,心里一阵一阵的焦灼担忧,真要是太后……阿夏这会儿不知道怎么样了。

    长沙王府,唐夫人唐家珊得了金拙言的嘱咐,要她等他回去再歇下,子时时分,正歪在榻上打盹,听到钟声,一个机灵,直直坐起,笔直坐着,凝神听着袅袅余音,等到第二声钟响再次传来,唐家珊一跃而起,提着裙子直奔闵老夫人的正院。

    正院上房里,灯火明亮,闵老夫人坐在上首,穿戴整齐,神情悲伤,长沙王和王妃蒋氏一左一右低头站在两边,都是一脸悲伤。

    “阿珊来了,还没歇下。”蒋王妃招手示意唐家珊,唐家珊呆呆看着三人,往前挪了几步,怔怔道:“是太后?”

    “鹦哥儿还没回来?”闵老夫人没答唐家珊的话,看着她问了句。

    “没回来,他说让我等他回来再歇下。”唐家珊腿软心跳,虽说站住了,却无力再往前挪动。

    “没什么,你翁翁今天当值,别等鹦哥儿了,都回去歇下吧,明天一早,就要忙起来了。”闵老夫人语调沉而缓,却十分平静。

    长沙王和蒋王妃应了,蒋王妃经过怔忡无措的唐家珊,伸手拉住她,“别怕,没事儿,回去歇一歇,只怕天一亮就得进宫了,得养好精神。”

    “是。”唐家珊随着蒋王妃往外走,一个是字出口,眼泪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