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九六章 质问

第三百九六章 质问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延世领了皇上的口谕,送走内侍,回到屋里,伸手抓起刚刚沏好的一杯茶,连茶带杯子用力摔在墙上,抽出帕子,慢慢擦着手,冷着脸吩咐小厮,“备马,去宫里。”

    江皇后听说江延世请见,立刻让人请进,看着跨进殿门,大步走近的江延世,嘴角挑起丝丝说不上什么意味的笑。

    “这差使,是你的主意?”江延世站到江皇后面前,直视着她,劈头问道。

    “阿世,你翁翁是怎么教导你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失了冷静,这还没出什么事儿呢。”江皇后嘴角的笑意漫延出来,语调轻快。

    “你是一国之后,母仪天下,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江延世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做出什么事了?太后要赈济灾民,点了秦王没未门的媳妇儿主理,这样收揽人心,只有好处的事儿,我让你协助一二,怎么了?太子是储君,你这个东宫官,服太子之劳,为民尽力,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江皇后敛了脸上的笑容,冷声道:“倒是你,你想什么呢?你想哪儿去了?这一场关乎民心,关系重大的赈济,你没想着替太子抚慰民心,为国分忧,你都想了什么?风花雪月?”

    江延世脸上一片青白,直直的看着江皇后,江皇后毫不示弱的迎着他的目光,冷哼了一声,“那妮子立刻顺手扯进了老四老五老六,这份机敏,你半分警觉之心没有,你想的什么?”

    “姑母,我想的什么,你又想的什么,我心知肚明,姑母不也是心知肚明么?姑母真是象你自己说的这样,没有这份不上台面的用意?”江延世直盯着江皇后,反问回去。

    “我当然有,有了,又怎么样?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不好?最多不过一桩风流韵事,我瞧着,好得很呢。”江皇后应承的极其干脆。

    “姑母,你是一国之后,一国之后!”江延世往后退了半步,眯眼看着江皇后,“你怎么就不想想你的身份,你就没觉得这事,你这话,失了你的体面,丢了你的脸面?”

    “我没觉得。”江皇后神情淡然中带着丝丝冷意,“先郑太后挑了江家,挑了我,他们怎么说的?江家乃粗鄙商户,不堪为后。我这一国之后,做了二十多年了,他们眼里,江家还是商户,还是只有银子,对么?我这个一国之后,不还是商户之女,天生的粗鄙下作么?”

    江延世紧紧抿着嘴,拧过了头。

    “你的学问才华,比苏烨差吗?是比苏烨强多了吧?世人都说苏公子才冠当世,清华出众,你呢?大家一提起你怎么说?有的是银子,生的好看,还有别的吗?”

    江皇后轻笑出声,“不管什么差使,到你手里,总比别人做的好,他们怎么说?不过凭着银子罢了。是吧?”

    江延世紧紧抿着嘴,一言不发。

    “愚昧的,真以为有了银子,他也能办到你经手的那样,明白人也很多,他们更可恶,心知肚明,却照样面不改色的说你:不过凭着银子!”

    江皇后啐了一口,“你不粗鄙,也一样粗鄙,你不下作,也一样下作,既然这样,那不如让我随一随心意,痛快些不好么?”

    “姑母这样任性,有什么好处?”江延世声音低下去。

    “你当初哪怕与天下为敌,也要求到那位九娘子,有什么好处?”江皇后不客气的质问道。

    江延世拧着脖子,一言不发。

    “没什么好处,我跟你一样,想喘口气,透一口气,就是这样。”江皇后伸手摸到杯子,捏了下,却又松开,“那年他病重,我以为要熬出来了……不过是件安排送东西撒银子的事,你不愿意,随便叫个幕僚过去。”

    江皇后的声音渐渐冷厉,也渐渐平缓,“这样邀买人心的事,又是顺手,不宜错过,太子……靠着冰山,站在冰上,你多费心吧,她把老四老五老六都拉出来了,这不正合了你的心意?有这一条,我举你出去,好处就足够了。”

    江延世垂下头,片刻,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转身走了。

    江皇后看着他出了殿门,伸手摸到茶,端起来,抿了一口,扬手砸在了地上。

    李夏从宫里出来,回到永宁伯府,直奔过去寻严夫人,将金太后让她统一调度赈济这件事说了,“……太后说,让你帮一帮我,还说,到我去找一趟秦王,从他那里要几个人,帮忙打理。”

    “你这里,这就算领了太后的口谕了?江公子和三位皇子那边,这会儿皇上的口谕送到了没有?”严夫人一下子精神起来,先问口谕的事,这样的事,头一条,先要明确了旨意。

    “嗯,江公子和三位皇子那边,听太后的意思,她还要先跟皇上说,皇上再传口谕下去,不过肯定也快得很,我得去一趟秦王府,太后既然交待了,而且,这样的事,从秦王府要人,比用咱们的人好,咱们这边,这件事儿该怎么做,我一点头绪也没有,全靠大伯娘了。”

    “这没什么,象这样的天灾,就是太后不牵头出面,这城里差不多的人家,也都要施药施粥施银什么的,这一回不过是太后出了面,再让人统个总,我看这样,你既然已经得了太后的旨意,咱们这会儿就去请各家老夫人夫人们,不宜下帖子,就是口信儿,这是太后的意思,必定都来的,等人来了,先让大家自己报,是银子,是粮食,还是医和药,统个总,再看看要多少粮多少银,调度上,你就交给江公子,和三位皇子。”

    严夫人腰杆儿笔直,脸上眼里全是笑,边想边说,“……你去寻王爷说说,我赶紧去一趟唐家,还有大嫂,让家瑞去一趟长沙王府,先商量商量,你去吧。天儿不早了,我也得赶紧过去。”

    严夫人一边往外走,一边想起来什么赶紧吩咐下去,和李夏一前一后两辆车,出了永宁伯府,一个往秦王府,一个往唐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