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零二章 半路杀出个坏事儿的

第三百零二章 半路杀出个坏事儿的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三少爷由这位老贺陪着,一直守在南水门内一间酒楼的二楼,到第二天午时刚过,就看到章仁悠悠哉哉、潇洒无比的晃过来,两人急忙下楼,带着人,缀着章仁,悄悄追了上去。

    阿夏她爹李学明李老爷的船泊进了南水门外码头,下了船,安排管事赵平安看着人卸行李运行李,李老爷和陈定德陈师爷说着闲话,步行往南水门进去。

    李老爷只打发人和伯府说了这两天到京城,昨天泊在长垣码头时,却没打发人告诉伯府。

    他离开京城二十多年了,原本离开京城时,是暗暗立了此生再不踏入京城的誓,原以为京城诸般,此生再不能见,如今回到京城,启程时还好,昨天泊在长垣码头,竟激动的一夜没睡着。

    天没亮起来,沿着码头走了一圈,他就决定不打发人先往伯府说这一句了,不让人来接他,一会儿到了南水门,他要慢慢走回去,一路上好好看看,嗯,先到南水门里那间小铺子,要两个酥脆的胡饼,一碗河鲜浓汤,吃好了,好好逛一逛,傍晚再回家。

    陈师爷年青时穷困,曾经跟着一个举人做伴读,在这京城住了十来年,他做这师爷,也是那位举人的照应推举,这趟再到京城,激动之情,也就比李老爷略差一线而已。

    两个人怀着同样的激动之情,站在南水门外,看着旁边繁忙的河道,和巨大的水门暗桩,再看看身边挤挤挨挨,脚步匆匆的行人,只觉得过往种种,如同这份繁华急匆,扑面而来。

    李老爷拍着沿河的石头栏杆,连声感慨,“回来了!又回来了。你看看这水门,也就咱们京城有。多气派!”

    “可不是,我头一回到京城,跟着朱先生站在船头,哪,就象他们那样,是换了小船,从水道进去的,当时看到这水门,我张着嘴,看傻了,把朱先生笑坏了。”陈师爷环顾左右,同样感慨万千。

    “这笑什么?这水门是壮观。”李老爷捻着胡须,哈哈笑了几声,“走,咱们到水门里那家张记吃胡饼喝河鲜汤,我跟你说,美味极了!”

    两人进了南水门,一边四下看着,说着哪里还跟从前一样,哪里怎么这样那样了,那家这家,二十年的变化,不大,也不算小。

    慢慢往前走着,离张记还有十来步,富贵带着金贵和几个长随小厮,迎着李老爷,挥着胳膊,喜气洋洋的从人群中往两人这边挤过来,“老爷!老爷!是我,是我啊!”

    富贵和金贵几个,是郭胜离开高邮前几天,才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长随,李老爷见过,可这会儿富贵和金贵一身锦衣,富贵气象太重,他看的有几分恍惚,不敢认,只是纳闷,这两个人,叫他?好象有些面熟呢。

    章仁跟在富贵这一群人中间偏后,眼睛瞄着不知道哪儿,脚步加快,挤过富贵,挤到李老爷面前,笑容满面长揖到底,“这位先生,在下是外乡人,想打听一下,姚记珠子铺怎么走?我从宜男桥起,找了一上午了,走的腿都酸了,也没找到。烦请先生指点一二。”

    李老爷失笑出声,“姚家珠子铺在潘楼街上,离这儿……”李老爷回身指了指巍峨的水门,“这是南水门,离的可远的很了,你从宜男桥一路走到这里的?”

    “可不是,我这个人,天生的不辨方向,唉!真是,处处都是麻烦,能不能烦先生指点指点在下,到底该怎么走?在下天不亮就出门了,走到现在……真真是!”章仁和李老爷紧挨站着,时不时拍拍自己的额头,说一句笑两声,看起来亲热愉快极了。

    李老爷本来就心情极好,被章仁这么个气度出众,感染力不凡的外乡人说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拍着章仁的肩膀,“天不亮走到现在?兄台可真是……好脚力!”

    “可不是!”章仁跟着哈哈笑起来,弯腰拍了拍自己的腿,“全凭这两条好腿!”

    不远不近缀在章仁后面的老贺,拉了拉董三少爷,“三少爷,那章仁有同伙,人还不少,咱们……”老贺歪着脸咧着嘴,“可是,要是这会儿不动手,到明天午初,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盯到这章仁,这人狡猾的很呢,真要是明天午初交不出章仁,那老虔婆不要脸的很……这个这个,三少爷的意思呢?”

    董三少爷看看自己带来的三四个小厮长随,和老贺找来的三个壮汉,再看看章仁和李老爷那一群,低声道:“人,差不多吧?”

    “三少爷没打过架,不会看这个。咱们这边,我实话实说,三少爷别见怪,也就我跟他们三个,能打一打,三少爷和你那几个小厮,哪打过架?他们,”老贺往章仁那边努了努嘴,“就是那个老的,都不简单,一看就是一路打架打出来的,唉,再怎么,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这章仁机灵得很,逮到他极难,这回只怕也是这章仁要见同伙,才让咱们得了机会,这机会不能放过,让我好好想想。”

    老贺拧眉攒额,片刻,拉了拉董三少爷,俯耳低声道:“得用点计,我看这样,我带个人,去捉章仁,不过,三少爷你得来造些乱相,给我打个掩护,我才能得手,你得上去打,好好打。”

    “啊?”董三少爷瞪着老贺,他上去打?不得被人家打死?

    “为什么让三少爷上去呢。”老贺瞄了眼左右,“象章仁,和他那些同伙,那双招子好用着呢,一看三少爷,翰林家公子,又有个秀才功名,他们不敢动手打您。要是谁都敢打,那么没眼色,那章仁早就活不到现在了。

    您只管冲上去,带上你那几个小厮,闭着眼睛往上冲,别管谁跟谁,除了章仁,你就是个逮谁打谁,一通王八拳只管打,不求打着人,只要乱起来,我带人趁乱捉住章仁,一切就妥当了。”

    董三少爷认真想了想,还真是个好办法,就是,太不雅相了,不过,打架这事……他还从来没打过架……

    “三少爷,人家要走了,您得赶紧拿主意,是明儿咱们找那老虔婆打擂台,还是……”老贺看着前面越说越亲热的章仁和李老爷,催促道。

    “好!就这样!”董三少爷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主意一定,颇有几分跃跃欲试,他还从来没打过架呢。“现在就冲上去?”

    “这儿太远,咱们往前去一点,三少爷别紧张,吸口气,吐出来,好了,往旁边看,看那船上的那个撑蒿的,多漂亮的小娘子……行了,就到这里,差不多了,等我喊冲!三少爷你记着,你得冲出气势,你就喊章仁你这个恶棍,你们也喊,喊的越响越好!冲的越勇猛越好,气势夺了人,就先胜了一半了,好了,准备好了,三少爷,冲!”

    总指挥老贺一声令下,董三少爷连紧张带着份临阵的畏缩,一张嘴就卡壳了,可后面几个小厮,却喊的响亮:“章仁你这个恶棍!”

    董三少爷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跌撞一步,一头冲了出去,“章仁,你站住!”

    老贺带来的三个壮汉,拖着小厮和董三少爷,几步上去,抡拳就打。

    富贵唉哟一声尖叫,张着胳膊拦在李老爷面前,“少爷少爷!唉哟少爷!不能……唉哟可不能……唉,这是你丈人,丈人!”

    “打的就是丈人!”老贺紧挨董三少爷,一边挥拳乱打,一边应声吼道。

    “对,章仁呢?打的就是他!”乱打一起,被裹挟推举在正中的董三少爷,有点儿兴奋了,这一声喊的气势十足,响亮无比。

    李老爷目瞪口呆的看着冲着他挥拳直冲上来的董三少爷等人,章仁扯着他衣袖,正往他身后躲,董三少爷他们,当然得冲着他上来了。

    旁边一座酒楼二楼,郭胜紧贴窗户一边站着,伸长脖子拧着头往下看,徐焕被他一只胳膊按在墙上,急的跳脚,“让我也看一眼!让我看看!打着没有?哎!打着了没有?”

    楼下,眼看董三少爷一巴掌就要招呼到李老爷脸上,李老爷身后一声清脆的暴呵,“小兔崽子!敢打李老爷!弟弟,揍他!”

    小兔崽子四个字没喊完,李老爷身后,一个年青小娘子旋风一般冲上来,两只手搂着裙子,冲着董三少爷,一脚就踢了上去。

    小娘子身后,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象块被弹弓打出的小石头,冲着董三少爷身边的壮汉,一头撞上去,“小爷我打不死你!”

    郭胜瞪着这姐弟俩,一口老血差点喷洒的满街都是,有这么坏事的么!

    徐焕听到那一声小兔崽子,眼睛一下子瞪的溜圆,一头冲上前,站在窗口,张着嘴,直直的瞪着楼下大打出手的那对姐弟。

    因为这一对姐弟的加入,战况立刻转向了不知道哪个方向,南水门内,拳脚声声,尖叫连连。

    旁边茶坊里,李夏直瞪着那对看起来打的十分痛快的姐弟,错着牙,一把拉过急的想往桌子上爬的李文楠,“七姐姐,我听着,象是我爹,咱们过去看看,端砚澄心湖颖新安!跟我走!”

    “啊?你爹?我三叔?你哪儿听出来的?对噢……哎!阿夏你慢点,天哪!”李文楠被李夏揪的边走带跑,从人群缝里不管不顾的挤上去,一眼看到站在嗷嗷叫着打成一团的人群中间,扎扎着手,团团转个不停的李老爷,一声尖叫,“真是三叔!”

    “敢打我爹!”李夏将从茶坊出来时顺手抄的茶壶塞给李文楠,端砚急忙递了把不知道从哪儿摸来的扫帚给她,李夏舞起扫帚,冲着董三少爷就冲了上去。

    李文楠一声惊恐的尖叫之后,又一声兴奋的尖叫,举着茶壶一头扎进战圈,“敢打我爹!不对我三叔!”

    端砚和湖颖几个,捡起不知道哪儿来的扫帚把墩布杆,跟在李夏身后,冲的英勇无比,李夏往哪儿冲,她们就往哪儿跟。

    郭胜和徐焕一眼看到李夏和李文楠冲了出来,连滚带爬就往楼下冲,一头扎出酒楼。

    郭胜脚步飞快,徐焕刚冲到酒楼门口,郭胜已经冲进打架圈,一巴掌打在富贵头上,“蠢货!护好老爷!”

    富贵哎了一声,连声嚎叫:“蠢货!护好老爷!”

    他不喊还好,这一喊,几个人一起往李老爷冲过去,裹挟着被打的半边脸紫涨,已经完全懞圈儿的董三少爷,一头撞到李老爷身上,董三少爷压在李老爷身上,两只手乱抓,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李老爷被董三少爷压在地上,也不知道谁又压在董三少爷身上,脸上也一阵接一阵的痛,只压的疼的李老爷惨叫连连。

    李文楠紧跟着李夏,端砚等四个丫头挥着扫帚墩布杆紧跟在李文楠身后,李文楠的几个丫头一脸惊恐,傻子一样紧跟在端砚等人身后,一头扎进战场。

    李夏手里的扫帚见谁打谁,李文楠手里茶壶只一下就碎了,手被茶壶碎片划开只浅口,李文楠兴奋极了,压根没觉出她手破了,没有了武器,赶紧伸手去抓李夏,手上的血,抹的李夏月白短夹衣上到处都是。

    京府衙门的吴推官带着衙役,几乎跑断了气赶到时,南水门内张记门口,已经狼藉一片。

    李夏手握扫帚,气昂昂满脸怒容站在她爹身边,她的上衣被李文楠抹的斑斑点点全是血。

    李文楠手上那点儿浅伤出的血,竟然不算少,全抹到李夏身上了,她激动兴奋成那样,到这会儿也没觉出她受了伤,看着李夏衣服上的血,圆瞪着双眼,吓的惊叫不停,“阿夏你受伤了!阿夏你流血了!阿夏你晕不晕?阿夏你不会死吧?阿夏你伤在哪儿?”

    两人身旁,六七个丫头簪子掉了,鞋子没了,裙子歪了,倒是气势还在,两只手紧紧握着扫帚头墩布杆,炸毛猫一般护在李夏和李文楠四周。

    李老爷有气无力的半躺在徐焕怀里,一只眼睛已经开始乌青肿涨起来,半边嘴连着腮直到耳朵边,都蹭破了皮,正不停的往外渗血。

    徐焕一边时不时狠瞪一眼那位管闲事的小娘子,一边搂着李老爷,看样子想拖他起来又拖不动,一边瞪一边似拖非拖,一边掉眼泪,“姐夫,姐夫你能听到我说话吧?姐夫啊,姐夫你可千万得挺住啊!大夫,快去请大夫,姐夫啊,你醒醒,姐夫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陈师爷衣服被撕烂了,半边肩膀露在外面,后面一个清晰的脚印正渐渐浮肿上来,蓬着头发,糊了半脸血,坐在地上不停的喘粗气。

    董三少爷脸上还好,身上却被那位姑娘踢了不知道多少脚,这会儿在地上蜷成一团,不停的痛苦呻吟加惨叫。

    一场架打的痛快淋漓的那位小娘子,躲闪着徐焕时不时的怒目,两只手不停的在裙子上一把接一把的抹,一边抹一边一眼接一眼的用力瞥向被打的凄惨无比的李老爷,她是为了保护李老爷……

    胖墩小男孩双手叉腰,看着眼前的一地的鸡毛,不时咋把几下嘴,一脸的意犹未尽。

    郭胜脸色铁青,富贵等人在他面前跪成一片。看着吴推官带着衙役飞奔过来,郭胜一脚踢在富贵肩膀上,踢的富贵仰面倒在地上,看着郭胜从他面前大步过去,才膝行挪了几步,直起再弯下去,俯身跪趴在地上。

    郭胜迎着吴推官上前,拱了拱手,“请吴推官作主!我们老爷……”郭胜喉咙一哽,泪如雨下,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了,只手指指着李老爷,和李夏等人。

    吴推官一阵头晕目眩,李五爷和李六爷的爹,还有妹妹,在京城城门之内,被人家打了!

    “到底怎么回事?李老爷伤的怎么样?重不重?”吴推官在京城做了小十年推官了,眼晕也就一阵就好了,得赶紧处理好后面的事,这才是最要紧的。“郭爷,这里大庭广众之下……咱们先把李老爷抬回去,李老爷的伤得赶紧请大夫诊治,还有几位姑娘,余下的人,在下带回府衙,必定审问清楚,郭爷看呢?”

    “全凭吴推官处理。”郭胜欠身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