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九六章 领一个谢字

第一百九六章 领一个谢字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怀里抱的是什么大事?”金拙言没答秦王的话,指着李文山小心抱着的那个包袱问道。

    “在外面没这样,进了这院子才不绷着了。”李文山一边小心的将包袱放到长案上,一边看着秦王,先解释不动声色这件事。

    秦王看向陆仪,陆仪一脸笑,“在外头比这强一点儿。”

    金拙言走过去,解开了包袱。

    李文山一屁股坐下,自己先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看着金拙言解开的包袱道:“这是郭先生昨天晚上送进来的。阿爹刚到高邮县时,那些什么打行把行的,我跟你们说过,郭先生那脾气,最记仇,哪,都查出来了,背后勾连高邮军,看郭先生查到的这些,高邮军已经败坏的简直……你们看看吧。”

    秦王眉头微蹙,看了眼陆仪,陆仪看起来也很意外,金拙言正要拿起一份卷宗的手一滞,看向秦王,又看向陆仪。

    沉默片刻,秦王给金拙言使了个眼色,金拙言放下刚刚拿起的卷宗,见秦王坐到李文山身边,自己坐到了两人对面。

    “我刚刚让人去叫你,你知道什么事么?”秦王翘起二郎腿,摇着折扇,看起来十分惬意自在的问道。

    “刚才陆将军说了,什么事?”李文山放下杯子问道。

    “你家那位郭先生,给凤哥儿写了封信,说二月初,他和你舅舅徐焕外出游历,顺手办了件大事,没跟你说?”秦王语调轻松中,还带着几分调侃之意。

    李文山摇头,郭先生和舅舅外出游历这事他知道,家里来信说了,已经回去了?不是说要游历至少半年?

    秦王看了眼陆仪,“我就说,这件事儿,郭胜只怕不敢跟这傻小子说。”

    金拙言失笑,“这事是不该跟他说。”

    秦王看着眼瞪着他的李文山,一边笑一边用折扇拍着他,“玩笑玩笑。凤哥儿你跟他说说。”

    “郭胜来信说,他和徐焕游历到平江府,碰巧听说了几件事,说是有海上来的人,打听柏景宁的行踪,郭胜说,因为柏景宁这一趟赴任,首要之事,是清剿海上和沿海匪患,现在海上来的人打听柏景宁,他就留了心,碰巧……”

    陆仪的话顿住,看向秦王,秦王冲他垂眼示意。

    “你太外婆姚氏,有个侄子被挟裹在海匪当中,这事,你听说过没有?”陆仪又看了眼金拙言,语调轻松的问道。

    李文山急忙点头,这件事儿,他来京城前,阿夏就跟他说了,又让他去问了洪嬷嬷,以便他心里有个数。

    “知道,我也是凑巧知道的。跟着阿娘陪嫁过来的洪嬷嬷,是太外婆自小的丫头,我那时候还小,有一回在洪嬷嬷怀里,听洪嬷嬷和老伴闲聊天,说到了这个,我就一直记在了心里。

    后来,找机会问过洪嬷嬷一两回,确实是有这么回事,是太外婆嫡亲的侄子,倒不是什么挟裹,他是自己主动去找人家入的伙,好象有什么事,要报什么仇,这个洪嬷嬷也不清楚。

    洪嬷嬷说从前经常见他,说他气性特别大,很聪明,书读的好,是个有本事的,洪嬷嬷还说,这个侄子,就跟太外婆最亲。别的,洪嬷嬷就不知道了。”

    “还在怀里抱着,听到一句话,你就记下了?”金拙言惊讶笑道。

    “对啊,这是海盗!我小时候最喜欢侠客义盗什么的,现在也喜欢,别的记不住,这个,真就是过耳不忘。”李文山笑着点头,他小时候就是这样。

    “五郎是个实在人儿。”陆仪看着金拙言,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句,接着道:“你既然知道,这话就好说了,你这个舅舅的舅舅,如今已经是海上一伙大海盗的二当家,据说极有威望,你舅舅就找他舅舅打听了。

    还真是有一伙海匪,要对柏景宁不利,郭胜和你舅舅,就找到平江府运河上的扛夫老大胡磐石,再从你舅舅的舅舅那里,借了人手,正好赶上柏景宁一家遇袭,援手救下了柏景宁一家。”

    陆仪说的简洁无比,李文山听的目瞪口呆,心里隐隐涌起股说不清的感觉,这件事儿太巧了,不象是郭胜的手笔,这更象是阿夏……

    秦王和金拙言几乎同时欠身往前,秦王在李文山目瞪口呆的脸上拍了下,金拙言一折扇敲在李文山头上。

    “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儿!”金拙言一脸嫌弃。

    “救下来了?那柏帅现在?”李文山没理秦王和金拙言,只仰头看着陆仪说话。

    “嗯,柏景宁脱了这场生死之险,由海路改走陆路,又求助到关铨那里,现在已经平安到了福建任上。”陆仪笑道。

    “你家那个郭胜,给自己胡编了个胡姓,说他叫胡胜,却把你舅舅的名字实说了,柏景宁写了信给我,向我致谢。”秦王折扇拍着李文山的肩膀,“这个谢字,我已经替你领受了。你回去,跟你大伯娘提一提,别多说,只说郭胜和你舅舅游历途中,凑巧帮了柏景宁一个小忙。”

    “柏景宁从前在江南东路的时候,跟你大伯不怎么和睦,柏景宁那个人性子傲,大约不怎么看得上你大伯,柏家一向有恩必报。”金拙言接上话说道。

    李文山连连点头。

    郭胜这算是救了柏景宁一家人的性命,柏景宁谢到秦王这里,往后对大伯,至少也会委婉的表示一下谢意,大伯要知道一点,才好应对。

    “那个,就交给你了,兵部归你管,高邮军归兵部管。”李文山指着长案上的卷宗,和秦王道。

    秦王点头,“交给我吧,你阿爹这一任快到期了,前儿听吏部说,你阿爹考绩不错,今年肯定能得个优字,下一任,你阿爹有什么打算没有?”

    “正愁着怎么跟您开口,阿爹的打算……我的打算吧,和大伯娘也商量过,阿爹这人太老实,当初在横山县时,就很吃力,他也没什么大志向。冬姐儿今年都十八了,还没议亲,要是可能,最好能在六部给阿爹找份差使,鸿胪寺什么的。”李文山看着秦王,带着十二分的不好意思。

    “这容易。”秦王失笑,金拙言看了眼秦王笑道:“我来安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