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八三章 豪爽的胡胜兄弟

第一百八三章 豪爽的胡胜兄弟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柏景宁失笑,柏乔也笑起来。这位先生这官话青州口音这么重,还敢给人家当官话先生。身为青州人,他简直要替他羞愧了。

    “你要买这个?”郭胜看起来豪爽而健谈,话多心眼不多,指着柏乔手里一个雕刻精细,却怪形怪状,看不出什么东西的木雕问道。

    “嗯。”柏乔矜持的嗯了一声。

    郭胜仰头哈哈大笑,折扇拍在手心,拍的啪啪响,一边笑一边示意徐焕,“你快过来看看,他要买那个。”

    徐焕从郭胜身后挤过来,伸头看向柏乔手里的那个物件儿。

    柏乔已经觉出不对了,想放下,碍着刚才嗯过一声了,这会儿再抛下,脸面上不好看,强撑拿着,紧紧抿着嘴瞪着郭胜。

    “这个就算了。”徐焕看了眼柏乔手里的物件儿,一边笑,一边用折扇点着那个木刻,往外拨了拨,示意柏乔放下,“这是女人家求生儿子用的……”

    徐焕话没说完,柏乔火烧了手一般,赶紧扔了回去。柏景宁噗一声笑起来。柏乔涨红了脸,瞪着还在哈哈大笑的郭胜。

    徐焕忍着笑,从摊子上一连拿了四五个大小不一的木雕,“要请就请这几个吧,这是保佑你帅气英武,天下无敌的,这是保佑海上平安,顺风顺水的,这个是保佑网网不空,出海就能满舱鱼的,这个也不错,保佑你娶个天仙一样的媳妇儿……”

    徐焕介绍一样,就拿起柏乔的手,塞到他手里,把柏乔两只手塞的满满的。

    “这些,在长州地界儿才最灵,你要是到了我们明州,那就得再请一遍,比如这个,到了我们明州,那就是保佑你以后成了亲,五男三女插花生的好东西了。”郭胜冲柏乔眨着眼道。

    柏乔被徐焕塞了满手,又被郭胜这一句话说的,几下眼眨的,抖着手又要扔回去。

    柏景宁伸手从他手里接过那一把吉祥符,转身递给小厮,一边笑一边示意管事付钱,“都是好东西,拿着吧。两位到这长州,是游历,还是走亲戚?”

    这两个长衫读书人,都开朗有趣极了,柏景宁看看郭胜,再看看徐焕。

    “到处走走,我这个表弟,书读的太好,我怕他读书读傻了,带他出来走走。”郭胜拍着徐焕,和柏景宁笑道。

    柏景宁再次失笑,示意郭胜和徐焕,一边往前走,一边笑问道:“这位先生姓徐?还是许?您是?”

    “双人徐,单名一个焕字。”徐焕拱手介绍自己。

    “在下胡胜。”郭胜爽快的介绍自己,又指着徐焕笑道:“我这个表弟,去年经历了一场大起大伏,总算有点儿悟了,肯从书本里抬起头,跟我出来走走了。”

    “喔?”柏景宁很有几分好奇,却不好追着问,只能喔一声,表示一下他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大起大伏这么个意思。

    “你说吧。”徐焕一边笑,一边指着郭胜。

    “我这个表弟,才华是真出众。”郭胜先夸一句,柏景宁再次笑出了声,一边笑一边赶紧点头,柏乔斜着郭胜,想哼一声,再扫一眼一脸好脾气的徐焕,忍回了那一声哼。

    “去年,我陪他进京赴考春闱,离京城还有一个月行程,好好儿的,他突然病倒了,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拉肚子,名医请遍了,都说小事,净一净肠胃,吃几贴药就好了,可饿也饿了,药也吃了,口也忌了,连城隍土地都拜一遍了,就是不见好,等进了三月,把这春闱彻底误干净了,他就好了。”

    郭胜说的抑扬顿挫,说书一般。

    柏景宁瞪大了眼睛,柏乔也惊讶极了,不停的看着一脸苦笑的徐焕。

    “这事儿难过吧?他难过的都不想活了,说这必定是他命中注定,要蹉跎一生,总之,那一阵子,他把坏事都想遍了,有史以来最蹉跎的才子,就是他了。”

    郭胜点着徐焕,徐焕一脸无语的看着他,他还有这等装疯卖傻的本事,真让人开了眼了。

    “这是大福。”柏景宁看着徐焕笑道。

    “可不是,后来又听说那样的事,唉!”郭胜一声长叹,“我俩都觉得这是神佛保佑。他和我都是……感慨无比!”郭胜连声感慨。

    柏景宁也跟着感慨不已。

    “我俩又拜了一遍城隍土地码头神,能想到的都拜了一遍,他是圣人弟子,一向敬鬼神而远之的,这一回……”郭胜拍着徐焕,徐焕一边摆出一脸无比感慨,一边不停的点头。

    “我俩真的……这份心情,无以言说,先生必能体会一二。”郭胜在柏景宁肩膀上拍了下,柏乔瞪着郭胜,柏景宁倒没觉出什么,这位郭胜,实在是真爽的可爱。

    “后来,我俩一商量,暂时不想回明州了,想到处看看,看看能不能为百姓做点什么事儿,我俩身受上天之大恩,回报上天,那是报不上去的,想来想去,上天有好生之德,总之,得做点儿好事,先生您说是不是?”

    郭胜坦直的看着柏景宁笑道。

    柏景宁连连点头,“两位能有这样的心地,怪不得能得上天佑护。郭先生和徐先生都走过哪些地方了?看的如何?”

    “咱们进去说话。”郭胜一抬头看到乐远楼,急忙建议道:“这乐远楼海鲜做的极好,比我们明州还好。我和表弟来过好几趟了。”

    柏景宁看着高耸在上的乐远楼,笑应了,跟在郭胜后面,进了乐远楼。

    临近午正,乐远楼里已经十分热闹,伙计引着郭胜等人,径直进了二楼雅间。

    郭胜也不客气,问了柏景宁和柏乔有什么忌口没有,一边介绍一边点好了菜,让人先上一壶当季的雨前,又要了几样当地有名的茶点。

    “这酒肆看来不差,怎么不要明前?”柏乔坐在父亲身边,一直凝神听着看着,突然问了句。

    郭胜哈哈笑起来,徐焕欠身解释道:“今年清明前十来天,一场倒春寒很厉害,明前茶产量必定锐减,有是有,可是稀少得很。一般人是喝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