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七二章 吓人的教导

第一百七二章 吓人的教导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轻轻呼了口气,好了,这只靴子,落下来了。

    “沿海匪患,你知道多少?说说。”李夏看着窗外的六哥,郭胜要求背的文章由一次一篇,改成了一次两篇,六哥这背书的本事,可见涨的厉害。

    “知道不少,浙南温州至绍兴一线,一直在海匪祸害范围之内,我极小的时候,就跟着养父母躲过几回海匪,浙南民风彪悍,有些地方,象和太平村隔了十几里的牛膝村,就曾经把几十个海匪杀死了一半,太平村外挖的有壕沟,一半防仇家,一半防海匪。

    那些海匪,其实也都是当地人,各种原因,入了伙,我从太平村逃出来,一路要饭往绍兴回去时,也曾经被卷到一帮海匪中,那个海匪头子叫胡大,要收我做干儿子,我跟着他们走了四五天,才找机会脱身出来。

    后来,我中秀才后,再去温州府报仇,也是借了海匪……”

    郭胜的话顿住,看了斜着他,一脸明了的李夏一眼,咬牙接着道:“找了帮海匪,设计诱他们血洗了太平村,还有隔壁的仇家,报的仇。这件事,是我当时过于年青气盛,这些年,每当回想此事,就悔恨不能眠……”

    “这没什么,你接着说。”李夏打断了郭胜的话。

    郭胜飞快的扫了眼李夏,倒没什么意外,到目前看起来,他家姑娘,并不在乎人命,姑娘说她不过早慧了些……嘿!

    “是。后来,在下游历天下,都说海外有仙山,在下……出过几回海。”

    郭胜一脸干笑,李夏斜了他一眼,嘴角往下扯了扯。

    “那些海匪和内陆的山匪、土匪不同,山匪、土匪再怎么,还是脚踩王土,不离王法,海匪不一样,从福建往南,要是风向好,也不过十来天,就有陆地,都是蛮荒之地,那些海匪,听说有一两股占了岛,在岛内称皇称天帝的都有,真真正正是无法无天。”

    郭胜说的有些激动起来,看起来,他对这海匪,真是知道的不少。

    李夏凝神听的十分专注,窗外,李文岚脚步轻快的往屋里过来,郭胜忙住口站起来,看向李夏,李夏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六哥,低头写字。

    傍晚,李夏和李文岚一前一后进了郭胜和徐焕同住的那间小院。

    徐焕要留下来长住后,徐太太另外收拾了一个小院给他。高邮县衙虽然不大,可李家人口太少,空院子就有不少。可徐焕却不肯搬,说只要郭先生不烦,他还是跟郭先生一块儿住着最好,两个人说说话,吃着花生喝点老酒,实在惬意。

    徐太太当然不会强求这个,徐焕就在当初临时安置的厢房里住下了。

    廊下,徐焕正和郭胜围着红泥小炉,煮茶喝茶,见两人进来,徐焕忙眉开眼笑的招手,“快过来,你们两个肯定是闻着味儿来的,舅舅今天买了新鲜栗子,刚刚烤上。”

    “舅舅,舅舅!”李文岚冲在前面,浑身兴奋,“后园腊梅开了,旁边一株绿梅,也开了好多,漂亮极了,暗香浮动月黄昏,你不是说,傍晚赏梅最佳?我们去赏梅,舅舅作一首诗,我也写一首!”

    徐焕一只手揉着额头,一脸苦相笑个不停,对这位风雅的出奇的小外甥,他真是哭笑不得,“天儿这么冷,吃栗子……”

    “去吧去吧,谁让你非得讲什么暗香浮动?”郭胜扫了眼不紧不慢跟在后面的李夏,推了把徐焕。

    徐焕十分不情愿的站起来,用力拍了几下衣襟,把十分的不情愿拍了个干净,往上提了提肩膀,提起一身和李文岚差不多的兴致,高声道:“这样的黄昏,那样的梅花,岂可不赏?走,舅舅带你俩赏梅去。”

    “我才不去呢,我要吃栗子。”李夏从徐焕身边挤过去,坐到他的位子上,伸头看着红泥炉口四周放着的栗子。

    “栗子有什么好吃的?舅舅咱们走,反正妹妹也会作诗。”李文岚从来没能作过妹妹的主,已经习惯了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想吃栗子就吃栗子吧,他是一定要赏梅花的。

    徐焕牵着李文岚,一路走一路笑。

    看着两人出了院门,郭胜倒了杯茶递给李夏,李夏示意他:“接着说。”

    “是。沿海一带,海匪猖獗,可海上的生意,却兴盛得很,海匪劫掠海上商船,很有章法,围住商船,上船清点货物,开出价钱,抽几成,要看是哪家商船,劫匪是哪家,碰到自己家乡的船只,一般是会少要一点,不过也要加码的,不过,一般,不会过半。”

    李夏仔细听着,这些事,她是不知道的。

    “极少有抢光货物杀人的,我跟着海船出海那一回,一路上遇到过两拨海匪,都不伤人,听船老大说,也有新入行的不懂规矩,或是狂暴的过了,杀人劫光,一回两回,到第三回,就有大股海匪出面清理门户,免得影响了大家的生意。”

    “倒是盗亦有道。”李夏抿着茶,低低说了句,“嗯,说说明州那几家大海商吧。”

    郭胜一怔,反应极快,“江家?”

    “都说说。”

    “是。其实哪家才是最大的海商,说不上来,海上的生意,利润极高,是因为风险极大,和内陆生意不同,他们不用摆架子说明自家财力雄厚,所以,各家海商到底有几条船,做多大的生意,挣了多少银子,多半是秘而不宣的。哪家生意做到如何,都是看进出货物,平时作派,推测而出。”

    郭胜先仔细解释,接着才道:“这些年,明州一带,公推的数一数二之家,一是江家,第二就是赵家,这两家是姻亲,如今在明州,同气连声,十分交好,但这两家数一数二,多半是因为江皇后,和赵计相。”

    “他们两家的海船,那些海匪,要抽多少?”李夏看着郭胜。

    “这个就不知道了。”郭胜迎着李夏的目光,下意识的欠了欠身,“这些都是极其隐密的事,极少为外人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