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十四章 清是很清的

第六十四章 清是很清的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县令傻眼了,赶紧再拍公案,这一下,衙役们不用郭师爷再喊了,立刻水火棍击地一声暴喝,止住了吵闹。

    郭胜仰头看了眼屋顶,吸了口气,冲李县令拱了拱手,“县尊,容在下先问几句吧。”

    李县令呆了下,郭胜不等他答话,指着跪在最前的锦衣中年人,“你先说,其余人等不许发声,否则打五板子,你说吧。”

    “是,”锦衣中年人膝行两步,“小民张旺,求大老爷作主,大老爷,小民冤啊……”

    小民张旺连哭而诉,直说了一刻多钟,总结下来,就一句话:张旺和他那个同一个爹同一个娘的亲弟弟张才分家不均,告状来了。

    李夏蹲在牌架后,手托着腮,郁闷无比的看着满堂的冤民,和高台上她那个一边听还一边问几句细节的阿爹。

    看她爹这幅清官样儿,这桩家务事,他铁定是断不清的……

    哥哥张旺说完,李县令又让弟弟张才说话,等两人都说完,李县令又问了几个族老,再调分家单子,对着分家单子拧着眉头仔仔细细的看……

    李夏无语的已经不想无语了,郁闷又担忧的看着她爹,瞧这样子,她爹想亲自主持,来分这个家了,这一对兄弟,这个家,无论怎么分,那都是分不均的……

    “县尊,兹事重大。这张家兄弟和诸人,已经跪了一个多时辰,几位族老上了年纪,可否暂时退堂,让几位族老略歇一歇?”

    郭胜拱手冲台上的李县令建议,眼风扫过牌架,两个小丫头,一个蹙眉嘟嘴看起来十分郁闷无奈,一个大瞪着双眼,一脸的新奇兴奋……

    李县令急忙点头,他正想着,找个什么借口跟两位师爷一起看看这分家单子,究竟哪儿不公,该怎么分才公道……

    李县令拎着分家单子回到签押房,李夏急忙奔过去,揪着她爹的衣襟跟进屋。

    郭胜跟在李县令身后往签押房进,眼风扫过李夏,只扫了一眼,就不敢再多看,只装没留意到她。

    陈定德是被李县令招手叫进去的,他没打算进去,他分管钱粮,这刑名的事,看看热闹就得了,轮不着他管。

    不过,李县令对他的信任远远超过对郭胜。

    这种信任,七八成是因为他年纪够大,四十多快五十的人了,相较于比李县令还小了一两岁的郭胜,李县令觉得他肯定比郭胜有本事的多了。

    李县令坐到长案后,将单子推到陈定德面前,“先生看看,这分家单子上有几家庄子铺子,都说不公,大约就是因为这个,这庄子铺子好不好,确实极有说头,只怕得现场察看了才能知道。”

    陈定德微微欠身,专心的听,听一句赞赏的点一个头,却伸手过去,将单子推到了郭胜面前,刑名他可不在行,断案子可不是容易事。

    “东翁。”郭胜扫了眼靠在李县令腿上的李夏,“这案子,张旺和张才都自称原告,几个族老抱怨连连,说不管族里怎么分,两兄弟都说不公,可见,这分家,不是不公,而是不忿,不管怎么分,两兄弟都会觉得不公,觉得自己亏了。”

    郭胜说一句,陈定德点一下头,捻着胡须,一幅忍不住要击掌叫好的样子。

    李夏暗暗松了口气,这个郭胜,十分明白,也敢说,敢说这一条,最难得。

    李县令愣了,“那这……”

    “东翁一会儿升堂,分别问这两兄弟,是不是觉得自己这一份亏了,对方那一份占了大便宜,必定都说是,东翁就把这分家单子,换一换判给他们。”郭胜说的十分详细,这位李县令真不能算聪明人。

    “这也太儿戏了!”李县令脱口叫道。

    “东翁,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桩分家,不是不公,是不忿,让这兄弟俩无话可说,这案子就断清了。当然,东翁身为父母官,这样不亲不睦的兄弟两个,东翁要好好训导几句才是。”郭胜看了眼陈定德。

    陈定德领会的快极了,立刻呵呵笑道:“这叫巧断,郭兄不愧是门里出身,行家里手,高明之极,实在是高明之极!令人赞叹!”

    两位师爷意见一致,李县令虽说还是觉得太儿戏,心里十分的惴惴然,可好在,他是个自视不高,能听人言的,虽然十分的不情愿,还是勉强点了头。

    李县令重新升了堂,换了分家单子,两兄弟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不停的眨巴眼,倒是几个族老反应快,磕头高喊李青天。

    李夏看完整桩案子,带着小九儿,一边叹气一边安慰的往后宅回去。

    叹气的是她爹真不是当官的料啊,安慰的是这个郭胜,十分难得。

    怪不得秦先生要用五哥的前程邀请他,这样的人,阿爹是用不起的。

    ………………

    李文山安了心,不再动不动就往家里跑,这一趟一直呆到十月一开炉节这天,书院放了两天假,才赶了回来。

    李县令一家客居横山县,不用出城祭扫坟茔,也就是在家里上了柱香,晚上饭菜丰盛了些而已。

    当然,哪怕不是开炉节,李文山回到家这件事,已经足够让饭桌上格外丰盛了。

    傍晚,李文山和李夏并排坐在菜地旁的石凳上,看着站在钟嬷嬷住过的那间屋子旁边,一脸怔忡出神的李县令。

    “阿爹……”李文山冲着他爹努了努嘴,“秦先生说阿爹太重情了,略有些优柔寡断。对了,秦先生还说,梧桐不能长留,不过也不能太急着打发,你看呢?”

    “嗯。”李夏眯眼瞄着她爹,“你有空点一点梧桐,让他得空儿就跟阿爹说说钟婆子那些事,留着也不能白留。唉!”

    李文山咧着嘴差点笑出声,拍着李夏的头,“留着不能白留,阿夏你这是石头里面也要挤点油……咦,你叹什么气?现在还有什么好叹气的?看看咱们家,现在多好,大难肯定过去了,难道梧桐……”

    “不是。”李夏又烦恼的叹了几口气,“不是梧桐,那案子不是大事,我叹气,是叹阿爹,五哥,你不知道阿爹有多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