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十二章 李家有后

第四十二章 李家有后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他跟你说的?”李漕司简直不敢相信。

    秦先生点着头,“老朽这心情……无以言说,这是漕司之福,李家之福。这么大点孩子,就能如此明白人心,目光犀利,不为外相所蒙蔽。说句不怕漕司着恼的话,漕司在这个年纪时,只怕都没有他见事见人的这份冷静明白。”

    “先生说笑了,我象他这么大时,正糊涂着呢。祖宗保佑!反常为妖,那个钟氏,我和山哥儿看法一样,梧桐既然是钟氏的心腹……先生是怎么打算的?”

    “梧桐这事,我不怎么担心,山哥儿这样的,哪能被他算计了?谁算计谁还说不定呢。我这趟来,是要和漕司商量商量眼下的两件大事:一是山哥儿现在和将来要用的人,二是银子。”

    李漕司不停的点头,“银子是小事,夫人在杭城有两三间铺子,都是极好的生意,明天一早我就打发人过去交待一声,要用多少银子,你只打发人找掌柜支取,柜上不够,我再调银子过去,这是小事。人……先生的意思呢?”

    “这人,还是得漕司操心。我觉得,梧桐这事了结时,钟氏,也就了结了。漕司用心挑些人……”秦先生顿了顿。

    李漕司立刻接话道:“这我懂,这是山哥儿的人,先生放心,李家这一代子弟……唉,都是好孩子,可惜资质平平。

    十年后,这个家,就得看着山哥儿了,要说有所求,我只求山哥儿能对李家少些怨愤,多些亲近。”

    “东翁放心,山哥儿这样明理,东翁和李家待他的好,他哪会不知道?

    再说,独木不成林,至少十年内,山哥儿都是要仰仗东翁和李家的,有这十年功夫,哪还有什么不亲近?”秦先生笑道。

    李漕司连连点头,“我也是这么想。对了,闪参议那边?”

    “漕司放心,离发动不远了。”秦先生想着两个师爷,眼皮都懒得眨,两只臭虫而已。

    送走秦先生,李漕司再回到上房,全无睡意。

    严夫人已经让人备了些汤水等他回来,“没什么事吧?”

    “几件小事,都是好事,你放心。山哥儿明天就要到万松书院读书了,是王爷亲自跑了趟横山县,传的这个信儿。先生过来,是跟我商量山哥儿今后要用人手的事。”

    李漕司抿着汤水,脸上都是喜色。

    严夫人双手合什,“阿弥陀佛,这下可算定了,人手?”

    “人我亲自挑,你不用管了。有两件事,得跟你商量,一是山哥儿以后用银子的地方只怕不少,我想让秦先生暂时从杭城你那几间铺子里支银子,往后……”

    “什么我的你的?都是咱们家的,老爷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严夫人打断李漕司的话嗔怪道。

    到江宁以来,他们夫妻的亲密中,渗进了越来越多的甜意。

    “我知道夫人贤惠,天下少有,那也得跟夫人禀一声。”李漕司欠身拱手,开了个小玩笑。

    “第二件事,山哥儿和他那个妹妹,叫李冬是吧,年纪不小了,这婚姻的事,夫人得操操心,特别是山哥儿,这媳妇一定得挑好,老三夫妻只怕连一两家象样点儿的人家都不认识,不能指着他们。”

    “老爷放心。就是一样,得空我得见见冬姐儿,脾气禀性,心里得有个数,这都得当咱们自己亲生闺女一样操心,什么都得想到,老三那性子……”

    严夫人和丈夫前所未有的齐心。

    “放心,再过一阵子,就能常来常往了。”李漕司捻着胡须,话里带笑。

    ………………

    第二天一大早,秦先生就带着李县令的信,先赶早往杭城去了。

    到了杭城,先往万松书院拜会了古山长,递了李县令的信,转达了李漕司的致意。

    又在李县令那份礼物上添上李漕司连夜打发人送来的另一份厚礼,向诸位师长表达了敬意,再去看了李文山的住处,一切妥当,秦先生出来,径直去拜会闪参议这个旧友。

    闪参议听说秦先生来了,急忙三言两语打发了正在见和候见的诸人,三步并作两步迎出来,“昨儿听说五郎明天要到万松书院,我算着你今天就得过来。来人,去跟朱参议、姚参议禀一声,老秦到了。”

    闪参议一边和秦先生说着话,一边吩咐了一句。

    “中午我做东,好好聚聚,说起来,我们可有好些年没在一起论论学问了。”

    “我这学问早就撂下了,可不敢在闪兄面前搬门弄斧。”秦先生笑着客气,和闪参议你谦我让进了客厅。

    小厮上了茶,闪参议屏退众人,微微欠身笑道:“听说昨天是王爷亲自到横山县递的信儿?”

    秦先生笑着点头。

    “听说古山长因为五郎入读这事,特特回了一趟上里镇。”闪参议压低了声音,秦先生凝神听着,这都是要紧的消息。

    “关副使昨天寻了趟姚参议,交待说五郎憨直,见识有限,请姚参议能关照时就关照一二,不要让外人闲事打扰了他。”

    闪参议说到第二件事,秦先生肃然,“关副使待五郎……这真是……”

    “可不是,自家子侄也不过如此。”闪参议跟着感叹了句,正要再说,外面通传声和脚步声一起响起,姚朱两位参议到了。

    秦先生和闪参议忙站起来迎出去,四个人寒暄了几句,你谦我让重新进客厅落座。

    说了一会儿话,朱参议问了句,“闪兄,常平仓的事,你跟秦兄说过没有?”

    “差点忘了这件大事。”闪参议轻拍了几下额头,“眼看着新粮就要下来了,这几天就要开始核查各县常平仓,以旧换新。”

    照理说常平仓是钱粮上的事,不该归在帅司这里,不过如今的两浙路非同一般,钱粮诸事,都归于军务,自然就全在罗帅司这边了,罗帅司这会儿是集两浙大权于一身。

    “常平仓这事,”朱参议慢条斯理的接过话,“诸府诸县,历来是有名无实,帐上一百万担,库里能有六七十万担,就是上上之县了,可两浙路不一样,太后到两浙路前,户部就开始悄悄调钱粮入两浙路,以备军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