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犯罪心理档案.3 > 第四章 暗夜摸查

第四章 暗夜摸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新线索出现,叶曦领导的专案组也迅速调整部署,集中对夜晚在全市各大夜店等娱乐场所附近运营的出租车展开全面排查,重点寻找近段时间在经济上有明显改观,或者因某个特定事件人生遭到重大打击的出租车司机,比如近来经历了损失巨额钱财、婚姻解体、家庭成员出现意外等变故。

    夜间排查持续到第三天,终于迎来重大进展,一位出租车司机在接受例行询问时,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慌张,引起排查警员的注意。警员随即对他的车进行简单搜索,结果在汽车后备厢里发现一个小旅行包,打开来赫然看到里面装有一把匕首和一根绳套,绳套是活结的,显然被当作绞索使用。司机则当场哑口无言,浑身颤抖着,惊恐得说不出话来。

    司机很快被带到队里,身份也得以确认,他叫夏明德,现年45岁,籍贯为本地。同时技术科对匕首和绳套做了检测,结果在看似光洁的刀身和刀把上发现了属于几名受害人的血迹残留,绳套的规格和纹路与受害人脖子上的勒痕也是吻合的,可以确认匕首和绳套即是连环作案的凶器,关键是这两样凶器上面都留有夏明德的指纹。专案组随后搜索了他的住处,未找到进一步的物证,另外其手机中没有显示与案件相关的信息。

    现在,东方已经出现鱼肚白,距离夏明德被抓也过去七八个小时了,坐在审讯室中的他始终用低沉的声音,重复着一个说辞:“旅行包不是我的,是前一天一位乘客落在车里的,我确实摆弄过那把匕首和绳子,但只是出于好奇,并没想到它们会是作案工具。至于旅行包的主人,因为每天迎来送往接触太多乘客,所以对他没什么印象。”

    “你不觉得这套说辞恐怕连你自己都说服不了吗?”当夏明德几乎机械似的再次陈述旅行包的故事时,叶曦终于忍不住烦躁起来,使劲拍了下审讯桌,威慑道,“你这种态度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也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就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即使零口供也不会妨碍对你的定罪!”

    “唉——”夏明德很无奈地长叹一声,接着又是好一阵静默,末了下意识地四下望了望,说,“这里也没个窗户,外面现在应该天亮了吧?”

    叶曦抬腕看了看表,微微点了下头,语带讥诮地说道:“怎么,今天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

    “我说个地址,你记一下……”夏明德抿嘴笑笑,耐心等着叶曦把地址记下,才淡然地说,“这是我妹妹家的地址,麻烦您转告她我现在的情况,让她帮忙请一名律师,要请咱们这儿最好的,费用让她不用担心,多贵我都愿意负担。”

    “你……好吧,这是你应有的权利,我们会满足你的要求。”叶曦其实窝着一肚子火,但转瞬便冷静下来,这也是她成熟的一面,尤其主动权实质上是掌握在警方手里,她相信拿下夏明德是早晚的事,便话锋一转,道,“但我不觉得这是你最好的选择,你应该配合我们主动交代案情,才能最大限度地减轻你的罪行!”

    “无所谓好或者坏的选择,更谈不上减轻罪行,因为犯罪的不是我。”夏明德针尖对麦芒地回应道,眼神中透露出无比的坚定,“我要见律师,无辜的人不应该被关在这里!”

    而此时韩印像以往一样,在隔壁观察室关注着这场审讯,夏明德的表现可以说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他见过很多这样的连环杀手,除非他们在作案时被当场擒获,或者办案人员对他们有足够的了解,能把他们作案的来龙去脉和心理动机分析得清晰透彻,否则很难让他们痛快地低头认罪。但令韩印心里犯嘀咕的是,夏明德所有的肢体和微表情语言,都显示出相当的坦然,叙述旅行包故事时也丝毫看不出编造的痕迹。当然,对连环杀手来说,他们的心态本身就是畸形的,会非常坚定地认为无论是杀人还是和警方周旋都是合乎情理的,所以往往不会做出正常人紧张或者说谎时的反应,测谎仪也奈何不了他们。比如爱德华·坎帕,虽然前一分钟刚将坐在副驾驶座的女学生勒死,却仍然可以镇定自若地逃过警察的盘查;在接受心理医生评估其暴力指数,并取得良好评定结果的当时,他停在外面的卡车上正躺着两具尸体。不过对于夏明德,韩印心里隐隐有种感觉,似乎有一种强大的信念在支撑着他,或者说不断对他催眠,让他有一种必然无辜和必须获取自由的决心!

    从犯罪嫌疑人夏明德车中搜出凶器,并且上面还提取到他的指纹,应该说是证据确凿,如果能够引导他供认罪行,继而明确犯罪动机,然后通过指认现场将口供坐实,基本就可以送检候审了。不过目前的问题是,夏明德拒不承认罪行,甚至似乎有很大决心与警方拼死一搏,所以需要专案组自己去找出犯罪动机。

    韩印带着康小北从夏明德的背景信息着手调查,他们先是走访了他的妹妹,从她口中得知夏明德的独生女在去年夏天因车祸丧生了。韩印敏锐地感觉到,这会是一个特别值得追究的方向,于是通过几日的各方走访,还原出夏明德和夏雪父女俩的一些生活经历:夏明德现今是一个人生活,妻子早年因难产去世,留下一个女儿叫夏雪。夏明德为了不让女儿受委屈,始终未再有婚史,独自一人将夏雪抚养长大。

    夏明德是中专文化,曾被分配在一家国有商场做销售员,后因为要养女儿,嫌在单位挣钱太少,便主动辞职,借钱买辆出租车当上了车主。此后他早出晚归,努力行车赚钱,经济上还是相对宽裕的。尤其近几年,他把所有债务都还清了,还买了一辆新出租车。再加上夏家有女初长成,女儿夏雪出落得亭亭玉立,乖巧懂事,学习成绩更是出类拔萃,让他备感欣慰,父女俩的日子总体来说过得相当顺心顺意。但如此美满的生活,在去年夏天发生了颠覆性的转折。就在去年8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夏雪于住所附近的街道上被一辆名贵跑车撞死,那时的她只有19岁,而在不久之前她刚刚收到来自北京一所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实在令人惋惜至极。

    早年丧妻,独自含辛茹苦拉扯大女儿,其间也是历经波折,眼瞅着生活变好了,女儿又争气,可谓前程似锦,人却这么突然没了,任谁也接受不了,所以夏明德的心态日趋极端也不难想象。而随后法院对肇事者的判罚,更是让韩印认为夏明德心理是极有可能发生严重裂变的。

    肇事司机叫薛亮,是一个年轻的富二代,肇事当时喝了很多酒,属严重酒驾致人死亡,但车祸发生后并未逃离现场,而是立即拨打报警和急救电话,并积极主动参与对伤者的救助,认罪态度非常诚恳,其家属也主动提出赔付巨额补偿款。鉴于以上表现,法院最终对其做出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的轻判。站在客观角度来说,法院的判决算是中规中矩,但可以想象,以夏明德那时的心情,怎么会满意法院的判决,于是他提出上诉,但二审结果是维持原判。据一些当时在场参与庭审的目击者反映,二审法庭宣布结果后,夏明德便做出一些丧失理智的举动,先是试图冲上去殴打肇事者,被拦阻后嘴里又高声叫嚷着一定会让肇事者“以命还命”,甚至追出法庭,不依不饶地抛出各种狠话……年轻、家庭条件优越、嗜酒玩乐,比对案件中的五名受害人,不难发现他们有着几乎相同的身份背景。那么对夏明德来说,由于一直无法从女儿惨遭横祸的阴影中走出来,内心又总是纠结于法院判决的不公,思想逐渐地走向偏激和妄想,直至产生报复那些与肇事者身份类似的富家子弟的念头,并最终付诸行动,这在逻辑上是成立的。另外,二审结果宣判于3月底,而时隔不到两个月便出现首起劫杀案,时间点似乎也对得上。至于他为何不伤及肇事者本尊,恐怕一方面是出于保护自己的心理,因为一旦肇事者被杀,警方必然会联系到他身上;另一方面,这也符合连环杀手总是善于移情作案的一贯模式,或者说在夏明德连续杀人的规划中,有可能是设想把肇事者放到最后杀死的。

    这样的动机分析,在韩印看来是恰如其分的,无限接近于事实真相,也非常契合他先前在犯罪侧写中所指出的——凶手是在满怀怨恨和悲愤的情绪下,对受害人进行了处决!并且由夏雪的死亡经历,似乎也可以解读出“割喉”标记的寓意,因为她是在肇事者严重酒后驾车的情形下被撞死的,所以她父亲夏明德想要惩罚肇事者喝酒的举动,遂把受害人的喉咙割开!

    为进一步确定夏明德的犯罪嫌疑,韩印和康小北还特意走访了肇事司机薛亮,但出乎意料的是,他整个人意志消沉,精神状况十分糟糕。他母亲带着韩印和康小北推开他卧室房门的时候,他正在呼呼大睡,满屋子烟气和酒气。

    “让他睡会儿吧,昨晚又折腾了半宿,就算他醒着你们也问不出什么!”薛亮母亲,一副贵妇模样,人看起来很温和,苦笑着轻声说道,然后冲韩印和康小北招招手,招呼两人来到客厅中间的大沙发落座,随即眼睛一热,落下泪来,“我这个儿子,玩心太重,不过本性还是不错的,心地善良,人也单纯。撞死人之后他就一直沉浸在自责和内疚当中,难以自拔,加之胆量特别小,可能被那女孩父亲当时在法庭内外的各种诅咒和威胁吓怕了,时时刻刻都在担心自己会遭到报复,不仅很少出门,而且整天都喝得烂醉。不让他喝吧,就像疯了一样,人变得特别神经质,整宿整宿不睡觉,反复地检查门窗是否锁好,经常是大半夜的满家里楼上楼下乱窜,还胡言乱语,搞得我们家鸡飞狗跳,老少都不得安宁。”

    薛亮母亲估计是心里憋屈了很久,今天总算是能倾诉一下,所以一张嘴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韩印和康小北只能面面相觑,无奈地做出仔细倾听的模样。过了好一阵,康小北终于忍不住打断她的话,说道:“那个……阿姨,我们时间很紧,今天来就是想问一下在二审法庭宣判之后,你们和那女孩的父亲,也就是夏明德,接触过吗?”

    “噢,哎哟,不好意思,我这净顾着自己说话,都忘了招呼你们喝点什么了。”薛亮母亲被康小北一句话点醒,赶紧起身要去沏茶。

    “您别忙了,说几句话我们就走。”韩印伸手拦下她。

    薛亮母亲便缓缓坐下,道:“本来我和孩子他爸也挺担心的,一度想把孩子送出国,可人家法院那边说缓刑期不准离境,只能作罢。不过那女孩的父亲倒没有如想象的那样来纠缠我们,极端的报复举动就更没有了。”

    “一次都没有?”康小北用确认的语气问,“他没在你家附近出现过吗?”

    “没有!”薛亮母亲毫不犹豫地摇头说,“有时候带孩子出去,我们也会有意识地观察周围,没发现被跟踪的迹象。不知道是不是他看到我们打到他账户里的赔偿款改变了想法,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有可能。”韩印笑笑,紧跟着好意提醒说,“有没有想过带孩子去看看心理医生?”

    “他爸也这么说,可这孩子死活都不去,还说我们要是再逼他,他就跳楼!”薛亮母亲深深叹息一声,一脸酸楚道,“唉,真的进了监狱,那还有个日子,可现在这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从自己的心牢里挣脱出来,恢复正常。真是愁死我了。”

    “阿姨,您让他别担心了……”康小北犹豫了一下,瞅了瞅韩印,接着说道,“您告诉他,夏明德已经被我们抓起来了,应该是永远不可能再找他麻烦了!”

    “真的吗?”薛亮母亲亦喜亦忧地说,“那女孩父亲怎么了?为什么抓他?这一家子也真够命苦的!”

    “我们有纪律,不能说。”康小北说,“反正让您儿子放宽心吧!”

    “好,你们能来告诉我这个消息,真是太感谢了。”薛亮母亲满脸感激地说。

    从薛亮家的别墅出来,韩印和康小北向停车场走去,康小北忍不住说:“夏明德当时在法庭上那么激动,实质上却并没有为难薛亮,感觉不符合常理啊,对吧?”

    “从情绪转换来说,有点突兀。”韩印同意康小北的说法。

    “可能真就像您先前分析的那样,夏明德根本不会轻易放过薛亮,他从薛亮的生活中隐形,其实是在筹划更大的报复杀人计划,只是把薛亮放到杀戮的终点而已!”康小北总结说,然后又一副心虚的样子,“韩老师,我刚刚是不是话说得太满了?我就是觉得薛亮母亲不像别的有钱人那么势利,感觉人特别知书达理,挺不容易的,所以没忍住就……”

    “没事,我能理解,你是为他们好。”韩印抿嘴笑了笑,宽慰说。

    韩印虽嘴上说无所谓,心里却觉得不妥,毕竟案子还在调查中,结果未知,也不一定真的就能牢牢“钉死”夏明德。事实上也正如韩印所担心的那样,案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完结,很快,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