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2726章 你为何不杀我?

第2726章 你为何不杀我?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至此,沈浪眉心处的三片金花暗了下来,三花聚顶的效果已经完全消失。

    头顶的三千琉璃盏也飞回到他体内。

    方寸山修士全部失去战力,危机彻底解除。

    “呼呼!”

    沈浪大口喘气,他刚才为催动三千琉璃盏,耗损了过多的元气和精血。即便有圣阳战气和五行之体弥补亏空,沈浪的身体还是免不了陷入衰弱状态。

    “公子,你没事吧?”

    小柔化为了人身,急忙上前,关切问道。

    “我没事。”

    沈浪摆了摆手,转而对着小柔吩咐道:“小柔,你将那些伤重的方寸山长老都绑起来吧!”

    “好!”

    小柔连连点头,她开始所有伤重的方寸山长老全部制服,用星云锁绑了起来,并在他们身上下了一道禁锢禁制。

    沈浪来到奚风面前,一旁的白岚正欲出手灭杀被天之锁捆住的奚风,被沈浪当即阻止:“白岚前辈,请不要动手!”

    “哼,你不杀那些方寸山修士也就罢了。此人危险之极,你还留他作甚?”白岚秀眉一蹙,不冷不淡的问道。

    沈浪沉声抱拳道:“此人是沈某敬重的前辈,他曾救过我性命,还请白岚前辈给我一个面子!”

    白岚摇头叹气道:“随你便了,希望你小子以后别后悔今天的举动!”

    说完,白岚就退到了一边,任由沈浪处置。

    沈浪有如此实力,白岚也不再那么自命清高,她俨然把沈浪当成了和自己同等级的修士存在,尊重沈浪的意见。

    “沈浪贼子,你为何不杀我?是想羞辱我奚风吗!”满身血雾的奚风,朝着沈浪怒吼出声。

    “奚风前辈,你误会了。我并不想羞辱你,只是想让你冷静冷静,我们好好谈一谈。”沈浪正色说道。

    奚风怒斥道:“没什么好说的,要杀就杀!今日你要是不杀了我,改日我奚风一定会杀了你!”

    沈浪表情平静,发起一道传音:“奚风前辈不必如此激动,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叛出方寸山也是有原因的,事情说来话长……”

    沈浪将云痕子的实情全部告诉了奚风,包括云痕子当初进入九极天书中修炼阴阳轮回玄域导致性情大变种种事迹。

    他顺便也将张道陵身上的某些秘密一并告诉了奚风,包括张道陵修习阴阳轮回玄域转世,以及张道陵身上的善念和恶念等等。

    奚风起初还满脸愤恨之色,觉得沈浪在胡扯。但听完沈浪所有的解释之后,奚风狰狞的表情渐渐凝固,眼神稍显迷茫。

    如果沈浪说的全是假话,那这一切确实过于巧合了!

    在奚风眼里,道陵师尊就是个高高在上,无所不能,通晓一切,无人企及的逆天存在!奚风很难想象道陵师尊有着如此恶念。

    若云痕子当初修炼的真是阴阳轮回玄域,那云痕子性情大变,反叛师门这件事倒是可以解释。

    道陵师尊从古至今收了无数亲传弟子,总是有一些亲传弟子无故失踪,其中大部分是被困在了九极天书,无法自拔。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亲传弟子是真正的下落不明。

    奚风不敢想象,道陵师尊为压制恶念,将亲传弟子们的神魂吞噬……

    说来说去,这其中还是有不少疑点。奚风对张道陵有先入为主的认知,只凭沈浪的片面之词,还是难以让他转变看法。

    “一派胡言,道陵师尊光明磊落,何时成了你口中那种不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休要辱道陵师尊!”奚风暴怒吼道。

    沈浪摇头道:“孰是孰非,我也难分辨。不过,我已经站在了家师云痕子这边。奚风前辈,我真无意于方寸山为敌,倘若有一天我与张道陵对立,也是无奈之举。这一点,请你知悉。”

    奚风心乱如麻,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怒道:“少惺惺作态了,你以为自己的这些言语能骗的了我?”

    “奚风前辈,我沈浪还不屑去骗你。今日只是不吐不快,告诉你这些事。我之所以杀了陆天奇和之前侵入南渊的那些方寸山修士,那是因为他们杀了我身边亲近之人!话就说到这里,奚风前辈,我不想与你为敌,今日我且放你离开,你好自为之。”

    沈浪长叹一口气,收回了天之锁。

    奚风借助不灭之体,伤势已经恢复了一些,勉强有了行动力,但元气耗损过于严重,加上之前施展天刑咒的反噬,战力十不存一。

    他握紧青铜双斧,眼里还流露着一丝不甘,甚至想继续冲上去和沈浪拼命。

    心中挣扎了一瞬,奚风还是放弃了。

    奚风极重尊严,自己败的如此彻底,也没有脸面再与沈浪拼杀了。

    “沈浪,只要你与道陵师尊为敌,下次我们再见面,我还会杀了你的!”奚风咬牙切齿的怒吼道。

    “哼,真是猖狂!下次本女王可就没有那么好心了。”白岚表情有些不爽,反呛了一句。

    另一边,小柔已经将所有方寸山伤重的长老绑在了一块。

    见奚风飞遁而来,小柔自觉的让到了一边,回到了沈浪身旁,任由奚风处置那些被绑的方寸山修士。

    奚风拖着重伤之躯,取出了一艘灵舟,他将所有伤重的方寸山长老弄上了灵舟,随后操控着灵舟飞离了玉龙山。

    眼见奚风等人离开,沈浪终于舒了一口气。

    放走奚风和方寸山修士,等于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沈浪决定早点离开玉龙山,也不想给天雪宫添麻烦。

    沈浪飞到了纪纲和一群天雪宫长老身前,抱拳道:“见过诸位天雪宫的道友。这次全因在下引来了方寸山修士,打扰了天雪宫的安宁,沈某对此深感抱歉。”

    纪纲额头冒汗,连连摆手:“沈道友不必说这等客气话!你是圣君的贵客,我等刚才在一旁无动于衷,也没有上去帮忙,实在是无礼,还望沈道友不要放在心上。”

    修真界以实力为尊,见沈浪实力如此强大,纪纲哪里敢摆架子,表现的恭恭敬敬,俨然将沈浪尊为座上宾。

    “是啊,我等多有得罪,还望沈道友不必在意。”

    众天雪宫长老纷纷说道,表达了善意。

    沈浪笑着抱拳道:“哈哈,诸位天雪宫道友客气了。沈某有麻烦事缠身,为了不给天雪宫继续添麻烦,我们马上就要走了。临走之前,还请诸位转告给雪夜圣君一句话,就说沈某永世不忘圣君大恩,他日必定报答圣君和天雪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