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2346章 壁画

第2346章 壁画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置身于天书之中,沈浪看到的比以前在仙书拓片中看到的更加清楚一些。

    银发男子施展出的天罡纯阳剑阵,也是借由九柄色泽如星辰般的长剑施展,无数剑影包裹了整片桃林。

    四周场景瞬间变成了深邃的星空,剑影化为了九道星辰,在旋转,在吞噬,或是幽深,或是寂无。

    这并非是破坏一处空间那么简单,而是改变了这一处空间,那银发男子变成了这片空间中的绝对掌控者!

    这是沈浪连想都难以想象的逆天神通。

    随着银发男子袖袍一挥,九道星辰中飞出无数黑色剑刃,将本就碎裂的空间再次斩碎!

    此刻,空间的本源似乎都被破坏,大量的混沌光束从空间中溢出,无数空间裂缝相互交织而产生的强大的吸力吞天噬地!

    “收!”

    银发男子轻吐一声,笼罩着整片桃林的剑影消失,四周场景恢复如常。

    沈浪依旧如一个旁观者全程看完了一切,似乎又有了新的感悟。

    虽然云痕子曾言,拓片中的内容只看一次就好,重复观看反而会阻碍自己的思路。

    但这天书中的影像比拓片中的更加清楚,沈浪也更能体会到那天罡纯阳剑阵散发出来的气势和气息。

    沈浪好像是有所顿悟,但仔细想想,又好像什么都没顿悟到。

    “此剑阵只可能意会不可言传,本君只展示一次。徒儿们若能明悟,算是尔等仙缘。”

    银发男子的飘渺之音刚落,桃林中的一切在渐渐消失。

    沈浪心情颇为沉重,如此看来,奚风说的是真的,云痕子真的欺骗了自己。那仙书拓片,根本就是源自于九极天书中的剑域。

    四周的场景在急速变幻,迅速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空间,空间的尽头立着一面巨大的壁画,壁画上画着九柄飞剑。

    “这就是张道陵所说的壁画?”

    沈浪暗自吃惊。

    因为他发现,壁画下方竟站着八名修士!

    那八名修士竟然都有着大乘期的修为,能感觉出他们身上散发着极其恐怖的灵压。

    八人神态各异,有人低头沉思,有人打坐瞑目,更有人手舞足蹈……异常怪异。

    就在这时。

    “嗡”的一声,半空中的那面壁画涌出一道白光,一名披头散发中年男子从壁画中出来,口中还发出癫狂无比的咆哮声:“哈哈哈,我会了,我会剑域啦!”

    吼完,那人手中还拿着一把木剑,在空中胡乱比划着,仿若着魔了一般。

    就在那人从壁画中出来之际,其余八名修士争先恐后的进入壁画中。

    沈浪远远的观察了一阵,不禁暗自吃惊。

    似乎每次只能有一名修士进入壁画中,但从壁画出来的修士似乎会长时间陷入某种幻觉中,精神不太正常。

    如果他猜的不错的话,这九名修士正是陷入九极天书中的大能,而且还是其中一部分的大能修士。

    九极天书共有九册,每册都记录了截然不同的玄域神通,估计每册玄域中都会滞留类似这样的大能修士存在。

    这些大能修士无一例外,仿若着魔了一样,处于某种癫狂的状态。

    沈浪不禁好奇,那壁画中到底有什么?

    如果只是刚才剑域神通的展示,应该不至于让这么多昔日的大能修士沉沦于此。

    九名大能修士中,修为最弱的是大乘初期,最强的竟有大乘后期的修为!

    沈浪试着靠近那些在壁画下方等待的大能修士,好在那些大能修士似乎对自己没有敌意,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各……各位前辈?”沈浪还试探着问了一句。

    结果八人中,只有一人的目光转向了沈浪,是一名头戴紫冠,身披白衣的中年男子。

    那名男子只是神色漠然的看着沈浪,一语不发。

    至于其他七人,看都没有看沈浪一眼,就好像沈浪如空气一般无关紧要。

    “敢问这位前辈,这壁画中到底有什么东西?”沈浪壮了壮胆,询问道。

    那名中年男人没有回答沈浪的问题,而是一脸冷漠的反问道:“小子,你是怎么进天书中的?”

    “是道陵老祖送我进来的。”沈浪不卑不亢的说道。

    中年男子嗤笑一声:“呵呵,果然是他。可笑,道陵师尊居然送你一个炼虚期的小子进入九极天书?”

    沈浪总感觉这中年男子话中有话,忍不住问道:“听前辈的口气,似乎对道陵老祖颇有不满?”

    “哈哈哈,岂止是不满。要不是道陵师尊,我等岂会终日困在这里,如行尸走肉一样迷恋这块破壁画!”

    中年男子癫狂道,眉宇之间充斥着一丝颓废。

    “这也是老子在壁画中还没待够两万年,才能和你说说话,你看看我旁边这些家伙,个个已经走火入魔到快丧失神志了。”中年男子补充了一句。

    沈浪心中一凛,纳闷道:“为何前辈们不及时离开九极天书中,非要待在此地?”

    “小子,你是新来的,等你进入这壁画里体会了一下之后,绝对会不想出来。身体的那股绝妙的力量,当真是美妙啊!”

    中年男子说着说着,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迷醉之感,彻底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前辈可否明言,壁画中到底有什么内容?道陵老祖加害了你们吗?”

    “小子,壁画中有什么东西,你自己去看便知。道陵师尊并没有害我们,这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我们终身受制于这破壁画,心中难免会产生憎恨!”中年男子哼道。

    这话说的沈浪心里都有些发毛,这壁画中到底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能让这些大能修士变成这副模样?

    既然这壁画如此危险,沈浪不想进去看了,理智告诉他要放弃。

    “前辈,请问晚辈要如何才能离开九极天书?”沈浪恭恭敬敬的问道。

    “离开九极天书?”

    中年男子哼道:“出口就在这副壁画之中,不过但凡进入九极天书中的修士,几乎就没有人会选择从壁画中出去的。”

    “什么!”

    沈浪眉头紧皱,没想到九极天书中的出口在壁画中。

    自己现在想出去,岂不是必须要进入壁画中?

    沈浪实在是不想以身犯险,之前张道陵说自己若三天不能出来,他就会亲自进入天书中,将自己救出来。

    干脆自己在这等三天算了。

    可惜,中年男子接下来的话,让沈浪心沉到了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