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2100章 杏黄旗到手

第2100章 杏黄旗到手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轰!”

    沈浪狂喷一大口鲜血,身体受了严重的创伤。

    剧烈的疼痛让沈浪倒抽一口凉气,他全身浴血,身体多处骨络已然碎裂。

    血莲刚才那一击只是警告,否则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命活,身体多半已经化为了齑粉。

    “自作自受!”

    玉瑶目睹了一切,心中涌起无名怒火。她还以为是沈浪有意亵渎神女,所以血莲才攻击沈浪。

    虽然沈浪做了很过分的事,但玉瑶还是上前将沈浪扶了起来,咬着银牙道:“我们快走!”

    “不,我还不能走!玉瑶姑娘,你先离开这里。”沈浪浑身燃烧起圣阳战气,推开了玉瑶,艰难的站起身来,目光锁定血莲后方摆放的供桌。

    供桌上,摆放着冥河神女的无字灵位,灵位前是一件三足小鼎,鼎中插着一面杏黄色的古朴小旗,小旗表面散发着蒙蒙黄光!玄妙之极。

    供桌上杏黄色的古朴小旗,定是那中央戊土杏黄旗!

    正当沈浪起身前行时。

    “啪!”

    玉瑶娇躯颤栗,甩了沈浪一巴掌。

    那纤纤玉手,力度倒是不小。

    沈浪脸上很快就有了一块巴掌印,面色极为难看,质问道:“玉瑶姑娘,你为何打我?”

    “本姑娘这一掌是想打醒你!沈浪你个禽兽,连神女都敢亵渎,你不觉得自己行为太过分了吗?难道你还想做出更出格的举动?”

    玉瑶娇躯微微颤栗,情绪出奇的愤怒。

    沈浪皱眉说道:“你误会了!沈某绝无亵渎神女之意,倒不如是说奉神女之命……总之,玉瑶姑娘,请你相信我,沈某没有那么无知,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其中原委,沈某之后再跟你解释!”

    “你!”

    玉瑶咬着贝齿,俏脸一阵僵硬,她也不知道沈浪说的是真是假。

    换种思路来想,如果沈浪真的亵渎了圣女,为何血莲不是直接击杀他,而是让沈浪重创。

    玉瑶之前在血莲山山顶的黑色宫殿中见过血莲的厉害,丝毫不怀疑血莲有秒杀沈浪的能力。

    血莲没有取走沈浪的性命,或许沈浪的行为真的是事出有因。

    不过,一想到沈浪摸了冥河神女的胸……在玉瑶心中,沈浪的人品值已经降低至零。

    沈浪不再理会玉瑶了,拖着重伤之躯来到了血莲后方的供桌上。

    “神女前辈,得罪了。”

    出于对大能的尊敬,沈浪忍着伤痛,朝着供桌上的灵位弯腰一拜,随后取走了供桌上三足小鼎插着的杏黄旗,全程没有一丝阻碍。

    就在沈浪取走杏黄旗的一瞬间,笼罩着祭坛周边的黄土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

    神女河的黑色河水没过了黄土,顷刻间就将整座神女墓祭坛给淹没。

    血莲浮在黑色河水上,神女那完美绝伦的肉身并没受到影响,依旧漂浮在血莲之上,绝美的容貌带着一丝悲伤的气息,高贵的让人无法仰视。

    “这!”

    沈浪见神女墓祭坛被河水淹了,不禁大吃一惊。

    玉瑶俏脸发白,沈浪屡屡冒犯神女,这下他们真的能活着离开吗?

    “不对,这不是被淹了,而是黄土消失了!”

    沈浪注意到了重点,自己取走杏黄旗后,黄土就渐渐消失。

    难怪之前冥河神女说“如此还能不叫是冒犯”,原来取走中央戊土杏黄旗后,祭坛就会被河水淹没。

    沈浪和玉瑶两人颈脖处都带着神女之血,神女河的河水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

    “神女前辈,冒犯了。”

    沈浪朝着血莲上的神女一拜,随后对着玉瑶道:“玉瑶姑娘,我们快走吧。”

    玉瑶怔了一下,毁坏了神女的祭坛,就这么一走了事,真的好吗?

    “还愣着干什么,快!”

    沈浪催促了一句,玉瑶回过神,上前扶起了沈浪,转身朝着神女河前方游去。

    不多时,两人已经游了数百米,远离了神女的肉身。

    玉瑶见没遭遇什么威胁,心中也松了一口气,美眸瞥了眼沈浪,撇嘴道:“沈公子,你是不是该给小女子解释一二,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见玉瑶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寒意,沈浪有点无奈,只好解释了一遍他种种举动的原因。

    “这些……是真的?”

    玉瑶震惊不已,难以置信高贵如冥河神女那种天仙,会和沈浪对话。

    而且沈浪说冥河神女的肉身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这可是一个足以震惊整个南渊之地的消息。

    这些玉瑶还能相信,但还有一些事她不相信。

    “沈公子,也就是说,冥河神女想从你身上得到某样东西,所以你就对神女……那样?”玉瑶质疑问道。

    沈浪有点无语,什么叫那样?他再次解释道:“不是我对神女那样,是神女控制我的身体。做出那种举动的时候,我的身体是不受控制的。”

    “这话怕是只有沈公子自己才会相信了!”

    玉瑶冷哼一声,精致的脸蛋带着一丝羞恼。她才不信神女会控制沈浪摸自己的胸,这也太扯了。

    多半是沈浪沉迷神女的美色,自己想摸人家的胸。

    总之,经过这场事件,玉瑶对沈浪的印象非常不好。

    沈浪也懒得解释了,反正他怎么解释,云瑶都不信。这件事也确实不好解释。

    要游到神女河的入口还需要一段时间,沈浪取出刚才得到的中央戊土杏黄旗,拿在手上把玩了一阵,心中震撼不已。

    这杏黄色的小旗造型古朴,旗长一尺七寸。

    沈浪明显能感觉到杏黄旗和别的法宝不同,即便在笼罩着法则之力的神女墓中,此旗居然也能泛起灵光!

    要知道别的法宝在神女墓中,灵光全无,催动灵力也没有一点反应,就和废铁差不多。

    师父云痕子曾言,五色神旗颇为特殊,认主时并不需要催动天灵诀,元灵根潜质点达到99点的修士能自行让五色神旗滴血认主。而且单一一面旗帜也能为已所用,发挥出一些非同寻常的作用。

    正好沈浪手臂上有多道伤口,他将伤口处的鲜血撒在这面中央戊土杏黄旗上。

    “嗡嗡嗡!”

    杏黄旗有了剧烈反应,当即化为一道盛若烈阳般的黄色光芒,直接钻进了沈浪身体中。

    “啊!!!”

    这一瞬间,沈浪面孔扭曲,口中发出痛苦的惨叫声,一种强大到极致的奇异力量在和自己身体融合,血液在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