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2082章 死路一条

第2082章 死路一条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吊桥是悬索桥,以粗大的铁索若平铺系紧,桥上横铺着木板,宽约三米。

    已经没有退路了,沈浪果断的踏上了铁索桥,径直朝前走去。

    玉瑶也没有迟疑,跟在沈浪身旁。

    这悬索桥也不知通往何处,异常的诡异,两人保持高度的警惕。

    一连在桥上走了七八里,也不见尽头,沈浪和玉瑶已经身处一片浓雾之中。

    四周寂静无声,宛如一片死寂的世界。

    就在这时,沈浪突然听到了女子的哭声。

    “别走,不要离开我……”

    沈浪一抬头,只见眼前的铁索桥上空突然出现了一名女子,白裙长发红瞳,五官精致宛如天成,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美艳的不可方物。

    “不要离开我……”

    美艳女子的声音在沈浪耳边响起,沈浪整个人如遭雷击,眼前这女子,可不正是苏若雪!

    “该死的邪灵,竟敢利用雪儿的幻象来戏弄我!”

    沈浪有圣阳战气护体,神智清明,第一时间意识到可能是邪灵化为的幻象来侵扰自己。

    “沈浪,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我们再也不要分开好不好……”眼前的苏若雪,两行清泪从脸蛋上滑落下来,身子微微颤栗,美眸中尽是不舍。

    那语气,动作和神态,于沈浪记忆中的完全重叠。

    沈浪明知是幻象,但这一瞬间还是险些沉沦其中。

    离开人界这么多年了,他心中也会挂念着苏若雪,特别看着雪儿流泪模样,沈浪心情极为难受。

    “不要和我分开……握着我的手……”

    铁索桥上空的“苏若雪”朝着沈浪伸出雪白的手臂,似乎想让沈浪伸手抓住她。

    “太乙静心咒!”

    倏然间,一旁的玉瑶娇喝一声,双指在半空中画出一道奇特的符印,指尖迸溅出大量的白光,将沈浪笼罩在其中。

    原来玉瑶并未受幻象影响,担心沈浪中招,施展出了太乙术法中能清除修士精神负面影响的太乙静心咒。

    咒术产生的白光将半空中的“苏若雪”照回了原形,竟是一只长发女妖邪灵,面孔狰狞,长舌都垂至喉部。

    “吼!”

    显现出原形的女妖邪灵似乎极其愤怒,朝着桥上的玉瑶愤怒的咆哮,俯身冲了下去,速度快如闪电。

    “该死的邪灵!”

    沈浪暗骂一句,口中默念起翊圣真君咒,大片的蓝光符文将自己和玉瑶两人笼罩在其中。

    然而,令他出乎意料的是。

    那女妖邪灵飞扑下来之时,被缭绕在铁索桥上某种力量阻隔在外,好像撞到了一块玻璃上,发出“轰”的一声闷响。

    邪灵尚未接触翊圣真君咒的符文,就被铁索桥表面显现出一面血色光壁阻挡在外,根本无法攻击桥上的沈浪和玉瑶两人。

    想不到这铁索桥上还有一层防御力量,能阻挡邪灵的侵扰。

    那邪灵直接被铁索桥上的血色光壁给震飞了出来,似乎受到了一定的创伤,惊慌失措的逃走了。

    “多谢玉瑶姑娘出手相助。”沈浪感激道。

    玉瑶摇头道:“不值一提。沈公子应该早就觉察到了那是邪灵吧。”

    刚才那邪灵变身成的绝美女子,让玉瑶颇为好奇。沈浪明明知道那女人是幻象变的,却迟迟不肯出手,仿佛还想多看一会儿。

    那种感觉,实在让玉瑶难以理解。

    沈浪不愿多谈,只抱拳道:“玉瑶姑娘,让你见笑了。”

    玉瑶也知趣没有多问,转而换了一个话题,道:“沈公子,这铁索桥表面似乎有一层极强的防御禁制,能抵御邪灵的进攻。与其继续前行面临未知的风险,我们不如就在此地等待邪云散去,再返回血莲山,你看如何?”

    沈浪正色道:“抱歉玉瑶姑娘,沈某进入神女墓,并非是为了找寻天材地宝,而是想尽可能的深入神女墓中,探访其中的奥秘。”

    “这……”

    玉瑶微微蹙眉,她想劝阻沈浪,但感觉说那些话也没有什么意义。

    古往今来,无数修士都想探访神女墓深处,寻求那虚无缥缈的神女宝藏,但血淋漓的例子足以证明这些人的下场有多惨。

    沈浪如此天纵之资,却不明这个道理,玉瑶有些失望。此刻说出劝阻的话,可能在对方看来是有损尊严的一件事。

    “玉瑶姑娘,此地既然足够安全,那我们还是就此别过吧。”沈浪朝着玉瑶抱了抱拳。

    玉瑶轻声叹气,躬身道:“小女子不喜欢劝诫他人,但还是想说一句,眼下回头还来得及!如果沈公子执意如此,小女子只能谨祝公子马到功成。”

    沈浪沉声道:“多谢玉瑶姑娘好意,沈某也祝玉瑶姑娘能平安顺利,再会!”

    话音一落,沈浪转身就走,那身影似乎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自信,和无惧一切的勇气。

    玉瑶目送着沈浪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浓雾中,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情绪,头一次在下定决心后后悔,娇喊道:“沈公子请留步,小女子改变主意了!”

    玉瑶快步来到沈浪身旁,连忙道:“沈公子之前对小女子有救命之恩,小女子愿和沈公子一同行动,尽量为沈公子提供帮助!”

    沈浪连连摇头:“玉瑶姑娘不必和沈某一起犯险。沈某孜然一身,反倒更轻松。玉瑶姑娘若跟着我,沈某反而会有不小的心里压力。”

    玉瑶虽如小家碧玉般有礼,但还是有一些傲气的。一听沈浪这么说,她心中顿时有些不服气,目色低垂道:“沈公子就这么认定小女子是累赘?”

    沈浪有点头疼,急忙道:“不是!此行,沈某还是不想牵连到他人,咱们还是就此别过吧,再见!”

    话音一落,沈浪一溜烟的朝着铁索桥前方跑去。

    见沈浪跑了,玉瑶先是一怔,随即像小女人一样跺了跺脚,气恼道:“本姑娘可是头一次对一个男人如此好心,有你这么冷漠的吗?大笨蛋,贸然进入黄泉路只有死路一条!”

    玉瑶独自生着闷气,之前的高冷端庄的形象已经崩塌。

    她还是比较重情重义的,实在是不愿沈浪就这么死了,心中也下定了某个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