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1409章怂了

第1409章怂了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藏在山石后方的沈浪,看见这一幕,心中暗喜。

    借阴爻鬼树之力,不费什么力气就击毙一名元婴期修士,这下给他的压力减轻了许多。

    肉身崩溃的锦衣老者,元婴从脑部天灵盖中飞了出来,悲愤交加。

    “血魅神光!”

    苏若雪咬着贝齿,再度施展出一团血魅神光。

    血光不偏不倚,正中锦衣老者的元婴。

    “啊!!!”

    元婴小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被血魅神光击中的那种痛楚如同抽魂炼魄,难以忍受。

    沈浪抓住机会,单指一凝,一道碗口粗壮的玉阳金雷击中元婴小人。

    “轰隆!”

    金雷一击过后,锦衣老者的元婴直接化为了飞灰,魂飞魄散。

    “师弟,不!”黑袍老祖双目欲裂。

    眼见自己的同门,就这样被瞬杀,黄袍老者也吓得魂飞天外。

    施展出血魅神光过后,苏若雪俏脸苍白一片,气喘微微。她体内的血魅神光本来就近乎耗尽,现在又施展出一次,已经算有些透支魂力了。

    再施展几次,只怕神魂都会受损。

    说来也巧,沈浪刚击杀了锦衣老者后,阴爻鬼树的攻击就停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元气彻底耗尽,鬼树瞬间枯萎凋零,一动不动,看样子是活不成了。

    黑袍老祖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暴跳如雷的吼道:“狗男女,竟敢躲在一边偷袭,快给本老祖滚出来!”

    缚灵锁是钟无令的法宝,钟无令又死在沈浪手中,也就是说只有沈浪才拥有缚灵锁。也只有苏若雪才能施展那种能攻击神魂的血色光束。

    只要不是弱智,都能猜出来刚才的攻击出自沈浪和苏若雪之手。

    黑袍老祖吼声刚落,沈浪就从后方的小山石从飞身而出。

    苏若雪本来也想出来,不过被沈浪按在了原地。女人状态太差,沈浪不可能让她继续冒险。

    “哈哈哈,黑袍道友,别来无恙啊!”沈浪一边笑着,一边大步走了过来,显得神清气爽。

    看着沈浪洋洋得意的样子,黑袍老祖差点没有气的吐血。

    他暴怒之极的瞪着沈浪,咬牙切齿道:“不可能!你不是受重伤了吗?”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老子又好了。你们追的可真远啊,特地跑来这里,是想杀我还是擒我?”沈浪耸了耸肩,单手一挥。

    九柄雷泽分光剑缭绕在沈浪周身,“噼里啪啦”的散发出大量赤金色电弧。

    “玉阳金雷!”

    黑袍老祖心中“咯噔”一跳,他虽然处于暴怒中,但理智还在。

    这小子太过诡异,之前狂炎尊者明明说沈浪中了琉璃盏的五色神光,伤重快死了,现在却能活蹦乱跳,真是怪事。

    沈浪有击杀钟无令的实力,又有玉阳金雷这种逆天神通,黑袍老祖觉得十分棘手。

    自己这边已经死了一人,刚才与阴爻鬼树争斗也耗损了不少法力,现在与这对狗男女死斗恐怕有些不妙。

    心中挣扎了一阵,黑袍老祖还是更在乎自己的命。他觉得沈浪年纪轻轻,或许可以说一些好话,让对方减轻敌意。

    “沈道友可能误会了,我们只是偶然来此地,为的是寻宝,并不是想追杀道友。”黑袍老祖进入了影帝模式,突然和颜悦色的说道。

    这话一出,旁边的黄袍老者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黑袍老祖应该是怂了。

    黄袍老者也不想死,他急忙说道:“是啊,道友不要误会,我等是鬼修士,见这处深渊阴气浓重,特来探访。”

    “两位道友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你们鬼仙门怕是处心积虑的想置我于死地吧?”沈浪冷笑连连,元婴期修士也如此贪生怕死,倒是有趣。

    “不,我们修真界一向以实力为尊,沈道友神通广大,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超乎老夫的想象,鬼仙门今后绝对不会再为难道友,也不敢再为难道友!”

    不得不说,黑袍老祖看上去阴阳怪气的,演技还挺好,表现的非常诚恳。

    “那我要怎么相信?”沈浪不觉有些好笑,这老东西还真能扯。

    见沈浪的敌意似乎减轻了,黑袍老祖心中暗喜,觉得沈浪可能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心狠手辣,多说点好话或许能消除对方的杀心。

    “沈道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惊人的实力,怕是将来进阶化神期也不是不可能之事,我等愚修怎能相提并论,当然更是不敢得罪道友分毫,道友多虑了!”黑袍老祖夸道。

    黄袍老者没有黑袍老祖口才好,但反应特别机灵,跟着夸道:“对,沈道友乃人中龙凤,智比诸葛,貌如潘安,杀伐果决,英俊潇洒,帅气逼人……”

    夸得他都有点词穷了,不禁老脸一红。

    沈浪眼皮一跳,这两家伙为了活命,还真什么话都说的出来,搞的他都有点恶心了。

    黑袍老祖趁热打铁道:“沈道友你也看到了,这处地底深渊被触发了一处古禁制,禁制之力异常强大,我们唯有合力破阵才能出这地方。让我们放下以前的仇怨,一起商议如何破阵吧。我黑袍老祖朋友不多,以后算你一个。”

    沈浪听不下去了,心中倍感恶心,嚷道:“不必了,你们还留在这里好了。”

    “这是何意?”黑袍老祖心中一凛。

    “哼,真以为我是傻子啊,会中了你们这种白痴的骗术?老东西,你们若不找上门来,或许还有命活!既然不辞辛苦追到了这里,那本公子岂有放你们回去的道理,让我来送你们一程吧!”沈浪阴戾道。

    见握手言和的可能性为零,黑袍老祖脸黑的像锅底,恼羞成怒道:“姓沈的,我鬼仙门自愿不和你纠缠,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我女伴在先,还好意思讲道理。乖乖把储物戒指交出来,本公子还能留你们一条全尸!”沈浪阴冷笑道。

    “你!妈的,老夫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黑袍老祖心中憋屈之极,再也忍不住,张嘴喷出一大口精血。

    “碧鳞幽火,去!”

    精血迎风一涨,化为星星点点的碧绿色火苗,朝着沈浪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