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473章屈辱

第473章屈辱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想干什么?”凤栾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她飞快睁开眼睛,看见沈浪在解自己的腰带,她咬牙切齿道:“不!你杀了我吧。”

    沈浪有点无语,咳嗽一声道:“我不会杀了你,我这是在救你,希望你理解。”

    如果不是红月的苦苦哀求,沈浪真想撒手走人,这种吃力不讨好,吃不着葡萄尝不到酸,而且还有危险的举动,他可不想做。

    沈浪两眼平静的看着凤栾,一本正经的说道:“凤小姐,你放心,虽然你长得很漂亮,但我没有对你有非分之想。我有三个女朋友,长的都不比你差。”

    “无耻!”凤栾气急败坏的娇喝道,这混蛋脚踏三条船也好意思说出来。

    “沈浪!我没理由杀你,我也要替月儿杀掉你这个负心汉!”凤栾咬牙切齿道。

    “不要胡说八道,我没有负红月。再者,月儿是我的女人,我当然对她一片真心。”沈浪正色说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吗?”凤栾俏脸涨红道。

    沈浪耸了耸肩:“你不相信也无所谓,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不是月儿,我才懒得救你。”

    说完,沈浪毫不迟疑解开了凤栾的腰带,把她的裙子脱下。

    现在,凤栾几乎是毫无遮拦地出现在沈浪的眼前。

    沈浪虽然心无邪念,但凤栾完美的娇躯还是让沈浪目光有些灼热,他脸色微有些不自然,开始寻找蚀灵蛊下落。

    凤栾咬紧银牙,连羞耻的都不想睁开眼睛,只想快点逃离这种耻辱的场景。

    沈浪专心寻找蛊虫的位置,但是那大片雪白还是让沈浪有点耳热心跳,毕竟他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

    凤栾羞怒交加,她被红月吓下了绝气散,气力几乎消失殆尽,本能的想夹紧两腿,但现连挣扎都做不到。

    一想到冰清玉洁的自己,今天居然失节于沈浪,凤栾的心都在滴血,但事已至此,她只能咬牙认命。

    一阵心跳加速后,沈浪心情已经稍稍平静下来,他开始对凤栾的身体各种进行揉、捏、摸、掐等等各种动作,试图逼蛊出来。

    凤栾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一一被沈浪仔细探过,感觉到蛊虫所在的位置之后,沈浪立即打出真气,并用银针封住蛊虫的活动范围,将蛊虫赶到凤栾的腰部以上位置。

    沈浪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护着凤栾的腰部,不让蛊虫再次跑去下面。

    主要还是蚀灵蛊因为吞噬过真气,太过灵活,加上凤栾又不配合,搞的沈浪手忙脚乱,驱蛊进行的不太顺利。

    半个小时候,当蛊虫再次朝凤栾的心脉发出冲击时,终于被沈浪逮住机会。

    好半天,沈浪大汗淋漓,总算是把蛊虫驱出。

    在银针的作用下,沈浪将蚀灵蛊逼了出来,只见一只通体红色,像粉笔一样大小的蛊虫从凤栾的皮肉中钻了出来。

    沈浪也有些吃惊,红色的蛊虫极为少见,但这蛊虫能灵活到这种程度,足已说明下蛊之人一定对培养蛊虫经验极为老练。

    沈浪正想抓住蛊虫,那个红色蛊虫突然从凤栾身上蹦了起来,一跃两三米高,沈浪大吃一惊,他能感觉到这只蛊的凶狠。

    不过既然脱离了人体,再怎么凶狠也只能任由沈浪宰割。

    沈浪猛地伸出右手,将蚀灵蛊抓在手心中。

    蛊虫还在挣扎,劲力不小,沈浪指尖一弹,直接将蛊虫弹晕,用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盒,将蛊虫装了进去。

    蚀灵蛊的生命力极强,就算放置封闭数年也不会死,一碰见新鲜人血就立马恢复精神,所以沈浪也不用担心蛊虫会死。

    沈浪之所以不捏死蛊虫,因为下蛊之人一般会有子蛊,母蛊一死,子蛊会立即感应到。他觉得凤栾估计也不想让下蛊之人知道她身上的蚀灵蛊已经被取出来了。

    “好了。”沈浪咳嗽了一声,帮凤栾穿上衣服。

    凤栾一直绷紧的神经总算是稍稍松弛下来,她浑身香汗淋漓,缓缓睁开双眼。

    虽然见沈浪满头大汗似乎很累的样子,但这依旧减弱不了凤栾对沈浪的强烈恨意。

    沈浪救了她,但是也把她看光了,摸光了,凤栾从没被男人碰过,一想到刚才的画面,她就生不如死,眼角挂着屈辱的泪水。

    “蚀灵蛊已经被我取出来了,装在了这个玉盒里。”沈浪晃了晃手中的玉盒,顺便提醒了一句:“你要是弄死这个蛊虫了,下蛊之人会立即感应到,这蛊虫你自己处理吧。”

    沈浪见凤栾漂亮的脸蛋上挂着泪痕,正满脸杀气的看着自己,心中有点发慌,她知道凤栾心情极差,也没有再在卧室里停留。

    走出房间,沈浪把装着蚀灵蛊的玉盒交给了红月。

    “太好了!沈浪,还是你厉害!”

    见沈浪真的把蚀灵蛊驱出来了,红月兴奋的差点蹦了起来,亲了一下沈浪的脸颊。

    “对了,你师父可能心情不太好,希望你能多做做她的思想工作,别让她恩将仇报。”沈浪咳嗽一声说道。

    “放心吧沈浪。我一定会说服她的。”红月点头说道。

    “嗯。”

    沈浪心中有点不安,他琢磨着,凤栾总不至于来杀自己吧?

    这种可能性应该很低,他觉得凤栾虽然保守,应该不至于恩将仇报,红月应该能劝服她。

    蚀灵蛊已经取了出来,凤栾休息大半月应该就能恢复以前的实力。

    红月走进卧室,连忙帮凤栾松了绑,“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咬牙道:“师父,我知道错了。你狠狠的骂月儿吧!”

    门外的沈浪听到里面的声音,不禁大汗,希望凤栾不要发飙才好。

    凤栾整个人精神有些疲惫,看着红月潸然泪下的模样,她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叹气。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凤栾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但沈浪的模样深深的映在她心中,让她咬牙切齿。

    无耻!混蛋!禽兽!

    凤栾很想一剑将沈浪捅死,但毕竟是沈浪救了自己,再说她要去杀沈浪,红月估计会横剑自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