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372章还给你!

第372章还给你!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

    沈浪如遭雷击,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深爱的女人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凌轻语怜爱的摸了摸苏若雪的脑袋,轻声道:“说得好!丫头,凭你的资质,最多三年时间,修为便可超过这个男人。”

    沈浪面色突然变得有些狰狞,看了看苏若雪,又指着凌轻语道:“是不是这个女人逼迫你?”

    “放肆!沈浪,不许你对我师父妄加猜疑!”苏若雪冰冷道。

    “到头来,在你心中,我还不如这个女人?呵呵,老子不信,我要找你问清楚!”

    沈浪猛地摇头。突然间身形一动,一手朝着苏若雪抓了过去,似乎想把女人从凌轻语身边拽过来!

    凌轻语素手一伸,一道掌风将沈浪击飞了出去。

    沈浪退了七八米,才堪堪稳住身形,浑身气血涌动。

    很明显凌轻语是留手了,不然刚才那一式掌风足以将沈浪击伤。

    “混蛋!”

    伊怜面含怒色,正想冲上去。

    “伊怜,退下!”沈浪抓住了伊怜的肩膀,一记手刀将她击晕。

    沈浪将晕过去的伊怜抱了起来,交到了身后两名劲装男人手中,吩咐道:“带伊小姐离开这里。”

    “是,教官!”两名劲装男人立即点头退开。

    沈浪重新看着凌轻语,嘴角勾勒出一丝桀骜的弧度:“前辈,你想带走苏若雪,我不答应。请赐教了!”

    话音一落,法江也面色凝重的站了出来,他和沈浪共进退,不过也知道眼前这个娘们不简单,定是一个非常棘手的货色。

    沈浪咬紧牙关,右手成掌,掌心携着一股阴寒之力,雪花神掌最强杀招狠狠朝着凌轻语拍了过去。

    “喝!”

    法江低声一喝,一式大阴阳手也朝着凌轻语轰了过去。

    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一大一小两道庞大的掌风朝着凌轻语席卷而来,威力极为骇人。

    如果眼前是块大石头,受到这道掌风冲击,一定会击碎成渣。

    凌轻语嘴角露出些许不屑,随手挥出一掌,推出一道凌厉的掌风。

    “轰!”的一声巨响,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掀起了一道强烈的狂风,以及刺耳声响。

    法江被击飞出了七八九米远,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组长!你没事吧?”刘振山飞速上前,将法江扶了起来,面露一丝惊骇。

    法江一边吐血一边骂道:“*看我像没事吗?快去帮沈哥!”

    沈浪硬生生的扛住了凌轻语一击,虽然没有被击飞,嘴角也溢出一丝鲜血。足以表明双方实力的差距。

    本来沈浪觉得自己已经进阶问境,本该天下无敌,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这种变态角色。这个白裙女人的修为恐怕已经到了问境后期!那股澎湃的内力压得沈浪都喘不过气来。

    沈浪不甘心,脚步一动,整个人化为一道影子,竭尽全力一式七伤拳朝着凌轻语砸了过来。

    “七伤拳?”凌轻语俏脸面色一寒。

    感受到沈浪拳心中那股凌厉的罡风,凌轻语也不敢硬接下沈浪这招七伤拳,素手向前一伸,正好挡在沈浪右拳前。

    “咚!”

    沈浪明显感到拳劲受阻,凌轻语白皙的掌心中的浩瀚内力不但化解了七伤拳的威力,还震伤了他的右臂。

    “喝!”

    沈浪不依不饶,舒展左掌,雪花神掌飘雪穿云式狠狠的朝着凌轻语胸口拍了过去。

    凌轻语急速向后一踏,虽然避开了沈浪这一掌的锋芒,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沈浪轻轻地拍了一下胸。

    “下流!”凌轻语绝美的脸蛋露出一丝恼怒。

    虽然沈浪是攻其不备,但从小到大,凌轻语还从来没被男人如此轻薄过。

    凌轻语顺手拍出一掌,命中沈浪的右肩。

    “噗!”

    沈浪狂喷一口鲜血,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栽倒在地上。

    刘振山刚想冲上去,见沈浪一个照面就被这个神秘女人击倒,不禁把他吓了一跳。

    开玩笑,连沈浪这种人都能轻松击倒,刘振山觉得就算是自己上去也肯定只有被虐的份。

    刘振山硬着头皮将沈浪快速扶了起来,往一旁拽去,生怕凌轻语会冲上来。

    还好凌轻语只是脸色有点恼怒,也没有再冲上来揍他和沈浪。

    “沈……沈浪!”柳潇潇俏脸发白,连忙迎了上去,扶起了沈浪。

    看着沈浪满嘴鲜血的样子,柳潇潇手臂都有些颤抖,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咳咳……”沈浪又咳出一大口鲜血,眼前一黑,差点昏厥了过去。

    硬生生的接了凌轻语一掌,沈浪都感觉自己要死了,也深刻的明白了,自己和凌轻语的实力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苏若雪,你真的这么绝情?”沈浪还留着一口气,双目直视着苏若雪。

    见沈浪这副模样,苏若雪的心有些支离破碎。

    但她还是摆出一副冷漠的表情,嘴角勾勒出冰冷的弧度:“对,我是绝情,本美女定非池中之物,岂是你这种花心无耻的男人所能染指的?沈浪,我告诉你,从今往后,你我再无关系,日后也不会再相见。”

    沈浪嘴角露出一抹苦涩,“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沈浪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算是他生平第一次被女人甩了,如果是别的女人,沈浪不会在意。

    但对苏若雪,沈浪确实是动了真感情,有过想和她平平静静的厮守一生的念头。

    沈浪嘴角露出一抹自嘲,头一次生出一种心痛的感觉。

    凌轻语见也差不多了,抓起苏若雪的手臂,轻声道:“好了丫头,我们走吧。”

    “等等,这件东西,还给你!”沈浪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从怀中摸出一个怀表,扔给了苏若雪。

    苏若雪面无表情的接过飞来之物,定睛一看,是一块怀表,怀表上面还沾染着沈浪的血迹。

    这是一块纯金制的怀表,表盘的背景,正是一个小女孩天真可爱的照片。

    也就是这一瞬间,苏若雪的思绪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下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