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正道潜龙 > 第一八四一章 谈判

第一八四一章 谈判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日后,夏威夷海滩别墅外。

    骆嘉鸿和周廣财坐在游泳池旁边的遮阳伞下面,轻声交谈了起来。

    “知道为什么不把股份还给你吗?”周廣财直言问道。

    骆嘉鸿喝着果汁,没有回话。

    “当初在岘G,如果你爸不交出自己手里的股份,骆嘉俊的下场还不好说,但你肯定会没,在边J就被沈天泽干死了,对不对?”周廣财轻声问道。

    骆嘉鸿还是没有接话。

    “你爸用股份保了你一条命啊。”周廣财眯眼看着天空,继续补充道:“十年内,沈天泽每年会继承三鑫公司百分之三点五的股权,也就是说,他未来的股份会是百分之三十五。而骆嘉俊那边目前拥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包括你的百分之十五,他自己手里百分之十四,以及元老手里的百分之十六股份。”

    骆嘉鸿闻声看向了周廣财。

    “他们两伙人手里的股份,都不够完全控股的条件,那么未来谁的态度最重要呢?”周廣财反问。

    骆嘉鸿皱眉盯着周廣财,一声不吭。

    “是我们周氏集团啊!我手里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不客气的说,我支持谁,谁就能完全控股三鑫。”周廣财轻笑着冲骆嘉鸿说道:“如此重要的筹码,你觉得我会松手吗?你觉得我能让你把官司打赢了吗?”

    “……我懂了。”骆嘉鸿冷笑着点了点头。

    “你心里挺恨我?”周廣财笑着问道。

    骆嘉鸿没有吭声。

    “其实你不应该恨我,因为我也不是你爸爸,没必要惯着你。商场以利为主,站在我的立场,其实我对你已经够客气了。”周廣财继续说道:“我们集团跟三鑫不一样,说句不好听的,你手里虽然有我们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可你却连在董事会上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周氏比三鑫内部稳定太多了,我一句话股权就能集中,一致对外的打压你,而你完全没有机会撬动我们内部……我不用多,最多五年内,我就能把你手里的股份稀释的缩水十倍以上,你信吗?”

    “我信。”骆嘉鸿咬牙点头。

    “孩子,”周廣财端起茶杯,轻声问了一句:“这一年多的时间都过去了,你领会了老骆最后的意图了吗?”

    骆嘉鸿看着周廣财,没有搭茬。

    “……虎毒不食子啊,不管你们两个小孩怎么蹦跶,老骆临死前都给你们安排好了退路。”周廣财感慨着说道:“你交出了三鑫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从骆嘉俊那里换来了十五个太阳。而老骆也算到了,我不会轻易放弃三鑫的股权,所以你还能从我这儿拿一笔钱,然后彻底离开这个圈子。”

    “你想买回去我手里的周氏股份?”

    “你虽然撬动不了我们内部,拿这三十五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但股份外流总是一件麻烦事儿。而且我护盘期间,还要调整公司方向,付出点代价是正常的。”周廣财皱眉回应道:“与其最后搞得你我都受伤,那咱们还不如把事情做到双赢的局面。你把股份还我,我让你拿钱走人,就这么简单。”

    骆嘉鸿陷入沉思。

    “你还考虑个屁啊。”周廣财站起身,在遮阳伞下面抻了个懒腰说道:“人得承认失败,我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你没有个好爹,你这时候估计已经烧周年了。以你现在的圈子,身板,都别说跟沈天泽斗了,你就是跟刚接手公司一年的骆嘉俊斗,都没有任何优势啊。老骆给你的后路安排的多好啊,拿着钱远走高飞,修养几年,你是搞投资,还是自己做公司,都可以很好的过后半辈子。何苦为了一件概率很小的事儿,亲自赤膊上阵,当一个腰缠万贯的亡命徒呢?!”

    “换你,你会甘心吗?”骆嘉鸿咬牙问道。

    “生活就是这么残酷。孩子来不及孝敬父母,不甘心;小伙没钱跑了媳妇,不甘心;花一块钱买了只值五毛钱的东西,也会不甘心……可有些事情的结果已经注定,你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周廣财脱掉衣服,露出浑身健硕的肌肉,顺手拿起泳帽说道:“人活一辈子,有两点最难学。第一,认清现实;第二,认清自己!”

    骆嘉鸿沉默。

    “我再给你十五个,你把周氏的股份还给我。”周廣财活动了一下身体说道:“我就相当于从你手里买了三鑫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答应了,咱们就签合同,打钱;你要不答应,我豁出去付出点代价,五年后,让你手里的股份,连一个都不值。”

    话音落,周廣财扑咚一声跳进了游泳池,不再跟骆嘉鸿多费口舌。

    ……

    如果说之前骆嘉鸿的心境转变是潜在的,是自己也没有发觉的,那么周廣财的一席话,就彻底把这个心态变化挑明了。

    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

    要么,拿着一笔普通人几辈子也挣不来的财富远走高飞。

    要么,继续泥足深陷,为了报仇去搏一个未知的结果。

    骆嘉鸿在不知不觉间,心里已经倾向于第一种选择了。因为他非常清楚,以自己目前的这种状况,去扳倒骆嘉俊和沈天泽两个集团是何其艰难,而且在这过程中,他可能还会牵连很多人。甚至自己一不留神,也会把小命混没了,因为这一次,没有人会愿意用自己奋斗一辈子的身家去保他。

    心,动了。

    骆嘉鸿躺在长椅上,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想,如果自己退出了,他该去哪儿生活,未来该拿着这笔老爹留给他的财富去干些什么。

    ……

    杭Z。

    三鑫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进!”

    骆嘉俊抬头喊了一声。

    门开,老欧穿着一身便装走了进来。

    “哎,欧叔。”骆嘉俊站起了身。

    老欧看着光线极暗的办公室,皱眉问了一句:“大白天的,你把窗帘都拉上干什么?”

    “习惯。”骆嘉俊两鬓已有明显的白头发,双眼通红的问了一句:“你啥时候回来的?”

    “今天回来的。”老欧迈步走到窗口,伸手就要拉窗帘。

    骆嘉俊立马拦了一下:“别拉,别拉,晃眼睛。”

    老欧愣住。

    ……

    某地。

    一个青年拿着电话说道:“周廣财去夏威夷找骆嘉鸿了,我估计很大可能是跟他谈股份购买的事儿……对,我别的倒不怕,就是怕骆嘉鸿手里钱多了,会有别的想法。最近一段时间,他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